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是管理模式的源头

家庭是管理模式的源头

人们最早接受管理的地方,其实不在单位或企业,也不在学校,而是在家庭。——家庭才是人类诸多管理模式的温床与源头。


人性化管理为何难以推行?家庭才是源头。


企业管理模式将比我们的社会超前经历父权制向母权制的转变


管理大师本尼斯在1995年所著《重塑领导力》中写道,“目前,美国所有的机构,可能也是全球所有的机构,都在两种范式之间运作。其中一种范式就是19世纪的硬派领导者在科层制结构中娴熟运用的那种,这种结构下的范式可以用这样三个词来描述:控制、命令和预测。这种经构在当今环境下已穷途末路。另一种范式现在尚未定型,尚难清晰地加以表述,但如果要我用三个词进行描绘,就该是:联合、创造和授权。”


的确,现实上也正在一幕幕上演管理模式的变化——正如一位香港企业主对笔者所言,十多年前在他刚开始办工厂时,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管理模式,不听话、不服从的就严厉惩罚——所谓管理,就是不停罚钱,甚至是开除。但今天这一套对80年后的员工似乎已经根本没什么效果了。


人性化管理模式似乎是这种“尚未定型”的范式将要演化的方向,然而,这一貌似美丽无比的创新模式却一直难以推行,遇到了强大的心理阻力,管理者们还是再不断重复原有的低效模式。为什么?


追根溯源,在于人们最早接受管理的地方,其实不在单位或企业,也不在学校,而是在家庭。——家庭才是人类诸多管理模式的温床与源头。


仔细考量不难发现,父亲模式正是强调等级、命令、服从的威权式管理模式,而母亲模式正是强调平等、协商、感受力的人性化管理模式。


某种程度上说,充满柔性的人性化管理就是母性管理的新趋势。从这个角度上分析,我们的管理模式有没有可能比我们的社会更超前地经历父权制向母权制的转变?换句话说,人性化管理模式的出现并不仅仅意味着一种新方法与新理论,而是隐喻着另一种新的巨大变化,一种文化与性别控制的彻底转变,无论对于女性还是男性,都会充满挑战与机遇。


权威式管理日趋寿终正寝


在许多复杂事情的背后,往往有着非常简单的核心。充满争议、看似繁琐复杂的管理学也不例外。近百年来,诸多新理论与新方法层出不穷,但究其大概,正如管理大师本尼斯在1995年所著《重塑领导力》一书中所谈论的那样:“目前,美国所有的机构,可能也是全球所有的机构,都在两种范式之间运作。其中一种范式就是19世纪的硬派领导者在科层制结构中娴熟运用的那种,这种结构下的范式可以用这样三个词来描述:控制、命令和预测。这种经构在当今环境下已穷途末路。……另一种范式现在尚未定型,尚难清晰地加以表述,但如果要我用三个词进行描绘,就该是:联合、创造和授权。”


本尼斯的描述颇有意味,通俗地说,就是第一种范式快不行了,但第二种还在生长之中,不清楚会长成什么模样。


对于管理者来说,这肯定不是个好消息,但事实是否真是如此呢?


今天的世界的确已经与从前有较大的不同,正如一位香港企业主对笔者所言,十多年前在他刚开始办工厂时,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管理模式,不听话、不服从的就严厉惩罚——所谓管理,就是不停罚钱,甚至是开除。但今天这一套对80年后的员工似乎已经没什么效果了。而这位当年企业管理的“老手”也来学习如何管理了。


在以福特工厂“流水线”为代表的硬派科层管理日渐寿终正寝之时,管理者们都在茫然中手足无措吗?——事情还没那么悲观。一个好消息是,在本尼斯描述“尚未定型”范式将近12年之后,这一当时尚难看清楚的新模式被冠以诸多名称,似乎已经清楚明白地显现在人们的面前。正如在哈默所著的《管理大未来》一书封面所自豪地宣称的那样,“传统管理已经过时,21世纪需要每个人自动自发的创新”。这种所谓创新的管理法,说到底其实就是人性化管理。这里可以做一个简单的对比分析:


 




























 



