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者生存:云服务市场,初创企业该怎么存活

2017年,上海国家会展中心,2017年网络安全博览会开幕。阿里云等近100家与公众日常生活紧密相关企业参展。

“我们专业毕业的研究生到企业的年薪基本在40万元以上,最少的也有20多万元。” 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肖臻有点“羡慕”地对新京报记者说,“我的工资都没有我学生的高,这个专业的学生赶上了好时代。”

肖臻口中的专业,就是他在北大研究的方向:云计算。10年前,肖臻从美国回到北大任教,这10年间,他不仅眼看着所带学生的工资成倍上涨,更见证了我国云计算市场从默默无闻到迎来风口。

数据显示,在2008年,我国的云计算市场不足百亿元。2017年4月,工信部编制印发了《云计算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年)》,其中数据显示,在2015年,我国云计算产业规模约1500亿元,同时指出,到2019年,我国云计算产业规模将达到4300亿元。

云计算行业的高速发展,也为各行各业带去了基于信息技术变革时代下的新机会和新市场,并且正在成为社会发展进步的基础设施。与此同时,云计算市场也迎来了各方的争夺者,从运营商到传统的IDC机构,从巨头到创业公司,加之资本的“疯狂”押注以及政策的利好,全新的云计算时代正在到来。

在这片近5000亿的市场上,形成了由以阿里巴巴、腾讯等为代表的巨头和新生的云服务创业公司的竞争格局,巨头和创业公司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巨头虽背靠品牌和体量优势吞下大片市场,但提供的还是以通用型云服务为主,很难满足企业行业性以及个性化的需求,这也就给创业型公司带来了机会。

“省心”的云服务

Blued公司的产品是一款兴趣社交APP,从社交出发,他们加入了直播功能。从上线后的数据看,直播带来的流量很大而且黏性很高。“这背后需要非常强大的技术做支撑,但其实我们的技术部门并没有增加太多同事。”Blued公司CTO刘元晨对新京报记者说。

事实上,网络直播的历史非常悠久,但到了2016年才迎来了直播元年,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技术瓶颈。

做直播,对任何一家公司的技术研发来说,都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因为需要视频、网络、CDN、存储等各类技术环节做基础保障,而上述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相当多的专家级人才去提供解决方案。

2017年11月23日,北京市“扫黄打非”办公室通报,北京查处直播平台“Peepla” 涉黄案,在该平台进行淫秽色情表演的多名主播被抓获,公司的多位负责人被警方刑拘。

类似直播涉黄的案例,这并非是首起。在2017年的4月份,文化部就曾发布公告,针对近期网络表演市场内容违规行为多发的问题,关停10家网络表演平台,关闭直播间30235间。

“直播火了之后,一些小直播平台蜂拥而出,利用传播淫秽色情赚一笔快钱就跑,因为做一款这样的产品太容易了。”一位云计算领域的资深人士这样告诉记者,做一款类似的直播产品一两个人就可以完成,因为大部分的工作和环节均可以外包出去,而外包出去的绝大部分任务就是云服务。

作为成长中的创业公司,Blued公司的业务发展很快,尤其是加上直播功能后,团队员工也在快速增加,但整个技术团队却稳定在几十人。

刘元晨认为,如果单纯靠自己的团队来搭建整个技术架构,需要的技术人员至少要增加一倍,而且公司还需要承担工资、社保以及各项其他成本,大概需要付出使用公有云服务的3倍以上资金,“就这,还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人。”

像Blued这样的公司还很多,他们对技术有需求,但主业并非输出和研发技术,直接购买云服务,成了再好不过的选择。

刘元晨介绍,他们公司之前使用的有基础云服务,主要做一些数据的存储、计算等,现在使用的也有针对直播业务的云服务解决方案商,这些云服务叠加在一起来服务公司产品,而他们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公司核心业务上,“其实就是社会分工更加明确了。”

云计算的普惠时代

“越往后面走云的概念会越模糊,甚至走向消亡,因为它只是一个概念,不是个产品。云服务的本质就是客户有问题需要解决,你利用计算机技术解决他各种问题。”七牛云总裁吕桂华总结。他所掌管的七牛云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提供云服务的创业公司。

在常年研究云计算的肖臻看来,云计算的技术和概念并没有变,用的还是几十年前分布式系统那一套,只不过,现在的云计算更加普惠了——早期的分布式系统技术,主要是专业人士以及大公司使用,“搭建一套这样的系统太贵了,一般的企业和个人是无法负担的。”

