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CFO平滑过渡到CEO?

 百事公司(PepsiCo)上月宣布,现任首席财务官英德拉•努伊(Indra Nooyi)今年10月将接替雷孟夫(Steve Reinemund)担任首席执行官。市场对这一声明的反应是一片赞叹。努伊过去5年一直担任百事的首席财务官,帮助引导了百事战略上的重新定位,这一经历似乎使她成了CEO职位的不二人选。


    在政治正确的观察家们极其关注的各项标准——同时也是职业怀疑论者以怀疑目光审视的标准中,这项任命的合格之处如此之多,以至于这条新闻最重要的一个方面都可能被忽视了。


    是的,我注意到了:努伊是个女人,是《财富》(Fortune)500强企业中目前仅有的11位女性CEO之一。同样没逃过我眼睛的是:她是印度人,生于印度马德拉斯(现在叫做晨奈)。50岁的她,正处在某些高管感到年龄歧视的风言风语就在耳边的年纪。


    在努伊受人欢迎的升职事件里,真正有意义的一点是,她走了一条日益常见的道路:从财务部门走向整个公司的权力巅峰。首席财务官或财务主管不再作为一名单纯的“会计”而置诸事外,而是常常被视为“准代理首席执行官”,在各项重大决策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其巨大影响力已超出资产负债表。各类企业,如美国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国际纸业(International Paper)、哈雷—戴维森(Harley Davidson)和哈里伯顿(Halliburton)等,都让前任首席财务官出任了首席执行官一职。甲骨文(Oracle)的董事长杰夫•亨里(Jeff Henley)也曾是公司的首席财务官。《财务总监》杂志(CFO magazine)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0月,在《财富》500强企业中,近五分之一企业的首席执行官由前首席财务官提拔而来。


    首席财务官角色重要性的提升,反映了投资界的速度、波动性和绝对实力。尽管董事会对季度报告的“苛求”始终感到不悦,但没有哪位高管会对不能达到目标的后果抱有幻想。当新首席执行官职位出现空缺时,股东们会觉得,谁还能比过去几年实现这些财务目标的人更合适呢?


    首席财务官通常都具备了对不同市场上风险因素的敏锐触觉。当事情出了纰漏的时候,他们总是在会议室里听取解释。他们熟悉全球业务如今具有的那种复杂性。“要成为好的首席执行官,你不见得非得当过首席财务官,”英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负责人对我说,“但那会有所帮助。”


    但这其中有什么弊端呢?显然存在这样一种危险:前任首席财务官会受到诱惑,继续沿着财务操作的路线前进,过分沉迷于数字,对整个组织更广泛的需求不够敏感。任何一种狭隘的管理思路都会阻碍公司实现长久而持续的增长。


    合并、资产处置和收购可能都是企业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这不能代替研发新产品或员工投资(顺便提一下,员工是人,而非不断折旧的“资产”)。


    然而,对于百事的新老板而言,这是个好消息。努伊有些像狐狸——这样说并非要对她有何不敬。我是说,她是狐狸,而不是刺猬。按照古希腊军旅诗人阿尔基洛科斯(Archilochus)公元前7世纪的定义:“狐狸    知道很多事,但刺猬只知道一件大事。”


    如今的商业领袖需要狐狸的敏捷和广泛阅历,而不是刺猬的自大。最好的首席财务官都明白这一点。去年仍任香港怡和集团(Jardine Matheson)财务董事的黎乐民(Norman Lyle)曾这样解释:“首席财务官必须应对模棱两可的问题。事情不只是白与黑那样简单。要养成良好的业务判断能力,意味着他们需要全面理解公司经营的业务。他们需要渊博的知识。再也不能有象牙塔了。首席财务官必须走出来,与人们交谈。”


    这与我父亲30年来总在试图告诉我的道理不谋而合:我应该“博览众行,但专攻一艺”。(我得自己承认,无论是哪方面,我都明显存在不足,文字编辑就不用费心去注明这一点了。)


    财务不应影响太大或过于夸大。正如微软(Microsoft)前首席财务官约翰•康纳斯(John Connors)所言:“当听到某公司的一项战略计划是出于财务功能而制定的时候,我就知道不能买这家公司的股票。”GEC/Marconi前任首席财务官约翰•梅奥(John Mayo)上周在报纸上的笑脸也提醒我们,如果伟大远景未能考虑现实情况,没有经过合理判断,即使是最受尊敬的财务官也可以让事情变得非常糟糕。


    同时有必要指出,1999年,《财务总监》杂志 “年度最具创意财务官”奖授予了安然(Enron)的安德鲁•法斯托(Andrew Fastow)。顺便提一下,法斯托不是一名注册会计师,同样遭丑闻打击的Ahold前首席财务官米希尔•莫伊尔斯(Michiel Meurs)也不是。


    众所周知,一位优秀女性留下的空白,需要两位男士才能填补。百事正是如此,英德拉•努伊之前的职责由两位男同事承担了起来。也许这一次市场一致乐观的反应是有充分理由的。这是一位既懂得数字的含义,但也明白数字永远不代表一切的首席财务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