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解决的农村仓储“最后一公里”配送问题

前些天,记者盘点了一下互联网公司进村刷墙的案例轻公司开始加大渠道下沉力度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个疑问:品牌宣传工作在农村铺开后,仓储配送等实际问题如何解决?如果仅仅让三四线城市用户知道了品牌,配套设施跟不上,对扩张农村市场没什么实质性帮助。

这其中的最大问题是,电商在一二线城市有庞大的配送队伍,物流体系在大多数时候也跟得上购物节奏,但深入到三四线城市乃至农村后,因为达不到足够订单量,不但缺乏第三方快递合作伙伴,也没有专业的取件配送人员,电商的速度,质量等优势更无法体现。

对此,不少电商企业开始细化渠道下沉工作,比如京东提出的“先锋站”计划——通过选拔京东配送系统内有潜力的员工,进行集中的业务、管理培训,让其独立负责一个区县的配送工作,即成为先锋站长,目前近百名“站长”已经将奔赴全国多个区县开展工作。

要知道,大部分的配送员都是来自四五六线城市,这个举措也是在鼓励员工回县乡工作,更为重要的是,站长收入与工作直接挂钩,这就意味着,小地方的农村人口即使不出家门,也能得到跟在城市打工差不多甚至更多的收入,这要比在北上广忍受高生活成本、高环境污染甚至地域歧视要舒适的多。

在配送员关心的收入上,到底有多大提升?经过一番问询,楠哥联系上了一个河北小县城的先锋站长,月收入平均在8000-9000元左右,这在当地绝对算得上土豪了,即使在北京月入过万的配送员也是凤毛麟角。当然,这个快递小弟的工作也并不轻松,他在一个先锋站内要配送不少的乡村,尽管辛苦,但农村务工者而言,能挣到钱还是放在第一位的,他告诉我,如果周边几个村子在订单量上再有一定提升,就准备把老婆也拉进来,也计划招入一同“创业”了。

在这个务工者回乡工作链条中,京东的做的工作就是,1:在前期给与农村物质和系统支持,让员工只专注配送;2:通过培训选拔考试,让最优秀的配送员深入农村,建立一套标准工作体系;3:合理的分配收入与工作量,让员工在当地相对体面的生活,从而影响其他人一同加入。从长期来看,先锋站随着京东的渠道下沉计划,也会对拉动当地的就业发挥不小作用。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小城市和县城农村一直都是山寨货、假货的重灾区,喜欢开车自驾或者徒步进村的朋友可能经常见到“康帅傅”,“三梁液”,“可日可乐”等品牌……引进先锋站后,农村对于食品安全尤其是可长期贮存的食品有了安全保证(起码出了问题有据可查了),正品行货下乡,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以往农村成为假冒伪劣输入地的现状。

此外,这个举措也让城市与农村商品的双向循环加大了想象空间——村民用上了正品,城市人口也可以通过“站长”们的取件配送将优质的农副产品直接送到餐桌上。

数据显示,中国有接近2800多个行政区县,京东网站显示其已经覆盖1800多个区县,90%以上的订单由自有配送员配送。先锋站在消弭城乡差距上将起到不小作用,这也是电商渠道下沉中战略缩影,也是最接地气的一步,目前来看,京东走在了其他电商前面。

配送站作为“最后一公里”的物流服务的载体,通过一张巨大的实体物流网络,渗透到了千千万万用户家,这也是决定电商服务质量的一道分水岭,需要除了送货外,其他软性服务创造了更多用户需求,电商大佬们在刷满村头墙壁广告后,该到了深入实地比拼服务的时候了。

来源:百度百家;

转自:电子商务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