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理由关注区块链

区块链技术是作为一种加密货币的支持系统而逐渐发展起来。然而在初创投资者群体中,有些聪明而体面的人嘲笑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他们说,“骗局”,“等着哭吧”,“这是郁金香泡沫!”他们说的对吗?

例如,过去3年比特币的价格确实看起来很疯狂:

而且目前的共识是,比特币和以太坊已经辜负了他们最宏伟的愿景。

Michael Yuan在最近一次波士顿区块链活动上说的好:比特币应该代替钱。以太坊应该是一个新的分布式云计算软件平台,两者现在都没有实现。

并非纯粹炒作

是什么阻止了它们的应用?两者都受限于验证和存储数据的高成本。它们不能规模化。但即使是在较低容量的情况下,他们也是令人鼓舞的市场了。

比特币不能扩容以适应日常支付,因为记录每笔交易太昂贵。目前,存储1M的数据需要花费16000美元,而为了存储单笔交易需要的200个字节需要花费大约3美元。

不过,比特币找到了自己的角色——作为一种价值存储的安全方式,它能够跨越国界并且免于通货膨胀。2017年,比特币的市值增长到纸面上的850亿美元以上(价格从年初的1000美元到11月的8000美元,后来飙升超过10000美元以上),每天的交易量5到10亿美元,大约数10亿规模的法币已经在2017年转成比特币了。

很少有人或企业在生产软件中使用以太坊。然而,以太坊也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定位——作为一个创业团队可以募集资金发行代币的平台。这引发了I C O的狂热。仅2017年,超过3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I C O,与风险投资公司的种子轮投资相当。

今天的区块链就像一个T模型:一个早期的、粗糙的产品,即将带来意义深远的社会变革。

你明白区块链吗

这让我想起来90年代中期在商学院的时候。Netscape刚刚发布。有个朋友每天都会在教室外拦住我,挥着手说,“你明白吗?你明白吗?你明白万维网吗?”

“什么网?”

他们会睁大眼睛看着你,然后高声喊叫,“你不明白!”然后迅速跑下大厅。

一旦我们所有的人都明白了,专家们预测互联网会改变一切——计算、创业、蓝领和白领工作、金融市场和美国经济、全球关系和人类社会。这导致了一个巨大的泡沫,当泡沫破灭后,留下巨大的痛苦。

注意,破灭并不是说专家们错了。互联网确实改变了工业,市场和人类社会。自从“互联网”之后,直到今年才出现了一个像互联网一样的东西。

只有现在,当我和其他人见面的时候,才发现他们眼中那种同样特异的表情。“你明白吗?你明白吗?你明白——区块链吗?恩,是时候儿需要密切关注了。

区块链是一个没人能控制的公开数据库

想要理解区块链吗?我们对比一下。

当你买一个房子,你的房源信息就会被记录在你本地的Deeds登记簿上。这个信息是记录在一张纸上。

你信任镇上的记录员确保没人走进来,把这条记录改成其他人的名字。你相信政府。购买你房子的人在他们接受这个转让契约的时候也相信政府。然后他们把钱支付给你。

然而,在很多国家,你不能信赖政府。

也许你们镇上的书记员会要求你顺给他两条香烟,这样他才能给你“找到“房产转让契据。或者政府决定在你的后院建一个停车场,然后派过来一个推土机。

对于他们的这些做法,你无能为力。

你的旧家庭电影?如果他们存储在Youtube,你要想看的话需要Youtube靠谱。Youtube是Google所有的,所以你要信任谷歌。

可能有一天Google的一个产品经理决定向你付费。或者他们可能会分析你的家庭电影,从而能够向你推送更多有说服力的广告来操纵你。

渐渐地我们的生活就和这些技术巨头的命运交织在一起——所谓的GAFA(Google, Amazon, Facebook, Apple)和BAT(Baidu, Alibaba, Tencent)。他们正在整合互联网。

我们无能为力。

所以,我们现在常常要依赖权威,可能是政府或是谷歌,他们会告诉我们那些我们认为是真相的信息。

问题在于权威们是自利的。我们越依赖他们,他们的权力就越大。有权利就有腐败。

虽然自由选举和自由市场能解决部分问题,但并非总是能解决问题。

区块链最伟大之处在于它无需权威而确认真相。

在计算机术语里,区块链是“一个对于公众可见的数据库。”它是“分布式的”,也就意味着自由发布和广泛传播。与一家公司或政府托管的数据库不一样,这种数据库是通过多台计算机并行同步的。

