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IMF不应成为发达国家提款机

  为避免希腊成为另一个雷曼兄弟,欧元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不得不采取紧急救助措施,其核心是提供为期三年总计1100亿欧元的援款。其中,欧元区出资800亿欧元,IM F提供300亿欧元(折合400亿美元)。

  希腊是欧元区国家,救助希腊,欧元区自然责无旁贷。但实际上,全世界都在为希腊危机买单。最直观的一个例子,就是IMF已批准的400亿美元的援款,就是各国分摊构成,出资国中也包括其他发展中国家,如中国。

  IMF的钱,目前有两大来源,一是成员国份额出资,二是伦敦二十国集团峰会后确定的成员国增资借款。按照IMF官员向笔者透露的信息,此次对希腊400亿美元的贷款援助,一半来自成员国份额出资,一半来自成员国的增资。

  先分析份额部分资金组成。在目前IM F份额排序中,美国份额为17.09%,日本为6.12%,德国为5.98%,英国和法国均为4.94%,中国列第六,为3.72%。但这些大国的出资比例实际要大于其份额,这是因为发展中国家本身尚需要IM F的救助,因此它们的份额注资其实是名义上的。按照IM F今年1月的声明,不可用的份额约在21%。

  换算下来,200亿美元的份额援款中,中国出资即达到了约9亿美元。

  在另一半的成员国对IMF增资中,主要经济体也承担了大头,其中,美国、日本和欧盟都承诺了1000亿美元,中国实际也购买了约500亿美元的IMF债券,俄罗斯、巴西和印度都购买了约100亿美元债券。由于这些增资仍处于变动或生效过程,因此很难明确计算,但初步估算一下,中国对IM F增资中用于援助希腊的资金约在20亿美元。

  因此,总体算下来,在IMF贷款给希腊的400亿美元中,约有近30亿美元来自中国;此外,还有相当部分来自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考虑到IM F这笔贷款利率只有3.33%,低于许多国家国内贷款利率水平,也低于欧元区借给希腊的5%的贷款利率,可以说,其他国家都是在让利给希腊。

  这就带来一个“道德困境”。因为不管是国际金融危机还是主权信用危机,都不是发展中国家的过错,作为穷国,它们是最大的受害者,但作为IM F的成员国,它们却还必须要为富国的过错买单。这种慷他人之慨的“劫贫济富”,既是现在美国民间对华尔街切齿痛恨的根源,也是许多国家对IM F救助政策颇有微辞的地方。

  正是考虑到民意的强烈反弹,对于欧元区随后推出的7500亿欧元维稳基金,虽然欧洲方面声称,IMF将在其中出资2500亿欧元,但在媒体的追问下,IMF第一副总裁利普斯基却再三谨慎地强调,IM F从未说过这一出资数额,未来即使需要IMF出资,也将是个案处理,逐笔审查。

  IMF集全世界之力,帮助希腊摆脱债务危机,这是当前情况下不得已的选择,但由此造成的“道德困境”,事实上却使IMF有慷世界之慨的嫌疑。对于IMF救助希腊,美国共和党议员Todd Tiahrt批评指出,让美国纳税人拿自己的血汗钱来支持富裕国家的失败政策,这是不公平的,这是个“原则问题”。

  这确实是一个原则问题!可以说,现在一些富国的不负责任的财政政策已绑架了世界经济,其一旦崩溃的垮坝效应,迫使包括中国、印度、巴西等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不得不伸出援手,为他们的过错买单。

  IM F理应反思发达国家频繁成为危机肇源的原因,将此前监督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热情和力度,同样放到这些发达国家身上。正如中国驻IM F执董何建雄所强调的,对发达国家的不可持续的财政政策,IM F应“在政策指导、监督上多一点推动、鼓励,甚至施加必要的压力”。无论如何,IMF都不应该成为发达国家的提款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蝶精斗云 » 刘洪:IMF不应成为发达国家提款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