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渐入物流行业,联手打造智慧物流时代

刚过去的2017年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而随着网络零售的迅猛发展而勃兴的物流业,当下也在经历一场智慧化与科技化转型的时代变革。某种程度上说,“智慧物流”的产业版图已然展开。

近年来我国的快递业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态势。根据国家邮政局统计,2006-2015年期间,我国快递业务量复合增速达40%,业务量也从2006年的10亿件增长到2015年的206.7亿件,增长幅度达近20倍,预计今年全年的业务量将超过 400亿件。不难预见,电商和快递很可能将成为未来几年助推智能物流发展的重要力量。

此外,“车联网”的概念也在随着各项技术的突破日渐普及。据SBD及埃森哲研究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配备联网技术的新车销量将以21%的年复合增长率激增,联网系统的普及率也将从2013年的14%增至2010年的50%以上。

另一方面,快递物流等行业的广泛需要又在不断地倒逼技术的突破和思维的转变,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积极布局智慧物流领域。无论是互联网巨头,还是物联网公司,都希望能在物流行业全智能化时代来临前率先拿到入场券。

“我们正在进入万物互联的时代,智能设备与数据将渗透到行业的每一个环节,成为重要基础设施”,G7创始人兼CEO翟学魂表示,“我认为未来是可以知道的,也是可以到达的。”

据了解,G7是一家主要基于物联网和大数据技术,面向物流行业提供车队综合管理服务的企业,也属于较早涉足人工智能在物流领域应用的公司,其在去年12月宣布获得普洛斯与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7000万美元的融资。

“我们的业务模式是非常简单的,就是依靠物联网技术向物流车队提供车队管理服务”,翟学魂对G7的定位就是一家纯粹的技术公司,并不涉及车货匹配和车队整合等业务。“我们的能力就是作为一个物联网服务公司,通过传感器加算法,给客户提供基础服务。”目前,G7向客户最核心的服务是时效管理、安全管理和成本管理,其中涉及物流运输安全问题的风险管理尤为受到关注。

有意思的是,G7的客户涵盖了快递业的顺丰和三通一达,电商的京东、亚马逊,零售的沃尔玛等,而这些客户大多数都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物流系统。

对此翟学魂解释称,G7实际上提供的并不是ERP和定单系统这类服务。“我们不怎么给客户提供这个,因为客户老早就有了。但是这些系统过去都是在用人的方式来运作这个流程:我要下单,我要出发,我要到达,我要结算,所有流程都是由人来填进去的。现在我们用传感器和算法,等于用机器人把原来系统里面要填的流程给它自动填上去了。”

正是基于这种需要,G7与下游数百家公司都建立了数据对接。“比如你在京东上点一下‘货物追踪’,实际上那个追踪最后是通过跟我们连接来实现的”,翟学魂补充道。

与此同时,数据互通也是G7与上游约80%的整车厂之间达成的共识。“我们现在跟所有这些主流的整车厂都签了数据互通协议。比如说像重汽,他们前装的设备在出厂之后,只要是G7的客户,按照双方约定就对接到G7。这样的话,对于一个客户来说,无论买了东风车,还是解放车,还是重汽车,都在一个平台去管理。”

翟学魂表示,无论是客户还是主机厂都倾向于让公司提供一个集成的物联网服务,同时分享所有的数据。“以后没有什么厂商数据不向客户开放的事情,不会有任何厂商跟客户说,你买我的车没有数据,或者我只给你看一个界面,这个数据不能传出来,这个不可能的。从客户角度来说,一个车队有各种品牌,每一辆车有各种部件,我必须用统一集成智能运营管理平台。”

鉴于国家最近出台的一系列新能源政策与环保政策,加之电动车、混合动力车的逐渐普及,汽车市场的格局很可能被全面颠覆,整个汽车供应链正面临重组。

“从生产基地、生产方式、生产内容,所有一切都要完全重新搭”,翟学魂表示,“我们当然应该去看看新搭出来的基础设施怎么能够用产业物联网,这个是我们看到明确的机会”。而对于科技在物流领域的全面铺开,翟学魂也给出了他所拟出的时间线:“司机大到十年,专业工是两三年,就会由人工智能全面变革”。

在人工智能领域其实一直存在着两种声音:一种是AI将替代人,另一种则是AI将帮助人提高效率。在翟学魂看来,他们所做的工作更多是帮助提高运营、安全和财务等管理方面的效率。“效率我觉得每天都在提高,而且大概会在一两年之内进入一个拐点,原来5%、10%的提高,到了一定时间,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到达100%的提高。”

