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新零售涌起,前浪传统零售该到哪里去?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当时代开始变革的时候,没有人能阻挡历史的前进。阿里、腾讯加速线下收割,京东推行“无界零售”战略,新零售大潮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攻势席卷而来,伴随着大数据、生物识别、人工智能、移动支付等技术的成熟,以及租金、人力成本不断攀升的压力,零售行业掀起了一场自我颠覆式改革。

线下零售业的逆袭之路

说起十元店,大家脑海里可能第一时间浮现的画面是这样的:铁架子上摆放着花花绿绿的塑料盆、马桶刷、餐盘等,门口还放着一个大喇叭不停的循环播放“走过路过莫错过,10元一个,10元一个”。

如今,一家打着日系名头的“10元店”,在传统零售业凋敝的大环境下,3年时间在全球开了2600多家门店,员工逾2万人。2017年,这家无论从装修还是设计亦或是产品,都像极了无印良品的 “名创优品”10元店,总销售额高达120亿元。

证券时报记者走访位于深圳华强北的一家名创优品门店,店员向记者表示:“我们这里卖的基本能满足日常生活所需,小到针线,大到黑科技电子产品,质优价廉,最贵的产品也就是蓝牙耳机144元,这家门店月租金大概10万,一天的营业额平均下来4~5万元,像东门人流量大的店铺日均营业额甚至达到10万以上。”

从2014年开始,名创优品的开店风潮席卷而来,“加盟商很疯狂,只要打听到商圈和地段,不问租金,直接签合同,截至目前,深圳名创优品门店70多家,广东省内大概有400家”,该店另一名店员介绍称。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店内配备5名店员,并不给顾客主动推销商品,但是一旦顾客有咨询需求,店员都非常耐心讲解并且展示商品的使用方法,亦或帮客户挑选好的商品直接送到收银台。

“不少人都说我们的风格跟无印良品很像,确实如此,但我们公司的定位就是同等价格品质要有保障,同等品质价格要最低,只要你进来就能买到你想要的东西,应有尽有,实惠又便宜,而且一时半会用不坏,产品从设计到包装我们有专门的设计师。”店员称。

此外,记者了解到,名创优品店铺有两种合作形式,一个是与名创优品总部1:1投资,共担风险,共享利润;另一个就是加盟,名创优品的加盟政策是“品牌使用费(8万元/年)+货品保证金制度(75万元)+次日分账”。

以加盟店为例,店铺的营收分配政策为:每天总营收中的62%归名创优品所有,剩余38%(食品为33%)才是加盟商的收入,在第二天由名创优品转入加盟商账户。

在完成选址之后,加盟商无需承担任何运营的事情:统一装修、统一供货、店员由名创优品统一培训,甚至店员工资、社保都由名创代发、代缴,但费用由投资商承担。

名创优品以轻资产的模式运作,将设计、研发和供应链掌握在手中,而将门店租金、装修等“重”投入交给加盟商,从而减轻总部负担,这一过程中,名创优品也达到了其品牌输出套现的目的。

还有全世界最大的便利店7-11,在日本提供1285种贴心的服务,从最开始的24小时营业,到支付水电煤、甚至是保险、税金等各类非公共事业费,以及开设ATM机,收发快递,到现在的送货上门,7-11把“便利”几乎做到了极致。

2016财年,7-11日本公司全职员工只聘请了8054人,人均创造利润2023万日元(相当于116万人民币),全球最赚钱的电商阿里巴巴2016财年净利润427亿人民币,聘请了全职员工36450人,人均创造利润117万人民币。2017财年,营业收入为3645亿日元(相当于人民币219亿),同比增长23.3%。

极致的用户体验与服务,面对面的沟通交流,让线下零售店在电商红利逐渐消退之时,找到了一条突围之路。

而起家于3C的苏宁,在前几年电商浪潮中,苏宁最终实现了艰难的线上转型,完成了线上线下的同步,但现在苏宁又开始转型线下,3月21日,苏宁零售集团副总裁卞农对外发布“智慧快消”发展战略,目光从线上回到了线下的快消品市场。

行业数据显示,国内快消品零售市场规模已达到10万亿元级别,但是另一方面却非常分散。沃尔玛作为世界零售业的巨头,但可能更多的市场份额都在中小商户或者中小企业的手中。

当我们一路唱衰线下时,其实它们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艰难,这个不老的行业,在自己的生存法则里不断诞生着新的力量。

