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咨询:400-830-0755 售后咨询:400-830-0780
100万+中小企业共同选择
金蝶集团旗下成员企业
×
友商网帐号 *原友商网注册帐号
云之家/精斗云帐号 *云之家与精斗云注册的帐号可通用
×

数字化转型并不是技术转型 而是一场思维的颠覆变革

随着近几年的发展,数字化早已不再是新兴词汇了。我们可以通过数字化将现实缤纷世界在计算机世界全息重建。数字化转型是一项在没有通用途径的情况下,通过证明和生产性的通道指导企业进行变革。这使得组织从一种已知的、安全的方法中寻求改变。

2018年6月13日e-works记者有幸在上海2018 “CXO企业数字化转型国际峰会暨人力资源高管年会”采访了全球数字化转型专家,LinkedIn 影响力人物 Brian Solis和主办方伯乐会的创始人代晓丽(Lily Dai)。

Brain目前的研究重点是探索领先的商业趋势,包括数字化转型、企业创新、体验设计、文化2.0和行业、趋势和行为的“未来”。此外,布莱恩还是一名获奖作家,有七本畅销书,包括《X:商业遇上设计的经验》、《商业的未来》和《商业的终结》。经过几年对可以帮助数字化转型的企业的参访, Brian和他的团队已经确定了一系列的模式, 组件, 和流程, 形成了强大的变革基础。

Q: 中国的信息化近几年处于高速发展的时代, “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风起云涌,您认为中国的企业目前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有什么建议?

A:中国企业在不同的行业能看到很多的例子,有些公司做的非常出色,有一些会相对平庸一些。但是总体来看,中国的企业具有一种紧迫感和对技术感恩的心情,他们认为这些技术是能够帮助他们驱动营业能力和企业内部创新的一个很好的推动力,这是中国企业非常独特的特点。希望中国的企业能够专注于一些相关的目的,有目的的参与到创新和转型的大潮当中,不仅仅只看中国的市场,不仅仅局限于中国市场的这一部分。因为在看创新性的时候,有AI技术、有机器人、可以把这些技术应用去做某一些事情,在应用技术的时候,我们看到中国企业很快的把技术应用起来,但是除了应用以外,是否能够基于这个技术,做更多的事情,发现更多的机会,发现更多的新产品,更多新的服务,或者是开拓更多的新的领域,挖掘更多新的机遇。如果只是习惯用技术去做同样的事情,可能它只是一个简单的迭代,也许可以把这个事情做的更好,但它不是创新,创新是用技术去做不一样的事情,所以,希望未来中国企业做创新的时候能否关注到这一点。

Q:数字化转型一直是这两年很火的话题之一,我们知道您本人对数字化转型有着独到的见解,在您的理解中,如何衡量数字化转型的成功与否,有没有一些关键指标?

A:数字化转型在5、6年前已经是很热门的词, 当时研究的想法是专注与公司转变的情况,不仅仅是整个数字化的转型,而是看公司的转变和创新。当时做的定义是,关注的不仅仅是科技的方面,更重要的是把它看做一个机会,一个转变的机会,我们希望公司能更好的转型,来适应数字化的经济,能够更好的把业务流程管理的方面结合起来。在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用到科技,能够更快的,更加热情的和更具有创新的去辅助公司的转型。虽然说数字化是公司转型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但我们不希望公司的转型卡在数字化的地方,现在还有很多公司他们被“云”、“AI”、“AR/VR”、“人工智能”、“区块链”、或者是“加密货币”这些弄的非常的困惑,希望公司不要局限于数字化转型这个地方。

关于评判转型成功与否,首先要有一个标准,为了设定一个标准,我个人提出了六个阶段的数字化转型,能够方便公司更好的观察自己处于哪个阶段,因为在最开始转型的时候可能会关注于科技或者是IT技术的一些情况。随着时间的发展,会逐渐的演变到客户的体验为驱动的转型,这个时候他们就会需要做创新客户的体验,然后再引入不同的部门,一起协作一起创新,一起带来增长、转型和改变,所以这六个阶段的发展标准可以让公司正对自身的情况来判断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况,按照这个阶段进行判断,这与公司内部设定的一个标准是不太一样的。

Q: 您认为一个企业,尤其是在传统领域扎根多年的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什么?他们应该怎么判断自己从哪方面入手?

A: 很多的公司面临的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从哪里开始,为什么要从这个地方开始,很多企业都会在一开始就犯的错误,把科技直接当成了最终的解决方案。现在很多的业务无论是B2B或B2C,像制造业、医疗行业、金融行业,非常传统的行业,最后一端一定是有一个人在这里,想要正确的开始,去思考从哪里着手的话,首先需要意识到客户的独特性,针对不同的客户去思考,比如客户怎么去做决策,下一步客户想要做什么,客户用哪些技术、客户有什么样的目标、客户看重哪些东西。这些问题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很多公司回答不了这些问题,如果他们能回答这些简单问题的话,他们就可以得出新的观点,就可以把这些观点罗列出来,然后把这些与客户相关的想法, 与公司的业务价值连接在一起,这样就可以把客户相关的观点加入到他们未来的路线图当中,去思考哪些人适合来推动这个项目,去思考怎样获得公司内部其他的一些资金、和人员方面的支持。从小处着手,把客户纳入到这个过程中,我们才能够有目的、有方向的去推进这件事情。所以,总得来说,无论是从多么小的一个方面,都要有一个开始的点,然后从这个点逐步的去推进。

Q: 每个行业、每个业务又有各自不同的状况,对数字化转型有各自不同的需求,对着这些不同的需求,应该如何解决?

