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记|一个会计人的税务杂谈

税事:专业探讨,万象:家国天下,杂谈:人生感悟税事:专业探讨

合伙企业的税收困境

这次投资圈因税局可能对已经适用20%税率的收益,按照35%的税率补税,再次暴露合伙企业的税收困境。个人直接当股东,转让股权所得是20%,通过合伙企业当股东,股权转让所得就变成个体户经营所得,税率就由20%就变成35%了。尽管许多地方都按20%,但毕竟缺乏依据。不过,话又说回来,通过合伙企业就多缴税,也不合理,法与理又矛盾论了,还是理大,法应适当改一改。

在法与理之间找平衡

合伙企业的个人合伙人,自合伙企业分得的所得,除股息所得单独计算,单独分配,适用20%税率外,其他所得按个体户适用最高35%的税率。所以,如果税局对某些个人补税,有税法依据。但多少年了,纳税人都按20%缴纳,税务局都按20%征收,突然间要补税,这事有点不合情理。如何在法与理之间,找个平衡,值得琢磨了。

调节收入差距的着力点方向有点歪

个税应起到调节收入差距的作用,但收入差距是哪些人之间的收入差距?什么收入造成的差距? 哪些人的哪些收入差距,导致社会不公平感? 很显然,不是以工资为主体的劳动收入差距。因此,玩命调节工资收入差距,导致社会不公平收入差距的财产收入,明星等的劳务收入,继续与普通百姓的财产收入和劳务收入等一起适用统一的税率,也就是不调节非劳动收入差距,调节收入差距的着力点,似乎歪了。

单位扣缴个税手续费的三个涉税问题

单位扣缴个税手续费的涉税问题:一是增值税,单位自税局得的这笔收入应纳增值税,替税局扣税了,干活了,税局才给钱。二是企业所得税,应计入所得税应税收入,有关支出可以扣除。三是个人所得税,给有关负责扣税的财税人员的,免个税,发给其他人的,按工资薪金征个税。

个税45%的税率高还是低?

个税最高45%的税率,高还是低?高低都是感觉。劳动所得与劳动付出是成正比的,工资高的人,往往是企业的中高层管理者,往往年龄大一些,劳动强度和复杂程度远超一般员工,辛辛苦苦多挣10万,给你拿走几乎一半,按照常情常理,感觉拿走的太多了。

怎么看本次个税费用扣除标准提高

某教授认为个税的费用扣除标准由3500涨到5000,涨幅43%,不低了。但如果考虑到这是过去多少年和未来多少年的涨幅,一平均就不高了。更重要的是,在分析具体数字之前,在定量分析之前,应首先定性分析,为什么扣?为了满足纳税人生存需要,从满足生存需要看,在一线城市,5000块,就不算高了。当然,话又说回来,总比不改强,还是进步了,知足吧。

综合看个税费用扣除标准可能真少了

综合以后扣5000,与以前比 ,可能真扣少了。综合进来的那几项,以前不到4000扣800,超过4000,扣20%。如果综合进来两项,即使都不到4000,也可扣1600 ,加上3500,就是5100。仅仅简单算账,就可知道扣5000偏低。

个税专项扣除操作难度大

个税的专项扣除,如增加赡养老人,情理上完全应该,但操作上难度有点大。其他扣除,如子女教育,看病医疗等,扣除能找到个凭据,比如发票等,但给父母的,靠什么作为凭据呢?以票控税,尽管经常受到指责,但没有票,还真不行。

怎么定个税的费用扣除标准

个税的费用扣除标准,按统计局的全国平均支出确定,还是有点问题。这将导致支出高于平均水平的地区的人,可能要从必要支出中,挤出钱来缴税。如果全国一个标准,就应按发达地区的标准,或者分地区设不同标准。不过,总比不提高强,增加专项扣除,也是提高费用扣除标准,一点点有进步,就知足吧。一个月能省几百块钱,生活水平提高不少呢。

“起征点”不能反推 应考虑生存需要

某专家认为”起征点”(概念错误,只好也用着)不能太高,不然,不纳个税的人减少太多,影响国家治理现代化。此公谬亦。这种思路还是脱离定性分析的定量分析。不能先圈定让多少人纳税,再反推”起征点”。而是先考虑满足当前和未来几年生存需要,一般的生活成本,再确定扣除多少。一个人挣的钱,如果不能满足自己和家庭需要,是不应纳个税的。