云计算领域创业公司青云的市场副总裁刘靓告诉记者,在云计算出现之前的信息时代,基础动力都是靠硬件来支撑的,如果想要实现业务的IT信息化,就需要在硬件上安装操作系统,然后要为软件的开发以及运行提供一个环境。

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到来了,企业对IT信息化的要求很高,但是买不起怎么办?于是亚马逊、阿里巴巴等巨头想到一个解决方案,在公司的业务上做了改造,把自己的云服务切割成很小的单元,共享自己的基础设施也顺便赚到了钱。

以亚马逊为例,为了保障公司业务的正常运行,尤其是像黑色星期五这样的流量高峰到来时,避免服务器宕机以及出现其他问题,公司必须要搭建专业的服务器、机房等基础设施,这是一项巨大的投入。但在平常,这些资源处于闲置状态,亚马逊于是就把这些资源经过整理单独取名为AWS,也就是亚马逊的云计算服务,租出去给有需要的企业使用。

租用AWS服务的企业,不用耗费自己的前期任何基础设施的投入,随租随用,而且使用的是跟亚马逊一样的技术。

尽管国外的AWS以及国内的阿里云等巨头背靠品牌和体量优势,拿下了不少客户和市场,但提供的还是以通用型云服务为主,很难满足企业行业性以及个性化的问题,这也就给七牛云这样的公司带来了机会。

吕桂华告诉记者,随着云和计算机技术的快速发展,企业越来越看重数据资产,希望通过公司沉淀的数据反向促进业务运营,但不少企业的数据管理能力有限,七牛云就是要为企业客户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对于七牛云的企业用户来说,他们需要一个以云存储为中心的一站式数据管理服务的云平台,其关键在于提供一个完整的产品。从产品架构来说,七牛云平台的基础服务层主要为: 云存储,弹性计算,CDN加速,以及实时流网络(LiveNet,一种新的去中心化基础网络服务,适合直播云);上层服务场景包含:数据处理,鉴黄服务,直播云等模块。

Camera360公司是七牛云的客户之一,公司的云相册使用了存储、CDN、缩略图和音频转码等功能,除了稳定的存储服务和上传下载双向加速的CDN服务,七牛云还提供了图片和音频实时转码功能,这对于每天产生过2亿张照片的Camera360来说,不仅成本大大降低,用户体验变得为顺畅。

青云的市场副总裁刘靓把类似的服务比作企业客户的“水电煤问题”,云服务厂商提供的产品,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企业可以专注于实现自己的业务逻辑,不用在底层技术设施的稳定性上耗费时间。

“众生夺食”

“前两年,我们几乎每天都能接到至少5通以上的云服务推销电话,甚至下楼吃饭都能碰到相关推销人员。” 刘元晨说。造成他所看到这个现象的原因,正是云服务市场的竞争已经处于白热化阶段。

目前,国内云服务的主要供应商分为五大类:运营商(电信、移动、联通)、传统IDC机构(由原始机房业务转做云服务)、国内传统IT厂商(如华为、浪潮等)、国内BAT等巨头、国内原生云计算公司(如UCloud、七牛、青云等),大家也是基于自身的基础设施、技术研发能力、人才等优势,争抢云服务市场这块大蛋糕。

目前,运营商和IDC机构还是以提供云计算需要的基础能力为主,传统的IT厂商尽管也在积极布局和向云计算市场转型,但由于公司基因和基础架构等原因,目前的市场份额不多。公开数据显示,巨头和创业公司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

2010年,在深圳的IT领袖峰会上,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展开了一场关于云计算的讨论,李彦宏当时直言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马化腾则认为倡导云计算还过早,只有马云称阿里巴巴对云计算充满信心。

这一预判也直接影响了三家公司云计算业务发展,阿里云已经牢牢占据国内云计算第一的位置,被誉为阿里集团的明天。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阿里、腾讯等巨头在云计算的发力主要还是集中在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层面,按照服务企业的应用功能来分类,除IaaS层外还有PaaS层(平台即服务)和SaaS层(软件即服务),而在PaaS层尤其是SaaS层就是创业公司的机会。

比如,由国际老牌IT厂商思科和国内家电巨头TCL共同成立的全资公司科天云,采用思科的技术架构,将通过在中国自建数据中心,围绕基础云服务+协作云SaaS应用+垂直行业应用场景进行产品布局,旨在打造一站式商用协作软件云平台。

成立于2012年的创业公司UCloud,从垂直领域的游戏行业切入,目前已经逐渐扩展到移动教育、企业服务、互联网金融等诸多行业,UCloud公司COO华琨介绍,为了保证客户使用云服务的稳定性,公司的数据中心在在全球范围内扩展,在莫斯科、迪拜、法兰克福、首尔等地共有22个数据中心。

需求正在全面爆发的云计算市场,稍不留心,就有可能被竞争对手赶超。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跟UCloud选择了同样的道路,开始大规模扩张基础设施,而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争取更多的领域和市场做准备。

创业公司路在何方?

