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在2018年暑期,才真正走在了十字路口

中国互联网在2018年暑期,真正走在了十字路口。

光鲜皮袄下藏得那个小,突然集中爆雷了。

7月末,“电商新贵”拼多多成功上市;随后,五环外电商、山寨产品聚集地……一连串的负面扑面而来,亦让拼多多被人揶揄为拼夕夕、假多多、山多多。

几乎同时,P2P持续暴雷的震荡里,看似与之关联不大的小米,亦牵扯其中。大量“米粉”在小米推荐的P2P理财产品上,被小米坑了。

此时,距离小米成功上市、斩获无数荣耀光圈,不过几天。

而在此前,网约车安全问题、外卖食品安全问题,乃至此后发生的某自主研发国产浏览器,不过是换皮都没换干净的西贝货小丑闻,都在揭开一个盖子:

中国互联网陷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集体困境。

看起来,这些暴雷之间,关联不大。很多遭遇暴雷的互联网大佬、中佬和新贵们,还死不承认,总推脱为被人黑了。

但骨子里,这一切的困局,其实都源于一个最容易被忽略的社会问题(chang tai)——庞大市场体量下、精明而有急功近利的中国式经营。

往大了说,崇尚成功的“成者王侯”思维,不仅仅在企业,也在普通人心中有深厚的土壤。为了成功,进行钻营,或者找到某些漏洞、打擦边球,如果没有“进去”,往往还会被人视为精明。

其中甚至包括了利益受到了损害的不少人。

多年前,媒体特别喜欢报道一个故事,某人突发奇想注册了一个避孕套品牌:“中央一套”。似乎,当时的报道里,赞誉这种钻空子的奇思妙想的情绪,溢于言表。

这和线下小卖部里的康帅傅方便面、立日洗衣粉,线上主流门户站点横栏广告里的茅台镇原浆酒、苹果手机……有什么本质区别。

结果呢,拼多多用“宽进严出”的理由,为自己的商业模式做了事后诸葛亮的备注——如果发现售假,严打。

只是,商家更精明,“金庸著”可以算山寨,也能算假货,看你怎么理解。

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一贯如此精明的表现在了这类困局上。

而集中在互联网上总爆发,也是有根源的。就在8月20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8月20日发布的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02亿人。

媒体的报道标题很励志,大多是《逾8亿网民受益互联网高速发展》。

但反过来说,也成立。即在中国互联网困局中,也有8亿网民,可能受害。

网民数量之庞大,常用平台又大多密集而唯一、唯二,也就让矛盾一旦发生,即可井喷。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假货。或者不能称之为假货,而叫做钻空子的西贝货。

这是一种社会生态,也造成了互联网的困局看似不可解。

甚至于外来的和尚,一旦进入中国市场后,也主动迎合这样的路数,还带回了自己起家的市场里。

比如谷歌,在退出中国市场前,号称不做恶的这个搜索引擎巨头,并没有它标榜的如此光鲜。美国著名科技专栏作家、前新闻周刊资深编辑史蒂文.勒维在其出版的《谷歌内幕:谷歌的所思、所为和对我们生活的影响》一书中如下揭秘:

“中国官方发现令其不安的内容,搜索建议提供的一些内容与色情有关。李开复以及其Google中国的其他高管被召集到北京一家宾馆……中方代表登录Google.cn,键入有关乳房的粗俗词。Google搜索建议提供的链接中显示的有裸照等内容。这位官员输入“儿子”,Google搜索建议中的一条就是“儿子母亲不正当关系”。这一关键词对应的搜索结果中都毫无疑问是色情内容。房间里倒茶的女服务生看到这一景象几乎昏厥过去。”

谷歌一直标榜的“拒绝人工干预”,就是如此结果。而退出中国市场后,在美国本土,谷歌又如何?