传统权威式管理



创新人性化管理



核心理念



强调等级与权威



强调平等与尊重



上下级关系



命令与服从



讨论与协商



理想员工



听话与服从的员工



自主与具创造力的员工



关注重点



领导的指令



员工的感受



管理者形象



命令者,大权在握。



老师,教练,支持者。


而这种创新的人性化管理模式,近年来已成为管理界最新的热门话题。当代诸多的管理著作,也大都将此作为一种救世良药,开给身陷低效泥潭中的管理者。


家庭是诸多管理模式的源头


不过,直到今天,这种看似美丽无比的创新模式却一直难以推行下去,遇到了强大的心理阻力,许多管理者们还是在不断重复原有的低效模式。这种阻抗的顽强,让人不禁去思考,那为什么人们不能像接受互联网或者其他新型模式一般,去接受这种新的管理模式呢?


由此,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人们最早接受管理的地方,其实不在单位或企业,也不在学校,而是在家庭。家庭才是人类诸多管理模式的温床与源头。


人们首先是接受了父亲、母亲或其他照顾者的管理,并形成了根深蒂固的习惯之后,才接受老师或其他管理者的管理。现代心理学也证实,人类有60%以上的行为模式都是在六岁之前就已经形成,并很难改变。所以要研究任何管理模式,首先要研究家庭教养、尤其是父母的管理模式。


这里,我们先问一个简单的问题,父亲与母亲的管理模式,究竟有怎样的不同?当然,每一人的父母都会有区别,那么按照社会通常情况来看,父亲的管理模式,与母亲的管理模式之间有那些区别呢?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父亲模式与传统的威权式管理模式非常接近,而母亲模式与创新的人性化管理模式也非常接近。


换句说,所谓人性化管理本身就不是什么新东西,只不过是优秀母亲养育模式的一种发展。


而我在工作中,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越是拥有一个温柔的母亲、并且母子间关系良好的管理者,越容易推行人性化管理模式。反之亦然。(历史上最接近人性化管理特性的两位君主刘邦、刘备,均是从小与母亲关系良好,而与父亲关系疏远。)


父权制社会没落的隐喻


当然,在今天的世界,随著教养模式的急剧变化,温柔的父亲和严厉的母亲也越来越多。完全可以出现这种情况,即采用父亲一样严厉模式的母亲,或采用母亲一样温柔模式的父亲。我们不必纠缠于父亲或母亲,而是着眼于两者所具有的代表性品质之间的区别。在传统模式下,正如现代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在《两性社会学》中所描绘的那样,“我们的社会里不论种别和社会阶级的分别,父亲还都保有父权制的地位,他是家庭的头目,血统的联络者,也是经济的供给者。因为他是家庭绝对的统治者,所谓容易变成暴主;变成暴主以后,各种各样的冲突便发生在丈夫、妻子和子女之间。……在父亲之前,子女是要循规蹈矩,振作精神,父亲是权威的根源和责罚的由来。”如果从管理方式上看,这活脱就是传统威权式管理者的典型形象。


不过,近几十年来,全球都显现出一个共同现象、那就是在父权制的社会里,女性的地位不断提升,例如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女性,有女性去争夺全球最有权势的人物——美国总统,而美国连续两任的国务卿、议长都是女性。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由管理大师汤姆·彼得斯在《重启思维》一书中所声称的那样:“女性比男性聪明!女性比男性更擅长管理经营!”


这并不是他心血来潮的戏语,而是有建立在一项针对男女性管理者的长期调查结果,在20个项目中,女性得分高的部分占到15个之多。难怪彼得斯要大声呼喊“女性当家作主”。


正是这种趋势的带动下,充满柔性的人性化管理模式才会变成未来的新方向。而如果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来看,还可以看到另一个惊人的事实,那就是我们的管理模式比我们的社会更超前经历着父权制向母权制的转变。换句话说,人性化管理模式的出现并不仅仅意味着一种新方法与新理论,而是隐喻着另一种新的巨大变化,一种文化与性别控制的彻底转变,无论对于女性还是男性,都会充满挑战与机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蝶精斗云 » 家庭是管理模式的源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