雅戈尔的产业链布局:穷追不舍到棉田

        所属行业特色:“轻资产”、“虚拟企业”是近年来服装行业的潮流,但雅戈尔却逆产业潮流而行,打造了一条从棉田到终端的超长垂直产业链。

  链式竞争逻辑:从当年的代工工厂到服装龙头企业之一,雅戈尔不断地向上下游各个环节延伸,向上参与棉花生产、面料纺织,向下自建物流中心、营销网络,在整合整条服装产业链后,不断植入新业务,扩展利润来源。

  风险警示:辛苦布局十余年的产业链,在拉长雅戈尔战线的同时,也不断侵蚀着企业的现金流,近年来雅戈尔服装纺织业务利润率持续下降。如果不能解决产销率和利润率低下的问题,超长的垂直产业链反而会成为雅戈尔最沉重的负担。

  2001年是“虚拟企业”概念诞生的第十年。这一年,美特斯邦威正式从一家数百人的制造企业,转型为没有一台缝纫机,只有品牌运作和研发设计的“虚拟企业”。同样是在这一年,雅戈尔开始涉足服装面料印染、制造、加工等领域,迈出了向上整合产业链的第一步。

  如果说耐克、阿迪达斯是轻资产策略的启蒙者,美特斯邦威、李宁以及后来的PPG、凡客则把轻资产策略在中国演绎得淋漓尽致,“轻资产”、“虚拟企业”成了服装行业最热门的话题。在服装行业学耐克的潮流下,雅戈尔选择并始终坚持与潮流相反的产业链垂直一体化,着实让人为之捏汗。

  没有办法的垂直一体化

  雅戈尔为何一直停留在竞争激烈的服装行业?李如成的回答是不懂其他行业,事实是李如成不是不懂,股权投资和房地产开发已经成为雅戈尔重要的利润来源,贡献额甚至一度超过雅戈尔的主营业务服装纺织,但雅戈尔的产业链垂直一体化,确实是没有办法的选择。

  在2001年,雅戈尔的主营业务收入已经达到了17亿元,并且连续多年稳居衬衫市场占有率第一名。做大还是做全?对当年的雅戈尔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皮尔?卡丹访华时曾称雅戈尔的生产规模绝无仅有,但产能越大,对上游原料提供环节的要求就越高,国内纺织企业的产能不仅满足不了雅戈尔的胃口,很多高档面料也根本生产不出来,雅戈尔还得从国外进口。另外,越来越多的面料企业开始涉足成衣制造环节,雅戈尔的服装制造空间进一步被压缩。

  在这样的背景下,是继续扩大服装产业产能,做大规模,还是向上游投资,解决制约企业发展的面料生产环节?答案不言自明。

  “无奈”中,李如成宣布斥资1亿美元建设自己的纺织城,以保证雅戈尔稳定的高档面料来源。除了建设纺织城,雅戈尔的棉花公司、水洗厂、纺织印染公司、辅料工业城、毛纺织染公司等一一成立,整个服装行业的上游产业链几乎全被纳入了雅戈尔企业内部。

  向上游取水不仅为雅戈尔的服装制造提供了稳定的面料来源和快速的响应速度,还省下了三笔费用:一是节省财务费用,二是节省交易成本,三是节省运输成本。更重要的是,将上游环节纳入企业内部解决了产业链无法与成本波动保持同步的难题,而在以前,劳动力成本的飞涨,原材料价格的上扬,或者突如其来的财务问题都可能引起整个产业链成本的大波动。

  更让李如成没有想到的是,纺织城建成仅仅三年,便在2005年实现盈利约1亿元,2008年纺织业务营业收入更是达到了20亿元,成为雅戈尔又一块重要的营收来源,并且这还不是纺织业务的最大贡献。凭借对面料纺织环节的控制,雅戈尔不仅能够掌控产品质量、供应国内的面料市场,更可以自由掌握何时使用何种面料,应对瞬息万变的市场需求。

体验在线全面优质服务,财货全掌控;注册免费使用:

在线会计

在线进销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蝶精斗云 » 雅戈尔的产业链布局:穷追不舍到棉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