市场调查机构IDC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阿里云在国内IaaS层领域市场份额已经达到47.6%,腾讯云经过激烈的市场争夺拿下市场份额9.6%,位列第二位。而到今天,包括百度、京东甚至海尔等企业也都杀入云计算市场。

面对来势汹汹且实力雄厚的各路巨头,创业公司还有机会胜出吗?深耕垂直领域以及紧贴应用场景成为了突破口。

刘元晨告诉记者,公司之前选择了一家云服务巨头的产品,但是使用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并不能帮助公司业务发展,后来换成了一家创业公司,这家云服务创业公司主要就是针对直播行业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对Blued公司业务的发展起到了很大作用。

互联网金融公司用钱宝,对IT和信息技术的要求很高,公司也很重视在云计算领域的投入和应用。用钱宝技术负责人说,公司从成立之初便开始使用云服务产品,最主要的还是使用SaaS层的服务产品,用来解决公司比如消息服务队列等具体问题,在高级防护等具体的应用也会直接通过SaaS云服务厂商获取。

七牛云的公有云服务是围绕富媒体场景扩展服务,而公司通过对50万家企业的跟踪服务,能做到深入理解传统企业转型过程中的云服务需求场景,提出了打造完备、开放的富媒体云服务生态,也推出了对行业有针对性的一系列解决方案。

同样为创业公司的华云数据集团,则利用自身的技术优势通过帮助传统IDC企业转型来发展公司业务。

华云研发总监李德才介绍,华云的合作模式主要分为3种: IDC企业购买华云的软件平台和技术服务;使用云服务的企业作为运营方,IDC机构提供机房资源和硬件设备,华云投入软件平台和基础服务;基础设备则由双方承担,共享收益。

在云计算领域,巨头实际上只能提供非常基础的云服务,但是如果企业需要安全服务或者针对行业的解决方案,这必须由第三方团队来做,因为一般情况下企业不可能再使用另一家巨头的产品,元璟资本投资总监子柳认为,这是创业公司的机会,而且市场非常之大。

在他看来,安全、行业SaaS、数据智能都存在很多机会,而想要在这场和巨头的战斗中活下来,关键在于死磕行业,尤其是要跟线下场景做结合,例如新消费、智能制造等领域。

■ 焦点

高估值的云服务有泡沫吗?

1月4日,金山云宣布完成D轮2.2亿美元融资,而在2017年12月底,公司刚刚宣布完成一轮3亿美元的融资,而这连续两轮总计5.2亿美元的融资后,使得公司估值达到21.2亿美元,也成为了中国估值最高的独立云服务商。

通过梳理近几年云服务领域的融资事件我们可以发现,不完全统计,仅在2017年的1至6月份,云服务领域的创业公司融资数额,累计超过50亿元,而这个领域的融资数额相比于其他行业属于偏高。

刘靓告诉记者,公有云是一个高投入、低产出,尤其是单位产出很低的一个行业,需要长期耕耘。另外,目前公有云面对的是一个处于培育期的市场,客单价和客户单个体量相对小,但大家还是应该关注长期利益。

“我认为云服务领域的创业公司还是比较踏实的,各家公司的估值确实略高了点,但不存在泡沫。”子柳说。

肖臻同样不认为云服务市场存在泡沫,他说未来企业对计算力的需求增长是很快的,而想要做好计算力等其他技术的提升,都需要对基础设施加大投入,势必会需要资本的加持,这是一个行业想要发展的必经之路。

数据显示,2006年全球2900万项IT工作负载中,98%是在传统IT上完成的,在云里的只有2%,到了2016年,全球的IT工作负载增加到了1.6亿项,其中在传统IT、公有云、私有云的分布比例已经为73%、15%、12%,这个数据还在持续快速上升。

用钱宝负责人感觉到,这几年随着公司业务的发展,对云服务的需求也在成倍增长,而提供云服务的公司也是旨在跟这些企业一起成长。

云服务的客户黏性也足够大,一旦选用某家的云服务后,没有意外情况,企业一般不会再把服务换到其他平台,“因为成本非常高,就看哪家云服务平台上能出现下一个BAT量级的企业了。”吕桂华说。

文字来源:新京报

转自:企业网D1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