双雄逐鹿零售,对局才刚刚开始

实体店到底会不会消亡?毫无疑问,不会,但会通过转型升级以另外一种商业模式的形态出现。

作为“新零售”概念的最先提出者,阿里在2014年入股银泰,2015年牵手苏宁,后续相继战略入股三江购物、联华超市和新华都,2017年年末又宣布投入约224亿港币,直接和间接持有大润发欧尚的母公司高鑫零售36.16%的股份。

除此之外,阿里在自营零售方面,打造如盒马生鲜、零售通、淘咖啡无人便利店等新兴业务。在2017这个“新零售”元年里,阿里新零售“战队”斩获佳绩,根据阿里最新公布的2017财年Q3数据报告——新零售战略给业绩表现和业务增长带来全面爆发的推动力,阿里巴巴上调2018财年的收入指引从49%-53%至55%—56%。

阿里在提出“新零售”之后,腾讯宣布了“智慧零售”战略方案,希望通过去中心化的方式,把平台向品牌商、零售商以及商业地产等合作伙伴开放,一起探索零售业数字化转型的完整路径。腾讯历时两个月,斥资百余亿元入股实体零售企业永辉超市、家乐福、万达商业、步步高、海澜之家。

3月28日,记者走访位于华强北商业街的永辉旗下新零售业态——超级物种。在门店中,永辉相继试验推出了鲑鱼工坊、盒牛工坊、波龙工坊、麦子工坊、咏悦汇、花坊、择物工坊等组合产品。相较于其他零售门店,超级物种组建了自有配送团队,为周边3公里范围内的消费者提供外送服务,承诺最快30分钟配送到家。

超级物种的店员向记者介绍:“波龙工坊”现做的波士顿龙虾,79元500克,加工费10元,比海鲜市场还便宜。周边很多白领都会选择午餐或者下班时间过来,生意还挺好的,这里既是超市又是餐厅,就餐区域可容纳70-80人,吃完饭顺便逛超市非常迎合都市年轻人的口味。”

值得一提的是,超级物种实行无现金支付,可用的支付手段有4 种:永辉生活APP扫码支付、永辉生活微信小程序、微信和支付宝支付,所有商品都有电子价签。

眼下,在新零售战场上,阿里与腾讯两大互联网寡头不断跑马圈地,巨头对于新零售线下的角逐正越演越烈,零售业俨然成为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不论是阿里的“新零售”战队,还是腾讯的“智慧零售”战队,都围绕着各自生态用大数据重构“人、货、场”,为线下赋能。深究发现,阿里和腾讯在新零售的布局思路也有明显差异,阿里是以自身为核心,强连接强边界的中心化体系,而腾讯是以零售商为主导,弱连接弱边界的去中心化体系。

具体来说,阿里是通过自己的方法论改造零售企业,比如其新零售战队里三江购物的联营、海鲜达的试点都是盒马生鲜团队在主导,入股高鑫零售不久盒马团队也已经进驻,中央商场和阿里系的合作是基于银泰,“阿里系内的零售商有可能会进一步进行数据、资源等共享并由阿里进行统筹管理,形成一个以阿里为中心的体系。”招商证券王荣聪表示。

而腾讯则是基于自己现有的技术、流量资源等向零售企业进行赋能输出,改造仍以零售商为主导。腾讯的重点则是希望利用好自身庞大的流量资源做用户粘性的提升和低成本变现。

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此前在2018年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上表示:“很多人不明白腾讯为什么花这么多钱买线下零售企业股份,也看不懂这个故事,很多分析师的分析也不到位,腾讯是一个开放兼容的平台,我们只做连接不做零售,甚至不做商业,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微信用户能够和线下越来越多的服务连接,只要能连起来用的好,这就是我最大的目的。”

事实上,腾讯在零售布局上有着其更深的想法:首先,线下零售对支付有好处,在支付场景领域迅速跑马圈地,而支付后面还带着金融服务;其次,腾讯云计算的发展。在腾讯2017年财报中也透露,云计算未来要支撑实体行业大数据的处理,这是腾讯目前也是未来发展的重点业务,如果线下连接的好,云计算就会更有优势;第三,就是腾讯的广告业务,这么多线下零售品牌商,未来如果用数字化方式,在腾讯的社交体系里面推广自身品牌,那么腾讯未来是否能够成为以广告收入为主的互联网平台。

从阿里、腾讯的布局思路上可以看出,互联网巨头已经将零售作为下一个战场,新零售浪潮之下,线下零售商合纵连横必将加剧,毕竟互联网巨头们已经带着资本和技术冲向线下,留给线下零售商选择的余地其实并不是很大。

来源:证券时报网;

转自:电子商务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