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那些社保狼来了的恐吓,可以停一下了!

网上一片社保狼来了的恐吓,可以停顿一下了

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目前全国养老金累计结余较多,可以确保按时足额发放,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以激发市场活力,引导社会预期向好。

现在的一些自媒体,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最近一些天来,铺天盖地的社保税务征管,企业将大面积死亡,将补缴十年的惊恐消息传来,吓的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风声鹤唳,离死不远一般。

其实综观全国的社保,中央要求的是最晚2020年,基本养老保险实现省级统筹,下一步实现国家统筹,在当下,费率全国不一,深圳等年轻城市社保费缴费率低而有结余,东三省等地社保缴费率高,黑龙江已经穿底,如果在统筹层级未达到国家层面,由税务利用金税三期严格征管,只会导致深圳等地优游自如,而东三省等地哀鸿遍野,进一步加剧区域差异,东三省经济刚有起色,就遭此一击,试想何至于出此下策。

同时,在缴纳险种、全员参保、缴费基数层面,合规的估计20%都不到,而缴费基数不合规的统计达70%左右,如此大面积的不合规,再遇上不景气的宏观经济,结合中央提出的稳就业的重中之重地位以及积极财政政策的实施,在社保层面施以重手,恰恰是背道而弛。

2019年开始,需要做的事并非税务的严征管,而是统筹层级的提高,这里有个辩证的关系,中小企业社保缴纳不规范,虽然是对缴费规范企业竟争的不公平,但根本上是我国社保缴费率畸高的原因,在提高缴费规范性的同时,更要结合社保费率的下降,据专家测算,如果能够做到缴费规范,同样满足社保基金运作的前提下,中国的社保中的基本企业养老保险缴费率降到14%是可行的。

这里就是个鸡和蛋的关系,是先严征管后降费率,还是先降费率再严征管,可能的情况是一边适度强化征管,一边提高统筹层级,特别是基础养老金如果提升为国家层级,应当是重中之重。

另外,国常会提到,个税专项附加扣除中的房租,明确为普通住房,意味着租个别墅的房租是不允许扣除的,由此可以推理,其它的专项附加扣除必定是有前提范畴的,比如子女教育经费,出国的费用是不可能让你扣除的。

不谋大势者,难以谋局地,网上一片社保狼来了的恐吓,可以停顿一下了,吓的宝宝们快葛优瘫了。

文字来源:中国会计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