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悲剧频发 郭台铭甲子之年面临挑战

富士康的员工悲剧怎能烟消云散?他面对的并非靠佛事或祈愿便能化解的问题

  5月6日,“又有人自杀了”mdash;卢新,一名曾参加湖南卫视“快乐男声”比赛的员工,平日性格开朗,加入富士康公司时仅一年。5月10日,富士康老板郭台铭请来的三名五台山高僧抵达深圳,正准备在公司布置法事,祈福求安。但就在次日,即5月11日晚,又一名富士康女员工跳楼身亡。

  这已经是今年以来连续第八起员工自杀事件,造成了六亡二伤的恶性结果。

  郭台铭被比作富士康的“皇帝”。他为这个王国建立了严厉的军事化管理制度,也创造了巨大的企业运营效能和经济效益,更树立了强大的个人魅力与话语权威。同时,他宛若令人瞩目的娱乐明星,从“双玲”绯闻到娶妻生女,一举一动在娱乐网刊上的曝光率远超过财经类媒体。

  今年正值郭台铭的甲子之年,亦是其本命年。请来五台山高僧祈福,或许更多地是敏感之年希求的心理安慰。而富士康的员工悲剧怎又能因此烟消云散?他面对的并非靠佛事或祈愿便能迎刃而解的问题。

  管理之患

  “八连跳”事件突发,越来越多的社会关注投向富士康。最受人诟病与质疑的,是其等级森严的军事化管理制度和管理文化。5月12日,富士康发表声明称,跳楼事件与公司经营与管理没有太大联系。

  然而,有富士康内部管理人士对本刊记者称,自幼生长在台湾的郭台铭,深受台湾“全民皆兵”的文化影响。他本人强悍、干练、节制的个性,也深刻影响着企业文化,渗透在企业管理的各个角落。员工的压力来自多个方面,包括自身性格、家庭背景、社会遭遇等多种问题;所谓军事化管理、工作强度与条件等,确实也带来了巨大压力,“我们现在也在全公司内反省”。

  富士康的管理制度层级森严。公司对于“中干”(大陆籍员工),分管理职位、薪资资位、岗位职系三条线管理,以多重标准考核员工和定岗定编。

  最简单的是岗位职系,意即“工种”。最复杂的是资位,分为“全叙”和“不全叙”;“全叙”又分为员级和师级,员级分为员一员二员三,师级又分为师一到师十七。每个级别的薪资都不同,这套体系师自台湾军队的管理等级划分方法。至于管理职位,也从组长、课长、专理,到经理、协理,再到副总经理、总经理、副总裁等,一个事业群的级别高达12层。富士康有12个这样的大事业群,之间还存在竞争,每年都要根据业绩进行排名。

  富士康常设“检讨制”和“集合训话制”;每周业务检讨,每日交接班集合训话,常有工人被训到哭。在日夜排班、高速运转的流水线生产体系中,基层管理似乎奢谈“人性”和细致,常伴以训斥与责罚。

  “早期会有员工因为检讨而受到严重处罚,后来实质性处罚已经比较少了,这也跟媒体的一些曝光有关。”有内部人士对本刊记者坦承,很多员工的心理压力还是很大,主要是没有归属感,大家都是机械化地工作,很少互相交流。“那些流水线上的年轻人并不是真正的军人,在盘根错节的复杂体系和效率要求下,其感受可想而知。”

  金融危机起自美国之后,富士康的两大手机代工客户摩托罗拉、诺基亚市场销售持续下滑,2008年下半年始,富士康连续两个半年报营运亏损;2009年下半年转亏为盈,但获利仍大不如前。为了压低人力成本,富士康采取了不少直接或间接的裁员手段,有的部门甚至以严苛手段迫员工“自动离职”。

  2009年以来,郭台铭接连拿下苹果、戴尔等诸多型号的产品大单。今年随着苹果产品热卖,其总代工商富士康在产能上受到了极大挑战。“鸿海系”企业几乎向苹果iPad提供了全套产品。iPad今年5月上市后,销量迅速突破百万,富士康已面临产能和工期紧张等问题。此前正是因为富士康供货不足,iPad推迟一个多月上市。

  富士康招工在深圳亦是蔚然一景,但“工厂到处是工时过长、加班压力过大的抱怨,一个人干两个人工作的现象普遍存在,来的人多,走的更多”。有离职员工在互联网上这样抱怨。

  “客观地说,富士康员工的福利待遇还是不错的,也不欠薪,很多人为了挣钱愿意到那里打工,这是事实。”也有离任富士康的员工对本刊记者这样说。但公司上下对于执行力和效率的惊人要求,加之种种严苛管理,确实让人精神压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蝶精斗云 » 富士康悲剧频发 郭台铭甲子之年面临挑战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