2015年,欧洲的一个研究小组发布的一项研究指出,谷歌的AdWords系统即便知道YouTube上的视频点击来自网络爬虫而非网民,也向广告主收取了这部分虚假点击的广告费用。

而在此之前一年,同样标榜“拒绝人工干预”的谷歌应用商店里,甚至还出现了仅包含几行毫无用处的Java代码的收费应用。

反正,从结果上来说,谷歌的钱收到了,原则坚持了,错了还不认。这是将中国式的精明和西方式的所谓原则,完美结合在一起下的蛋。

指望外来的和尚念好经,抱着这样的想法,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说远了,回归到正题,我们有可能解决互联网困局吗?

答案是有的,所有的互联网困局,其发生还有一个根源,即在某个蓝海级行业兴起之初,风险机制尚未确立,而给钻空子更大的空间。

互联网太大,也让这个并不太长的时间差,危害严重。

比如说P2P。这个已经不太新鲜的领域,其暴雷的快速迭代,远比风险防范机制来的更快。

前两年的校园贷、去年爆发的套路贷、以及今年众多披着区块链外衣的P2P,其快速迭代、换皮重生的割韭菜路数,以及众多平台自身对其风险防范的近乎放任,都令人咂舌。

一贯“野蛮生长”的中国互联网产业,却没有想到,快速迭代这个互联网思维,本身就是把双刃剑,赢得了时间窗的产业爆发,也陷入了时间窗里的产业困局。

骂他们,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互联网企业一旦从损害消费者的行为中获利,不管直接间接、主观客观,都该挨骂。

但光靠骂还不够,需要更多。

骂,是骂不醒一个装睡的企业。

但我们应该鼓励那些闻过则改的企业。

作为搜索引擎的大佬,百度是挨骂最多的互联网公司,没有之一。但至少,它总能闻过则改,在面对庞大的、钻空子的机会主义蝗虫,在用户的搜索大数据与用户习惯之下,坚持了被谷歌诟病多时的“人工干预”。

比如最近网民热衷对比的”雪景小黄图“事件,众说纷纭中,至少我看到一点,就是不管是否真的存在小黄图,第一时间里,百度搜索中就找不到了。

类似的,小米在P2P集体暴雷事件后,停掉了所有P2P的合作、并协助遭受损失的小米用户维权,也可视为闻过则改、承担责任的案例。

在大环境下,盘子越大、漏洞存在的可能性也越大、越不容易被察觉,挨骂是前戏,堵住漏洞、解决问题才是正题。

倒是当下更红的抖音、快手们,不断的被约谈、被暴雷,各种“门”接连不断后,依然还在“带货”的这条路上,放任自流。

就在8月20日,《IT时报》就报道称:“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成了展示橱窗,微信是交易平台,若是想要第三方平台保障交易,便会引流到微店等平台,这里同时也是高仿和山寨产品的天堂。”

拼多多的故事还刚刚消停几天;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刚在8月1日要求各地监管部门实施全链条打击,将打击包括“傍名牌”在内的制售假冒伪劣商品、其他商标侵权、相关虚假宣传和违法广告等违法行为,列为重点打击目标……可短视频们,还在坐视“野蛮生长”?

或许,我们应该这样来正视和解决中国互联网的集体困局:

1.各种擦边球泛滥的大环境下,捞一把就走、钻空子最精明的中国式思维陷阱里,互联网作为人气和聚集度最高,且覆盖面最大的行业(一个平台甚至可以在一年中,实现变全国为一村),困局也必然最深。

2.平台不应该继续套用所谓的“避风港”思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更应该正视自己被骂的“理所当然”,去解决问题,和主动封堵漏洞。

早年间,在线音视频版权问题上,许多平台从默许用户上传盗版,到结成联盟、主动打击、互相监督的路数,应该复制,而且要更快一些才好。

别用年,用月更好。

3.各种机制法规的完善,以及通过舆论或其它引导,对社会上的这种思维陷阱进行根除,更为重要。

举个例子,还是版权上,音视频的在线版权乱局,最后在最严版权令的一锤定音下,尽管偶尔仍然有少数个人和企业在翻起小浪花,但正版意识、付费观念却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得到了最深切的全民普及。君记否,就在两年以前,还有多少人在说着——中国互联网的免费(dao ban)是骨子里带来的。

在互联网的更多领域,为何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呢……文字来源:品途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