大家都能看到每次改变,“在链上”我们可以回到最初数据库创建的那一天。

(它比听上去更为私密,因为你可以把你存储在链上的数据加密。虽然你加密过的数据依然可以被别人查看。)比特币的数据每10分钟都会在全部计算机上检查一遍,防止被篡改。如果有任何差异,所有计算机会发起一个投票,投票占多的获胜。所以,一个坏人如果想改变数据就得黑掉网络中一半以上的计算机。并且,因为每个数据区块也包含所有之前数据的一个哈希值的和,黑客还得重写很多区块。在10分钟之内完成这么多黑客的工作,以目前的手段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相信你在区块链上读到的数据没有被更改。正如麻省理工学院的SilvioMicali教授说的,“写在天上,大家都能看见。”

无可否认,使用分布式的方式存储数据又慢又贵,不如存在你信赖的权威机构,如银行的一台计算机上。往天空上记录比在日记本上记录要多出很多工作。

当你不信任其他人保存准确记录的时候,区块链就是正确的选择。

因此,生活在贫弱、腐败或独裁的政权下的公民更加快速地接受了比特币。对于互相不能信任的各方进行支付也是非常有用的。

比特币最开始的一些应用,比如像接受勒索的付款是最臭名昭著的。从克里斯安德森的《创新者的窘境》我们了解到,通常是一小批不满的用户会首先采用新技术并且产生需求,然后导致最终主流人群使用。

区块链的一方面应用是打击欺诈行为。另外的应用领域包括供应链,保险,身份和医疗账单。

区块链也是出版社

您放到区块链上的数据也不一定是支付相关的。也可以是一封公开信。

可能是一封加密的信件。也许你只把私钥发送给你的朋友。

区块链可以是一个不能被审查的出版社。

让我们看一下媒体和新闻行业。一个名叫LBRY(Pillar做的种子轮投资)的公司正在掀起波澜。LBRY是一个数字内容的区块链市场,主要提供视频短片和电影。LBRY的token相当于电影票。区别在于这些费用直接付给内容提供者和生产者,绕过了iTunes或Youtube需要的费用。

如果一个区块链版本的Facebook或Linkedin出现,那么广告和订阅就可以用一个token模型所取代。针对假新闻的情况,区块链新闻可以用可验证的方式追溯新闻故事的作者和引用来源。

区块链也可以是一个法制体系。

现在我们谈谈以太坊。以太坊的想法是你存储在区块链上的数据可以是计算机代码。代码可以代表一个“智能合约”。例如,互不信任的两方同意“如果明天玉米的价格超过15美元,那么我支付你100万美元,否则你支付我100万美元。”以太坊网络的计算机可以冻结资金,等待一天,检查价格,然后根据价格作出转账。

以太坊的创立者是这样定义它的:一个可以写入“分布式应用软件”的系统。合约的逻辑可以使用Python,JavaScript,Go或Lisp的修改版本写入。可以使用的以太坊浏览器客户端叫做Mist。服务器端运行以太坊虚拟机(EVM)。以太坊是分布式的,也就意味着代码的拷贝同时在数台计算机上运行,并且代码的每步执行所有人都能看见和比较。这种方式让智能合约可以审计而且值得信任。

有人憧憬以太坊会成为巨大的云计算机,就像一个peer-to-peer(对等网,一种网络拓扑结构)的AWS(Amazon Web Service,指亚马逊云计算服务)。这种说法有点牵强,因为以太坊比AWS需要大的多的额外消耗。以太坊的真正意义在于,它允许公平而透明的决定。

为了扩展和政府相似的功能,以太坊提供了一种公平的、不需要信任任何中间权威的法制体系。

今天,如果有人欠你钱,只有信任你们国家的法官,你才会提起诉讼。相反,如果你把这笔交易写入代码并且发布到以太坊区块链,那么每个人都能看到谁要付钱。并且,因为货币是数字化的,代码运行的时候支付就自动发生了。不能阻挡或转移钱款,也不需要律师。

