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比特颜军:航空航天芯片龙头的“野蛮”理想

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带着金边眼镜的颜军说话慢条斯理,与人交谈时犹如一位刚刚下课的大学教授,在耐心地回答学生提出的问题。

  4月26日,理财周报记者走进珠海欧比特控制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与新晋亿万富豪颜军进行面对面交流。

  颜军一手打造的欧比特是目前国内航空航天芯片市场的龙头企业。“欧比特走一条与国内其他群雄不同的路径,也就是采取不同的标准架构”,颜军认为,他所采用的处理器架构,在标准开放、运行稳定等方面独具优势。

  曾经想抢微软的市场

  我们做桌面式操作系统做得相当好,当时就开始幻想,微软能赚的钱我为什么不能赚呢?欧比特也能够成为中国的微软嘛

  理财周报:上市意味着创业已经取得阶段性成功了,还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吗?

  颜军:2000年,我刚从加拿大回国时,整个社会的网络泡沫正闹得轰轰烈烈,所有人都在谈论网络泡沫。

  那时刚开始创业就经历了这么一件事情,思想上比较动摇,算是万事开头难吧。过了两年,等泡沫渐渐散去经济好转的时候,国内开始风传创业板的推出,我们也去掺乎了,当时还在上海知识产权交易所挂牌,结果挂到那里一年都没有消息,没有人问。

  2001年,在软件市场萧条的情况下,启动了芯片的研制,能不能做出来是头等大事。其他的事根本没想过。芯片的研发和应用,都是基础研究,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败,存在很大的风险。一直到2003年初,一直都在为这个事情担心。

  理财周报:欧比特曾经想做中国微软?

  颜军:2001年的时候,我们做桌面式操作系统做的相当好,当时就开始幻想,微软能赚的钱我为什么不能赚呢?欧比特也能够成为中国的微软嘛,但是其实我们低估了微软的影响力,所以花了很多功夫开发和推广,效果都不如人意。

  当时我们还和金山等两家公司合作,打算推出新的办公室自动化系统,我们提供桌面式操作系统,金山提供WPS,另外一家提供办公室自动化软件,当时还签了协议,惊天动地的协议签完了,报纸也报道了,到了最后,没有下文不了了之了。现在看起来当时的市场根本不成熟,不足以做自己的办公室自动化系统。办公室自动化系统这碗饭,还真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企业能吃的。

  大概2001年年底,当我们醒悟到这一点后,我们马上放弃桌面式操作系统,转而研发芯片。当时我们的客户主要是航空航天领域,他们要求芯片尽量小型化,我们就思索,只有嵌入式才能满足小型化的要求。无论是飞机还是卫星,只要尽可能地减轻一点重量,能耗方面就会大大减少。小型化是一个永远的课题,是无止境的。军用的是这样,民用的也是这样。就像以前的大哥大,到现在的手机,体积缩小了很多,但是功能却大大增强了。

  理财周报:现在欧比特的主营业务是什么?

  颜军:主要有两种,分为从系统中来的嵌入式SOC芯片类业务,和到系统中去的系统集成类业务。芯片是从系统中来的,因为刚开始我们是以系统和软件起家的。到系统中去是说芯片的不断提升,就是系统的不断提升。一般的公司做芯片就是做芯片,软件是不管的。我们是软硬兼备的,另外,我们设计的原则是,软件硬件化,硬件软件化。就是说,根据客户的要求,把软件核心的东西设计到芯片里面去。硬件软件化,比如说有些无关紧要的,硬件实现费用相当高的,我们就用软件来实现。所以,采用这个原则,对我们降低成本,提高可靠性,实现超大规模的线路设计,起了一个关键性的作用。

  理财周报:欧比特的芯片和其他的芯片相比,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颜军:芯片和芯片不一样,做简单的逻辑处理的,也叫芯片。我们设计的芯片最大的不同是,把系统放到芯片里,是SOC系列化芯片。做嵌入式芯片比做系统难多了,从小变大容易,由大缩小难,所有的功能都在指甲盖大的芯片里,还必须运行稳定可靠,并与系统实现无缝连接。S698芯片其实是填补了航天航空领域芯片方面的空白,在生产的时候,我们主要瞄准航空航天领域,他们对处理器的稳定性要求较高。欧美的航天航空领域也是以SPARCV8为主的,而且芯片的标准是公开的,就是说谁都可以用这个标准来制造芯片。而且中国航空航天领域对芯片的需求量很大,要求也较为迫切,因此我们一开始就瞄准了航空航天领域芯片的制造。

  理财周报:和国外的同行例如英特尔相比,欧比特有没有自己的长处?

  颜军:创业板主要是为了鼓励本国的企业进行技术和模式上的创新,为这些企业提供了更好的发展融资渠道。如果放到全球这个大环境中对比,可能对欧比特以及类似的企业不公平。举个例子,英特尔这些公司都是有着上百年历史的老牌芯片企业,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欧比特和英特尔是没法比的。

  愿景比肩世界一流企业

  目标不是做大,而是做强做优,这样自然会做大公司,不然只是做大了,浮肿了也没什么意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蝶精斗云 » 欧比特颜军:航空航天芯片龙头的“野蛮”理想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