来源: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刚过去的2017年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而随着网络零售的迅猛发展而勃兴的物流业,当下也在经历一场智慧化与科技化转型的时代变革。某种程度上说,“智慧物流”的产业版图已然展开。

近年来我国的快递业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态势。根据国家邮政局统计,2006-2015年期间,我国快递业务量复合增速达40%,业务量也从2006年的10亿件增长到2015年的206.7亿件,增长幅度达近20倍,预计今年全年的业务量将超过 400亿件。不难预见,电商和快递很可能将成为未来几年助推智能物流发展的重要力量。

此外,“车联网”的概念也在随着各项技术的突破日渐普及。据SBD及埃森哲研究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配备联网技术的新车销量将以21%的年复合增长率激增,联网系统的普及率也将从2013年的14%增至2010年的50%以上。

另一方面,快递物流等行业的广泛需要又在不断地倒逼技术的突破和思维的转变,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积极布局智慧物流领域。无论是互联网巨头,还是物联网公司,都希望能在物流行业全智能化时代来临前率先拿到入场券。

“我们正在进入万物互联的时代,智能设备与数据将渗透到行业的每一个环节,成为重要基础设施”,G7创始人兼CEO翟学魂表示,“我认为未来是可以知道的,也是可以到达的。”

据了解,G7是一家主要基于物联网和大数据技术,面向物流行业提供车队综合管理服务的企业,也属于较早涉足人工智能在物流领域应用的公司,其在去年12月宣布获得普洛斯与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7000万美元的融资。

“我们的业务模式是非常简单的,就是依靠物联网技术向物流车队提供车队管理服务”,翟学魂对G7的定位就是一家纯粹的技术公司,并不涉及车货匹配和车队整合等业务。“我们的能力就是作为一个物联网服务公司,通过传感器加算法,给客户提供基础服务。”目前,G7向客户最核心的服务是时效管理、安全管理和成本管理,其中涉及物流运输安全问题的风险管理尤为受到关注。

有意思的是,G7的客户涵盖了快递业的顺丰和三通一达,电商的京东、亚马逊,零售的沃尔玛等,而这些客户大多数都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物流系统。

对此翟学魂解释称,G7实际上提供的并不是ERP和定单系统这类服务。“我们不怎么给客户提供这个,因为客户老早就有了。但是这些系统过去都是在用人的方式来运作这个流程:我要下单,我要出发,我要到达,我要结算,所有流程都是由人来填进去的。现在我们用传感器和算法,等于用机器人把原来系统里面要填的流程给它自动填上去了。”

正是基于这种需要,G7与下游数百家公司都建立了数据对接。“比如你在京东上点一下‘货物追踪’,实际上那个追踪最后是通过跟我们连接来实现的”,翟学魂补充道。

与此同时,数据互通也是G7与上游约80%的整车厂之间达成的共识。“我们现在跟所有这些主流的整车厂都签了数据互通协议。比如说像重汽,他们前装的设备在出厂之后,只要是G7的客户,按照双方约定就对接到G7。这样的话,对于一个客户来说,无论买了东风车,还是解放车,还是重汽车,都在一个平台去管理。”

翟学魂表示,无论是客户还是主机厂都倾向于让公司提供一个集成的物联网服务,同时分享所有的数据。“以后没有什么厂商数据不向客户开放的事情,不会有任何厂商跟客户说,你买我的车没有数据,或者我只给你看一个界面,这个数据不能传出来,这个不可能的。从客户角度来说,一个车队有各种品牌,每一辆车有各种部件,我必须用统一集成智能运营管理平台。”

鉴于国家最近出台的一系列新能源政策与环保政策,加之电动车、混合动力车的逐渐普及,汽车市场的格局很可能被全面颠覆,整个汽车供应链正面临重组。

“从生产基地、生产方式、生产内容,所有一切都要完全重新搭”,翟学魂表示,“我们当然应该去看看新搭出来的基础设施怎么能够用产业物联网,这个是我们看到明确的机会”。而对于科技在物流领域的全面铺开,翟学魂也给出了他所拟出的时间线:“司机大到十年,专业工是两三年,就会由人工智能全面变革”。

在人工智能领域其实一直存在着两种声音:一种是AI将替代人,另一种则是AI将帮助人提高效率。在翟学魂看来,他们所做的工作更多是帮助提高运营、安全和财务等管理方面的效率。“效率我觉得每天都在提高,而且大概会在一两年之内进入一个拐点,原来5%、10%的提高,到了一定时间,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到达100%的提高。”

来源: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