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面对的挑战

中国经济面对的挑战

当前经济形势下里外都要看,我们只能静观其变,要多看看,但是在我们手上那些变量,我们应该努力,只要把这个变量抓到手里,认真给它做改进。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


现象上看中国经济这次下来,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最大的就是出口。从大幅度的20%多的增长变成负的。2009年1月份数字还要可怕,是整个出口锐减。春节提前,17个工作日,去掉这个因素,减的很凶。但是想出口的问题,我们就要问它是决策面还是非决策面。美国出了问题,它在收缩,而且美国最近有消息说经济危机以后储蓄率开始上升,这对美国长期来说是好事情,短期来看对中国经济是坏事情。最近我们还要防止他们的保护主义倾向,美国人要买美国货,都会带来对中国出口进一步的影响。


美国经济受损,这是一个非决策面,这个情况短期拿它没办法,一方面要等美国经济回来,目前来看2009年美国经济增长可能是负的。当前世界经济形势,特别是跟1998年情况不同,这次是核心区出了问题,不是边缘区东亚区出了问题。当核心区收缩的时候,我们对外依存度很高,中国经济有可能被拉进去。


但是还有思路,我们是不是要利用这个机会反省。我们尽量不要恶化目前的局面,特别不要有贸易保护主义态度。除此之外要反省一下。因为我们高度的依赖外部,这个不只是世界把我们拉进去的,而是因为我们自己的体制、决策的问题。因为高度依赖出口也是我国过去多年选择的一个结果。这里面有一部分是我们可控的因素的影响,这一点我相信在这一次危机当中也要考虑。


拿这条线来看,我们外汇储备,1993年基本在212亿美元。到2003、2004年成为拐点,冲上来,2004年我们对外进、出口贸易总额超过11547亿美元,2008年为25616亿美元。到2008年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为1.95万亿美元。此前中国企业普遍认为外汇是好东西,给国家创汇,这认识没有错。但是外汇上涨过快,表明里面有很多不平衡的因素,因为外汇每年涨,首先来自于经常性顺差。我们顺差就是外国的逆差。中国要就业,工人要上班,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也有同样的问题。如果我们外汇上扬的这条线咄咄逼人,那么下一步就要问这条线怎么上来的。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强的所谓创造外汇的能力?这里肯定讲到改革开放,劳动力成本低。邓小平领导中国改革开放,中国的制度成本、组织成本大幅度降下来,特别是民营企业、国有公司改革、民营企业发展,同时中国人肯学习,过去封闭不知道新技术、新的商业模式,一开放以后就学习来了。这是我国外汇能力、国际竞争力上升的基本面,但是我们还有其他面。


因为整个出口了,出口就是拿人民币买工人、买原料、买人才、买厂房,组织生产,出来的产品用美元去卖。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就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如果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里面出现误差,我们这个行为、这条线有时候就会过大,至少在我和一些经济学家看来,至少这是2004年以来的一个问题。同样的人民币买了原材料,做成产品,用美元一算有竞争力,再加上我们质量在改善,组织在改善,所以中国货哗哗的出去。我们还拉动内需,当时还发国债,拉动银行贷款,建高速公路、港口码头、电站。这也对中国经济起到逐步的刺激作用。


对外、对内两边都开始旺,甚至某种程度讲过旺就是2003、2004年。2003年就有这个迹象,但是有非典遮盖了下去。到2004年一看这种情况不对,固定资产投资规模比上一年增长48%。从2004年整个宏观经济开始确定三大行业火热,最倒霉的是江苏的铁本钢铁。钢铁量、价一直升高到2008年10月份才降下来。后来九大行业都热,这些产业部门过热还没有解决,房地产又热了起来。房地产调整没有解决,股市又热了,所有的投资热点都被激活了,古玩字画等等。大家想想,现在遭遇冬天,这个冬天并非完全因为美国出事我们才到冬天。拿国内经济来看,在这波冬天之前,有过一波很热的夏天,什么投资品没拉出一条其实超高的线?古玩字画、中国瓷、普洱茶?不要认为我们的冬天完全是外生的,跟我们体制的有些问题是连在一起的。不要试图看不见,要面对。


