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房先生为什么能当老板?

“帐房先生”进入决策核心


作者:伦敦商学院管理实践教授安德鲁·里齐尔曼(Andrew Likierman)



恰当的财务管理,是界定一家企业运行良好的标准之一。财务管理失当,则难免导致危机并常常引发破产——财务管理不善,是多数公司失败的常见因素。


那么为何这门学科在主流商业媒体中如此不引人注目呢?原因可能是,财务部门作用历来有限,而且基本上只起辅助作用。也可能是众多财务经理本身保持低调——在这个领域很少有名声斐然的英雄或者恶棍。


同样,不直接参与财务工作的高管们,常常想当然地看待财务管理。他们还想当然地认为,财务管理作为一门学科,随着时间的推移并没有太多变化。这两条假定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危险的。健全财务管理的特征之一,是从生产线经理到董事会的积极参与。而且作为一门学科,它正经历快速的变革。


本系列文章是写给全体管理人员的,而不仅仅针对财务专业人员,因为财务管理涉及面很广。合规、风险管理和绩效测评等领域的发展,就其涉及财务的层面而言,会对任何一家公司的重大决策产生巨大影响,包括与资源分配相关的决策。


此等影响不仅作用于生产线管理,也波及人力资源、市场营销、采购和信息技术等各个辅助部门——的确,在很多情况下,它决定了这些职能部门中的某些乃至全部,是否还应该保留在企业内部。此外,财务管理的质量,直接影响执行董事和非执行董事的角色与声望,上市公司尤其如此。


外部压力


财务管理领域目前进行的变革,越来越受到外部因素的驱动。正如商业生活的其它各个领域一样,全球化成为重要的影响力——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就是一例。


同样,虽然安然(Enron)戏剧性的破产与日本的经济困境没有多少联系,但它带来的后果,以《萨班斯-奥克斯利法》(Sarbanes-Oxley)为形式,影响着在纽约上市的一家日本电子企业的内部运作,正如该法也影响着任何相仿的美国公司。


由股东价值要求主导的国际资本市场的增长,是影响财务管理的另一组有力因素。因而,方莉莉(Lily Fang)和安田绫子(Ayako Yasuda)要考虑分析师研究的质量,托马斯·谢姆努尔(Thomas Chemmanur)和保罗·富尔吉耶里(Paolo Fulghieri)着眼于银行和交易所等中介的作用,而奥拉西奥·法尔康(Horacio Falcão)和罗尼·斯塔法诺(Rony Stefano)则从谈判角度探讨如何处理投资者关系。


以股东价值为宗旨的方式,将权力的天平从管理者向股东倾斜,为重大财务决策以及严格约束(如企业的现金留存能力)提供了明确的框架。回购股票和发放股息,才是当今企业流行的做法,而不是昂贵的收购。


阿南特·K·桑德罗姆(Anant K Sundaram)认为,除了股东价值最大化外,不存在其它可信的替代方式,而股东价值最大化,也会对其他利益相关方产生积极的连锁效应。的确,其他相关方的利益等于或大于股东利益的情形很有限。


私人股本的增长,一方面增加了对上市公司业绩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提供了有潜在吸引力的融资途径。此外,斯图亚特·里德(Stuart Read)和马尼诗·梅赫塔(Maneesh Mehta)认为,风险投资技巧为企业内部开展金融创新提供了新手段。


欧洲也已成为重要的影响力。英国近期决定,推迟要求英国上市公司提供运营和财务审议,但并没有在议程中取消叙述性报告。所有大中型欧洲企业必须提交商业审议报告,这将提供业绩和发展的关键信息,以及财务和非财务的关键业绩指标。审计机构必须在审计报告中声明,审议内容与财务报表相符。(这也是个有意思的讽刺: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实行导致数字方面的一些混淆之际,叙述性报告在当前过渡期的重要性更大了。


就连公司治理的财务层面,议程也正变得更为国际化。迄今发起的行动基本上局限于国内,但一些关键领域的共同主题在把它们引向一条融合的道路。就财务管理而言,这些主题包括更正式地强调审计委员会、内审以及董事会的财务责任。


可持续性辩论的元素,也被纳入这一议程。不久前,三重底线财务报告(即财务、社会和环境)让人听上去怪怪的,更不要说无关了。但现在,广泛采用这一报告标准的呼声越来越高。对于许多公司,这代表着一个全新的世界,而对于首席财务官们,这也代表着一系列全新的挑战。


正如在商业审议报告中那样,可持续性可能会与财务层面联系起来,因此可能需要对其进行审计。这方面的不作为,越来越有可能影响到声誉,因为公司在可持续性排行榜上的排名,如今受到压力团体和媒体的密切注视。可持续性发展尤其影响面临声誉风险的行业。这些行业越来越多——不仅包括石油、天然气和采矿业,制药业也已加入其中。鉴于反肥胖的压力,甚至还包括食品加工和销售业。


最后,预期寿命延长和养老金长期利率偏低,也产生了外部压力。企业(和政府)的养老金融资问题,近几年引起了人们强烈的关注。为养老金债务所累的著名企业也不在少数。但它们只是多数管理层所面临的养老金风险中曝光最多的几个例子。这种情况对于个人的后果没有被很好地理解,因而伯纳德·杜马斯(Bernard Dumas)和于尔格·瑟兹(Juerg Syz)提出了新的框架。


安德鲁·里奇尔曼爵士(Sir Andrew Likierman)是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管理实践教授,也是英国特许管理会计师公会(Chartered Institute of Management Accountants)前任主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