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税空间不足,企业真实的负担其实来自税外!

8月24—26日,为期三天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8年夏季高峰会”将在江西南昌举办,主题为“中国经济:初心与再出发”。

24日晚,著名财经专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正和岛岛邻贾康出席【财政政策如何更加积极】分论坛,并就“积极财政政策如何更加积极”等问题发表了精彩演讲。

贾康认为,“积极财政政策”的经济学解释就是:扩张性而着力发挥其功能的财政政策。他解释道:积极的财政政策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首先是带有扩张性的。而除了扩张之外,要特别强调财政政策有它自己不可替代的功能,要把它的功能更着力地发挥好。

以下为演讲精编,文章未经本人审阅。

作 者:贾康

来 源: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

1

财政政策“更加积极”的必要性

从2010年的两位数的高速增长的状态以来,中国经济一路寻求软着陆,基本上形成了L型展缓。从2015年下半年到现在,中国的宏观经济运行在一个很窄的区间内波动,贾康认为,这是“大写的L型的尾巴拉出来”。

此时,中国经济本来应该探底后完成企稳。他也解释了对“企稳”的理解:没有再继续往下走的势头,同时还要凝聚市场上比较有共识的向好预期。

2018年,上半年向好预期进一步的形成,一季度报为6.9%,二季度稍微往下调到了6.8%。但中美贸易摩擦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贾康认为,“经济遭遇的不确定性和新的下行压力,就必须得按照宏观调控所说的相继抉择的原则做出正确的调整。”中国的货币政策年初还在讲“稳健、中性”,现在变成了稳健概念下的“松紧适度”。

货币政策目前已经有全面宽松的特征了。在货币政策松紧适度的情况下,财政政策怎样做到更加积极?财政政策要配合货币政策来实施总量扩张,这个扩张总量加码的操作空间一定会涉及到要提高赤字率。

现在马上要到9月份了,有没有可能走财政的正规程序,做预算调整方案,提高赤字率,加大债务年度发行规模呢?贾康称,现在还看不到这方面的迹象。严肃的讲财政是必须走预算程序来提高赤字率,加大发债规模的。

2

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求优化结构

积极的财政政策一个非常重要的定义就是优化结构。贾康认为,“优化结构应该纳入当前中国所讨论的财政政策更加积极的视角,而且要特别加以强调。”因为这个视角正好是紧密结合着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主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结构的优化就要区别对待。”

贾康认为,当下更多要解决的是适当松的问题,而适当松的同时怎么处理好结构优化的问题,这一定是财政要唱主角的。“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一定要在结构优化方面,利用我们现在财政政策内在的功能,充分地体现它怎么在结构优化这方面有所作为。”

他表示,财政政策不能否认必要的时候我们要提高赤字率,提高发债这方面的力度。但是一定要结合着提高赤字率和更多的发债,把资金筹集起来、运用起来的时候,到底怎么样合理地区别对待,怎么样补短板,怎么样去通过结构优化,支撑中国的高质量发展,支撑中国在升级版轨道上的发展。

从宏观视角来看,面对全局由财政政策更积极地去推进结构优化,是财政部门无可替代的义不容辞的职责。

3

明年有必要把赤字率提高到3%

积极财政政策更加积极,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第一,赤字安排。贾康称:“我们可以讨论下一年是不是经过法定的预算程序,适当提高中国的赤字率。今年官方报的是2.6%,我们前两年曾经报3%。”他认为,在明年可以把赤字率提高到3%。

和赤字率提高相关的还得结合政策,中国的国债和公债,包括地方债,加在一起还本付息,整个年度通盘考虑,掌握好各个年度的举债规模,举债规模跟赤字率提高正相关。

贾康称,如果适当提高赤字率,明年和后几年度弥补赤字的举债的规范机制就可以更积极地运用,“假定未来几年还本的压力是比较均匀的,那么就应该更多地考虑每个年度适当多举一些债。”

地方隐性债到底是多少?贾康称,原来的存量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现在新出现的是跟着融资平台的暗中操作,跟着所谓产业引导基金这方面中间可能产生的新的负债,以及PPP概念下地方政府卷进去未来更多的负债。

到底是多大的压力,现在真的没有一个很清晰的判断。贾康认为,这个局面还是可以控制的。

具体的地方隐性债还有待于加强调查研究,一方面防范风险;另一方面,也不要在这里边有意地去渲染极端化的过度悲观的说法,还是要争取能够说得中肯一些、全面一些。

4

企业真实的负担是税外

给企业减税要看全景图

谈到结构性减税,这是企业界反复发声音的地方。最新的一轮是蒋锡培关于大规模减税的几条建议,网上热传。中央说得更加积极,当然要包括减税空间的进一步运用,关键是到底怎么样减税?

中国现在算全了也就18种税,还不会让一个企业都碰上。企业碰到的税哪个还可以再减?比如营改增以后,今年明确说了,增值税的标准税率17%,往下降一个点,中间那档税率11%变成10%。

贾康:企业减税已没多少空间,宗庆后的话“没说对”

克强总理说今年要减税8000亿,今年整个要减轻企业和纳税人负担1.1万亿,这是在前面5年减了3万亿的负担之后今年明显加码,一年就要减1.1万亿,不能说在这方面没有安排。在这方面再加码,更多减一点,那得具体说还要打什么主意,在哪儿减?

企业所得税方面,中小企业减半征收已经明确说了,到2020年以前不变,减半征收就是25%的税率变成12.5%,比减税的力度还大。小微企业也有一个类似的起征点,一抬再抬,抬得已经相当高了。

企业所得税还能打什么主意?是不给大企业,中石油、中石化再减税?就得再讨论。

企业的研发投入原来说可以加抵扣150%,后来说提高到175%,现在考虑能不能再抬高一点,200%、250%?这都是可以进一步讨论怎么样抵税,营造“地税负”环境,这是企业进一步释放潜力、释放活力的创新发展。

贾康认为,当前中国企业减税已经没有多少可以操作空间了,企业真实的负担是税外的。宗庆后查了说娃哈哈要缴500多种各种各样的收费,但是笼统地说这都是税负太重。后来管理部门说宗庆后没说对,那些都是税外负担。

“现在企业真正降低负担,不能光讲税,一定要把税外的各种各样的其它负担都放入眼界,看全景图。”

文字来源:税屋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