什么问题呢?就是总需求偏旺。我们需要是无穷的,问题是受到口袋里钱的约束。但是什么时候中国整个市场上钱惊人的这么拥挤?从哪来的?这件事情,在开放情况下,里和外是相通的。一方面大量顺差,顺差进来以后,换成央行的基础货币出去,这两方面是并行的。这头外币进来,这头央行基础货币放出去,就成外汇储备,外汇储备就去买美元市场,然后钱哗哗大量进入美国,钱多利息就低,利息低就要胡来,包括次级贷,实际上都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我们现在不看国外圈,看国内圈。进来一美元,八块人民币出去,这个钱要在市场转的,有乘数。中国人钱多,一有钱便买生活品,消费物价指数就会起来。现在市场上流动性偏大以后,先投资,随机的流到哪里,市场就火爆,然后资产市场首先大幅度起来。上证指数一年半,从1000点涨到6200点,公司还是我们这些公司。不说公司没有进步,没有进步那么快。股价往往超过基本面,是被流动性推的。最后变成猪肉紧张、米价上升,这就是我们这几年看到的故事,这个故事里面认真想,可不单单是美国人出了问题,我们自己的体制也是有问题的。


这样的宏观环境也不能怪企业。一般人的心理是这样,做对的事情一般都说因为自己本事大,遇到挫折就说这是不可抗拒的,每个人都有这个倾向。大势从1000点到6200点一年半时间,跟你的本事没有关系,实际上是跟你胆量有关系,不是本事大。但是人会把这种能力、这种赚钱看作本事。吹牛没有问题,当真就有问题。你一当真,真以为有这个能力,敢把钱往里放,就出现问题,就是错误配置,不需要那么多钱的地方,你觉得有这个能力,就往里放。导致我们很多投资者、家庭、企业的资产全套在里面。


刚才陈清泰主任讲到有一些公司破产了,我也访问过,好多公司破产不单单是美国订单的问题,在美国订单下滑的时候,它已经把企业的资本大量做这些投机,以为能赚钱,以为比做产品赚钱多了,放进去赚钱,再放进去再赚钱。结果到最后,傻眼了。这对帐面打击是一回事,对心理打击是另一回事。因为这会使人从过度乐观到什么也不敢动。


首先打击企业家的积极性,因为这种快钱赚过以后,无论老板还是工人,都会受到损害,他不容易回来再好好上班,他数过钱以后,心里总飘飘然,而中国这一时期扩大的人数,股民人数庞大。然后你没有办法,就需要疗养,需要慢慢回到现实当中来,知道那种赚钱方式脱离了实际。越是钱少的,低收入的,胆子小的,知识不够的,进这个市场就越晚,等他们进去了就开始往下打了。每次这种资产大起大落都让国内收入分配状况进一步恶化,这些都埋下了一些社会的矛盾,然后遇到景气的整个波动,我们就会遇到问题。


内外应同时起作用导致了目前国内经济的形势。阶段的分析三个因素。一、2004年以后,由于汇率机制,我们外销一直冲的很快,要给外商让路。这导致国内行业增长太快。二、我们高度依靠外需,但国际市场需求急剧下降。三、当我们总量货币偏多,流动性泛滥的时候,我们资产架构失常,把很多人套进去。


所以我们要把2008年的困难不是看作单一的外生冲击,是由我们作为一个转型经济,改革还不到位,结构变化还不彻底所同时内生的问题。


哪个是非决策变量呢?我们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就是非决策变量。我们现在没有办法预测美国还会怎么样,因为目前还有坏消息出来。这么大的经济,不要作过于悲观的经济,美国就要完了,它也不会这么快完了,但是也不会那么快重新繁荣起来,它要调整一段时间。