2018年新个税实际惠及的月份

10月发工资,不是发10月工资,就可以扣5000了。也就是说扣5000的标准,如果月初发上月工资,2018年可以执行9、10、11、12四个月。又赚一个月。

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白说也得说

个税二审稿与一审稿比,似乎变化不大,好像就是专项扣除增加了个赡养父母,对社会比较关注的5000扣除和45%税率,没有变动。征求了半天意见,从多少尊重民意的角度,也应适当调整一下。想起了多年前,一政协委员对在政协会上发言作用的调侃: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白说也得说。

争取权利需有法有理

某行业公会就税收问题,给主管部门写公开信,估计会受到部分会员的欢迎,但这种方式未必可取。20%的税率是通行做法,35%的税率是税法规定,纳税人可以说占点理,但不占法。这种情况最好先沟通,通过造舆论的方式呼吁,以为嗓门大,就可以解决问题,也许会适得其反。

万象:家国天下

一带一路大手笔

一带一路是大手笔,有这么个提法,就可以一步步,一年年做下去,每年都有的说,有的干。重视非洲是战略眼光,战略问题一般是现在小失,未来大得,非账房先生能理解。

杂谈:人生感悟

个别学者高论的两个问题

个别学者的高论,似乎有两个问题:一是崇洋,二是媚上。崇洋,老外的做法,那怕是听说只言片语,一知半解,也好像发现新大陆,当成宝贝,不加分析,直接作为论据,甚至吓唬别人,我这是洋玩意,你敢不服! 媚上,只要领导说了,不管是顺嘴一说,还是深思熟虑,就论证领导的正确。如果两者一致,那就好办了。如果矛盾,也好办,选择媚上。人家才不书呆子,洋人是虚的,远的,领导是实的,近的。尽管媚半天,也不一定能有什么收获,还是不管不顾地使劲媚,轻者丢人现眼,重者祸国殃民。学者,还是要有点清高,哪怕装一下呢,也比斯文扫地强啊。官没当上,钱没挣着,脸还没了。

政策设计失误犹如战略失误

战争有个说法,如果战略决策失误,士兵在战场上战术再努力,也难免失败。以此类推政策设计,如果大方向出现偏差,即使再用其他政策补救,也难以挽回撞南墙的结果。

学者应多提建议,少唱赞歌

中央财经大学是我国财税教学科研的重点院校,中财刘桓教授和汤贡亮教授对个税法草案的意见,强调的是如何改,不同于某些学者强调的如何好,以税率高低为例,说好的认为,税率有比我们高的,所以45%不高。非得最高才算高?这逻辑很苍白。即使真好,也该让王婆自己夸。学者还是多提建议,少唱赞歌。

拿来,分析,取舍

为了做消费税立法的课题,翻译三十多个国家的资料,在此基础上,再分析比较,归纳概括,结合实际,提出建议。对待外国的东西,最好是三步:拿来,分析,取舍。不拿来是不行的,不能闭门造车。拿来照搬也不行,不能照猫画虎。可取的做法,是在分析的基础上取舍,这样逻辑容易讲通,结论才能立住。

人,情,理

企业出现危机时,还是要及时地真诚地表达对受害者的同情和慰问,如果群情激愤几天后,才道歉,给人一种被骂出来的感觉。即使聪明一世,也许糊涂一时。再牛掰,也需知道,人是最重要的,比钱重要。如果把钱放在最重要位置,也许早晚人财两空。

正当防卫

昆山反抗暴力的好汉,终于被定性为正当防卫了,这次司法部门的处理,比山东司法部门处理于欢案公正。在确信可以制止犯罪行为继续之前,都是正当防卫。那哥们不把那地痞打得爬不起来,无法制止其犯罪。法律应起到将社会秩序向好的方向引导的作用,遇到非法侵害时,应该保护和鼓励被害人反抗的权力。平时逆来顺受,如果习惯了,没了血性,一旦爆发战争,也许多少万人起解甲,没有几个是男儿。

饭后买书

晚饭后,情不自禁地又去了附近的书店,买了几本。第一代领导人都是大英雄,都是伟人,高山仰止,值得学的地方很多。古诗词文,喜欢看看,自己上小学时,就是两本教材,一本语文,一本算术,按现在对小学生的要求,自己小学不一定能毕业。不要说小学,幼儿园读物,也值得看。

文字来源:中国会计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