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不同的人看,用一样的会计报表可不行!

如果会计报表做给股东看,应突出盈利能力;如果给银行看,应美化负债率、现金流与偿债能力;如果给投资人看,应让业绩增长更亮眼;如果给税务看,应让纳税指标更正常……本文导读

会计报表到底是给谁看的?相信大多数会计人员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在很多会计人的意识里,按时做出会计报表是一项工作而已,最大的用途就是报税。虽然会计核算有会计准则与会计制度作刚性约束,毋庸讳言,会计人在账务处理上有一定的自主性,在不违背会计准则的前提下同样可以让账务处理有私心体现。

会计学有没有阶级属性呢?提出这样的问题大概会让很多人感觉是古董思维。目前学术界的主流观点是会计学与统计学类似,都是管理工具、计量工具,没有阶级立场。果真没有吗?未必。

现代会计因何起源呢,因为有了经营实体与经营行为,老板需要了解财务状况与经营成果,自己又没有时间记账,就会聘用专职会计人员记账。老板掏腰包请人记账,最后的报表自然要体现老板的意图,要服从老板的需要。看看利润表、资产负债表的结构,你会发现此言非虚。会计报表最终体现的是资本所有者的意志,资产负债表末尾是要告诉老板实际拥有多少资产,利润表的末尾是告诉老板今年赚了多少钱。

公司制出现后,公司的所有权与经营权可能分离,这时会计人员可能不直接听命于股东。一旦经营者与股东的利益不一致,道德风险与逆向选择不可避免,会计报表编制就可能偏离股东的意图。

2001年刘姝威凭借一篇600字的短文,把蓝田股份拉下了马。这个故事有戏剧性,也有必然性。一个学者看了几眼会计报表,就能判断出银行不能再给蓝田股份贷款了,文章发表后还真没有银行再给蓝田股份贷款。这之前呢,审计看不出来吗?银行的信贷审核看不出来吗?这真有有点童话《皇帝的新装》,皇帝的新装没被说破前,大家都在装聋作哑,视而不见。

刘姝威

虽然会计核算有会计准则与会计制度作刚性约束,毋庸讳言,会计人在账务处理上有一定的自主性,在不违背会计准则的前提下同样可以让账务处理有私心体现。

搞清楚会计报表做给谁看很关键,这会决定会计做账的利益取向。如果会计报表做给股东看,应突出盈利能力;如果给银行看,应美化负债率、现金流与偿债能力;如果给投资人看,应让业绩增长更亮眼;如果给税务看,应让纳税指标更正常……文字来源:中国会计视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