什么是决策变量?就是改我们自己的东西,就是决策变量。所以这件事情,我利用这个机会特别讲一讲,高度依赖外向型的高速增长,在微观上看还有一个派生的效果,外贸生意很好做,还不是技术含量问题,它是商业文明的问题。我在三角洲访问很多公司,单子量非常大,一张单几千万、上亿就做了。这个单子一做,为什么可以货哗哗就走呢?通过什么网络出去?通过香港、美国、日本、欧洲差不多200年历史积淀而成的商业文明、那个信用体系、那个商业网络、那个汽运文明,货走起来很快。倒过来,现在如果我们往内打,难度就在这个地方。国内生意不好做,虽然纵向比,中国今天做生意的环境比20年前已经改进了非常大,但是跟国际比,差别还是非常大。现在很多国际公司在开发国际市场,中国的优秀公司开发国内市场,但是我们不少中小企业就在过去十年到十五年完成了一个放弃国外市场,往外走


这不能怪企业决定。我在温州访问鞋业,红蜻蜓老总说这个变化就在八年前,大家就接国际大单,所有生产线或者一半生产线拿来,款式给你,毛利给你定好。走货,然后就数钱。温州企业家这两年全把精力转过来,炒房的炒房、炒矿的炒矿,道理很简单,他不用辛辛苦苦研究国内市场环境和消费者的需求,他放弃了,就做单子。红蜻蜓老总跟我讲,那时候这些企业家30来岁,精力旺盛,七、八年以后,倒过来往国内打,发现国内生意真是难做。远大空调董事长,我跟他交换意见,6个业务员做外销,等于220个国内业务员做国内业务的总量,这个参数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因此,当发生当前这么重大变化的时候,我们应该向哪个方向转变,从企业家精神,从战略、管理、营销通道。当然也要讨论,国内政府的服务和税收制度的安排。因为一出口就给你减免税,就把大额17个点的附加税减了。做国内生意为什么不减?最近学了,说我们干脆“家电下乡”。很多人说家电下乡是政府补贴,实际上错了,就把原来出口企业享受的减免税弄到国内市场。这些问题无论从中央政府、部门、地方政府,在座各位企业代表都有值得研究的地方。现在国际市场走货不那么快,由不得我们,不是我们决策的问题,那么就要关注怎么开发国内市场。当然难度很大。所以企业要从微观上去改变,怎么从大单走量,变成重新开发国内市场。国内市场全世界都看到是最大的市场,连续20年8%以上的增长量,这当然是很大的市场。问题这个市场不是明显摆在那里,要靠我们努力把它开发出来,要培育,要达到能够跟国际商业文明至少接近的国内商业文明,让交易费用降下来,然后把产品服务提上去,把结构调整。


看看2009年形势。我的基本观点是“保8”不是那么严重的事情,虽然也不是那么容易。2008年我国GDP超过30万亿,再加2.4万亿就是增速8%。现在中央政府已经定了两年投入4万亿,一年2万亿,2万亿放进去,贷点银行的贷款,每年就是3万亿的增长量,3万亿增长量就超过8。所以增长速度我始终不认为是中国在当前经济形式下的超大问题。1998年,当年我国GDP同比增长到7.8%,第二年就超过8%以上。但是比较难的是什么?难的就是我们结构机制这些问题能不能解决,能不能把中央这几年提出的“又好又快”发展,“好”字放在前头。过去盲目追求高速增长,但没有带来财富相应的效应,没有带来生活品质的真正相应增加。我们不能再满足于经济增长速度,应该摆脱这种迷恋,一定要把结构、品质、速度统一起来考虑,要把结构质量放到前面来,而这个事情绝不单单是政府写文件,一定要在产业界、企业界,谁先完成这个过程,谁就适应下一步的工作。


所以我认为当前经济形势下里外都要看,不是我们控制得了的事情,我们只能静观其变,要多看看,但是在我们手上那些变量,我们应该努力,无论是国家的、地区的,还是企业的,我们只要把这个变量抓到手里,认真给它做改进,我们会争取到国民经济下一阶段更好的成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蝶精斗云 » 中国经济面对的挑战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