A: 很多行业,他们比如汽车公司,他们在思考怎样去改进自己的时候,他只会看同一个行业内的其他汽车公司。我们认为,更重要是能够超出行业的界限,去看行业以外,其他行业的表现好的公司,看他们是怎么做的。两个特别好的例子,一个是美国的多米乐披萨公司和星巴克,多米乐披萨公司是学习了创新性的科技公司的优秀之处。而星巴克是像移动科技公司学习,所以是跨出了他们本身所在的行业,去看移动科技公司和创新科技公司他们的优点和长处在哪里,然后将自己的公司进行业务方面的改进,然后与这些科技创新公司和移动科技去竞争,改进他们的商业模式,来提升他们的竞争能力,这是领导层一个非常的决策,因为它可能会来带一个很剧烈的转变。传统的零售行业不仅仅只看阿里巴巴,他也可以看一下移动科技公司,学习一下他们的优点,客户不会像行业里的人,把行业里的界限看的那么清楚,他们只是想要这样的服务,或者想要这样的产品,行业内的这些企业要做的就是能够超级界限,去学习不同行业最优秀的公司,学习他们的优点,然后去满足客户的需求。

Q: 举办2018 “CXO企业数字化转型国际峰会暨人力资源高管年会”的初衷是什么?

A:提及举办本次国际峰会的初衷,Lily Dai首先从当今世界经济的主流趋势谈起:“根据公开数据,我们观察到当前数字经济已占据了全球 GDP 的 22%,并仍在快速增长,预计将在 2020 年达到 25%。对于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不仅仅是一场生产模式的变革,更是一场技术语境下的激烈竞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如果无法跟上时代进步,可能会被无情地淘汰在时代的巨浪当中。”

Q:企业如何化威胁为机遇?如何通过数字化转型决胜未来?

A:“数字技术已无处不在,数字化变革无法阻挡。企业以什么样的心态和方式去应对数字化挑战,或许会成为改变未来二十年全球商业格局的关键一环。”“经过一年多的精心筹备,我们在全球寻访到了包括Brian Solis、Sean Gardner在内的全球数字化转型方面的顶尖专家,并邀请了数百位来自一流标杆外企和实力民企的‘CXO’级别的业界精英,为与会者提供一个开放的、能够畅聊并探讨‘数字化转型’核心与前沿议题、具有全球视野的一流平台。”“这既是一场峰会,又是一次难得的相聚,一场顶尖革新思维的碰撞。对数字化转型有着深刻洞察、创见和实践经验的‘变革者’和全球商界领袖们齐聚一堂,共同讨论如何让企业能够为快速的数字化步伐做好准备,探索如何为其数字业务建立完善的战略对策……这也是伯乐会作为国内领先的高端平台所一直致力于为会员单位实现的顶尖交流模式。”Lily Dai说。

“截止2017年底,伯乐会已经拥有1580家知名企业会员,90%的省份都有伯乐会的会员单位。每年参与伯乐会主办活动的企业高管超过3万名。我们将自身定位于集专业性、高价值、影响力为一体的企业高端会员组织,致力于为企业与企业、企业与个人之间搭建桥梁,共同应对数字化转型的挑战,通过转型获得领先优势,将未来战略转化为智慧成果落地。”

“从企业‘C-Level ’的管理者层面来看,企业战略层关注数字化转型的战略,运营层关注运营效率的提升,营销层关注业绩的增长,组织层关注组织升级,技术层关注新技术的适用性;而对数字化人才而言,他们则更多会将目光放在寻找最能发挥他们才智和创新能力的舞台上。对置身于数字化浪潮中的人们来说,多元的数字化转型挑战亦是一次大施拳脚、赢得时代先机的机遇。”

“目前我国诸多企业正积极响应国家实施的‘制造强国’战略和‘中国制造 2025’行动,进行了丰富多元的实践,但各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仍处在剧烈的‘阵痛’时期——‘新’与‘旧’的矛盾不仅仅在物化的设备、技术、组织……等方面,更存在于战略制定者与实行人的理念、心态、行为方式上。”

“每一次工业模式和产业结构的升级,每一次先进技术潮流对世界的颠覆与革新淘汰,归根到底都要落脚于人的转变。‘人’是变革的主力军,更是变革的核心。”

“所以伯乐会一直坚持以‘人’为核心,并一直致力于传播行业前沿理论和创新思想,为中国及亚太地区积极投身于数字化转型的专业人士们提供高端学习与交流的平台。”

“未来的风向要把握在自己的手中,方能基业长青。‘伯乐会’愿汇天下伯乐,助推企业数字化迭代!”Lily Dai说。

总结: 数字化转型并不是技术转型,这个更广泛的术语是指客户驱动的战略性业务转型,不仅需要实施数字技术,还需要牵涉各部门的组织变革。它包括人、投入产出、知识与能力、财务、企业文化是否能接受或适应转型等进行分析和考虑,对标行业标竿,制定每一个阶段的目标和终极目标。更是一种思维方式的转型、甚至颠覆。

文字来源:数字化企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