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会计,再次吸聚世界目光

中国会计,再次吸聚世界目光

  “中国的《易经》说:‘化而裁之存之变,推而行之存之通。’……我坚信,在世界各国的通力合作和共同努力下,金融海啸所带来的阴霾终将弥散而去,全球会计行业必定在应对挑战中再度迎来拓展。”中国财政部副部长王军的话音刚落,全场就响起了热烈而持久的掌声。这是在11月4日至6日,第25届联合国国际会计和报告标准政府间专家工作组(ISAR)会议(以下简称“第25届ISAR年会”)上的一幕。本届年会在瑞士日内瓦召开,来自全球70多个国家的近400名代表参加了会议。


  各国热评中国经验


  近年来,中国政府在会计审计准则国际趋同以及会计职业的发展建设方面做出的卓越贡献得到了与会代表的高度评价。他们表示,中国在会计审计改革方面的战略思路及取得的成果,不仅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经验,也为发达国家会计的进一步完善提供了借鉴。


  中国倡导的“趋同是进步、是方向;趋同不是一字一句的等同;趋同是过程;趋同是互动”的会计国际趋同四项原则再次赢得各国青睐,获得了与会代表的一致认同和赞赏。出席会议的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IASB)理事、国际财务报告解释委员会(IFRIC)主席罗伯特·加内特认为,这是对会计国际趋同理念的高度提升,中国为新兴市场经济国家会计国际趋同树立了典型模式;不仅如此,中国财政部作为IASB的伙伴,还协助IASB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比如IASB正在开展的关联方披露项目,就是根据中国财政部的要求对相关的国际准则进行改进,这必将有助于达成一套全球高质量的会计准则。


  中国准则的建设和实施经验也引起了各国代表的浓厚兴趣,国际会计师联合会(IFAC)技术总监吉姆·西尔夫高度赞赏中国在会计审计准则国际趋同方面所做的努力和取得的重大进展,认为这种努力和进展为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国家在会计审计准则国际趋同方面树立了典范。他还指出,中国所推行的包括准则建设、执行、教育在内的全方位措施发挥了良好作用,中国财政部为此所做的大量工作给国际会计界留下了深刻印象。


  “金砖四国”之一的巴西会计准则委员会代表格尔伯克先生说,2007年7月,他应邀参加了中国财政部和I鄄ASB联合主办的“新兴市场和转型经济国家会计国际趋同研讨会”,当时,王军副部长介绍的中国准则建设经验对同为发展中国家的巴西有很多借鉴作用。巴西将于2011年采用国际准则,他在这次会上听了中国的准则实施经验,感到深受启发,这将有助于减少巴西将来在准则实施过程中可能要走的弯路。


  来自埃及的投资部执行总监阿什拉夫·加马尔先生高度评价了中国近几年来在会计准则制定与实施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他表示,中国在会计准则建设与实施方面的经验以及国际趋同的四项原则,值得广大发展中国家和处于经济转型时期的国家进行借鉴。


  摩洛哥财政部公众企业和私营企业司主任塔尔比·阿卜德拉齐兹先生说,在会计准则国际趋同方面,中国为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国家树立了榜样,中国所做的大量工作为其他国家会计准则体系的建设提供了参考。年会主办方——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随即提出要将中国作为实施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的案例研究国,要把中国准则建设和实施的丰富经验,广泛介绍和推广到ISAR的成员国;同时,贸发会议企业发展和投资部司长那扎尔·本拉贝斯女士认为,在确保准则实施的过程中,中国财政部开展的形式丰富多样的会计审计技术能力建设项目发人深思,为贸发会议今后在发展中国家开展相关领域的技术能力建设项目提供了良好范本,具有很强的参考作用,表示希望在未来加强与中国财政部在技术能力建设方面的沟通和合作。


  中国针对金融危机提出的四点倡议,特别是“会计应当服从公共选择”的独到观点,更是赢得了与会代表的广泛共鸣和热烈反响,代表们纷纷表示要在做好各国自己事情的基础上,加强各国会计准则制定机构间的一致行动,寻求解决共性问题的最优方案,共同渡过难关。应邀出席会议的波兰罗兹大学教授阿莉佳·A·雅鲁佳女士认为,针对当前世界性的金融危机,中国的做法值得关注,王军副部长的四点倡议对促进全球会计行业共同维护金融市场稳定,在应对挑战中再度迎来拓展具有启迪作用。






  危机中的历史性年会



  这次危机中的历史性年会主题仍是评价IFRS的具体实施问题,还包括国际审计准则(ISA)实施中的具体困难和需考虑的相关问题、中小主体会计、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国家在会计和报告领域的能力建设以及公司治理情况披露和公司责任报告方面最新的动态和调查。


  来自埃及、波兰、瑞士和英国的代表分别阐述了针对本国实施IFRS中可能面临的挑战、困难和问题所进行的案例研究。他们介绍了本国实施IFRS的背景、会计发展简史、当前的会计准则制定和实施情况以及当前的监管框架和能力建设等情况,总结了本国实施IFRS中的问题。埃及代表阿什拉夫·艾尔·沙卡维认为,将IFRS译成阿拉伯文,其过程冗长,据此制定的埃及会计准则与IFRS之间有一定的差距。他还强调必须在会计和审计领域开展能力建设,以促进落实这些领域的准则。波兰代表马尔格萨塔·雅鲁佳·巴拉诺斯卡认为,向IFRS的转变将对企业的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产生重大改变,这种改变将使一些公司隐藏在会计法令之后的经济潜力得以表现出来,使公司的资产净值更加接近于其市场价值,这样将使投资者、分析师和其他市场参与者在理解公司财务业绩方面面临重大困难。IASB理事罗伯特·加内特和IFAC技术总监吉姆·西尔夫则介绍了IFRS及ISA实施中的具体困难和相关问题。


  会议还对《中小型企业会计和财务报告准则——第三级指南》进行了审议,讨论了中小主体会计、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国家在会计和报告领域的能力建设、公司治理情况披露和公司责任报告等议题,并审议了第26届年会的临时议程。中国代表提议在第26届年会上深入讨论能力建设领域的问题,探究会计和审计在金融稳定方面的作用,并对公允价值会计与审计领域的问题进行研究,这一建议得到了大会秘书处的肯定。


  这次ISAR年会是在百年不遇的危机中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政府及非政府间会计专家的一次历史性年会。它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吸引了国际会计组织(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国际会计师联合会)、国家会计准则制定机构和相关监督机构、会计职业组织、大型会计公司、学术界和财务分析领域的专家以及经合组织(OECD)、世界贸易组织(WTO)、世界劳工组织(I鄄LO)、联合国环境保护署等各方代表。


  ISAR由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ECOSOC)于1982年10月成立,迄今已举行了25届年会。ISAR是联合国体系中解决公司报告透明度和会计问题惟一的常规性机构,也是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下设的惟一一个致力于公司透明度和公司层次会计问题的政府间专家组。ISAR政府间专家组的宗旨是提高全球在公司报告方面的可比性及可靠性,通过开展研究、政府间对话、建立共识和技术合作等方式,解决有关公司会计和报告方面的问题,其目标是协助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国家提高公司透明度,促进引进投资和经济发展。


  在过去的25年间,ISAR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国家采用高质量的会计和报告准则及指南,促进会计和报告的国际趋同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尤为重要的是,ISAR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政策制定者、监管机构、准则制定者、职业会计组织、学术界和其他利益相关者提供了一个国际性的论坛,供他们交流和建立共识。各国代表可以就共同关心的问题共享经验和交换观点,以在各国政府间达成一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精斗云资讯 » 中国会计,再次吸聚世界目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