现在我们开始“理解”区块链了。

它允许世界各地的公民为自己确保真相、自由和正义。 事实上的分歧是通过多数票民主地以透明、频繁和规模化的方式来解决的,而这是极其难以破坏的。

区块链因此绕过监管和审查。 它是一种超越政府和企业权威的工具。因此,区块链绕开了监管和审查。它是一个超越政府和公司权力的工具。

从商业意义上来讲,可以关注金融、地产和零售。

区块链也是经济学

让我们来看一下区块链的最后一个方面:加密货币。

区块链为了达到分布式,需要很多计算机存储数据。计算机越多越好。

共享的数字货币为此提供了激励机制。

想要在比特币区块链上存储数据的人使用本地货币购买比特币,就像可以使用美元购买日元或卢布一样。然后他们使用比特币支付从而能让他们的数据记录在区块链网络上。比特币就会流入到维持这些数据拷贝的公司。大饼分裂的过程定义在协议里,每个人都能看见,每个金融支付记录都是透明的。

运营区块链网络的公司收到比特币之后,他们可以把比特币卖给需要存储数据的人。

当这个数据库越来越流行,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存储数据。比特币的价格就会攀升。运营网络的公司以美元计价就会赚的越来越多。

比特币从来不会受通胀影响,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权威机构能够从比特币系统借款或打印出更多的货币。比特币是有限的,永远都不会超过2100万枚。因此,区块链可以取代中央银行。每个人都可以信任比特币货币,而无需彼此信任。

这才是厉害之处。因为所有的人和公司都支持某个区块链,他们使用同样的货币,使用同样的协议绑定在一起以确保他们能收到付款,所以他们有合作的理由,并且他们共享财务的未来,即使他们并不共享股票所有权,或者他们也没有正式的联盟。他们甚至从来都不需要见到对方。

区块链通过不断的衍生制造网络效应。和双面市场只有一个幸运的赢家,并在中间收取通行费不同的是,我们有一个惯性轮,有很多公司就像花瓣齿轮一样,转速越来越快,货币转换率也螺旋式上升。

这直接影响到零工经济和消费者服务。

区块链也是一种新的组织形式

今天,我们使用公司的形式组织人们共同进行商业冒险,每个公司都有一个治理结构,CEO管理整个公司,股东投票决定是否要替换CEO,外部的公司审计公司帐目以确保CEO没有窃取公司财产。

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组合激活了一种新的组织人的方式。不再依赖大公司,而是借由通用货币结合在一起的个人和小公司的协作。整个的生态系统横跨不同的实体,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提高这个货币的价值。

这件事就像你不仅给你的员工期权,而且还把期权给到你整个供应链上下游的供应商、生产商和分销商。而且,他们也把他们的期权也给到你。没有中央的权威机构组织;没有一个在中间抽取价值;大家都从中受益。

应用直接触达消费者,而不需要像Apple一样对上架应用商店的应用收取30%的费用。司机可以直接和乘客交易,而不像Uber一样收取司机利润的20%。所有的交易和评价以及声誉都公开地存储,任何人都可以检查。和赢者通吃不同,结果更公平,而且有更高水平的利润分配机制。

是什么激活了这种新的组织形式呢?(1)一个目标和由一个协议规定的利益共享的统一准则;(2)可信任的记录,引入区块链的结果——开放式帐目管理的基石;(3)可信任的、可以永久存储价值的货币。

有了更容易的信任和协作,商业可以跨越企业的边界大规模的共同运营。那就意味着企业可以更小以及更蜂窝式(想一下API和容器)。向更小的自治单元的切分进一步提升了信任度,因为更多不同的网络参与者参与投票。

区块链超越企业,创造跨越它们的智能生态系统。

这里的一个想法是,这些生态系统很容易跨越国家。只要看一下跨境交易就好了。

这改变了一切。

总之,区块链是:

l无人控制的公共数据库

l一个抵制审查的印刷机

l一个对等的法律体系

l一个不需要中央银行的经济模型

l一种组织和调整人的新方式

核心内容是区块链让我们重新思考治理机制。 这既有政治意义也有技术重要性。

在政治领域,区块链信徒觉得我们生活在赢家通吃和不平等日益加剧的时代。 我们的官僚机构日渐臃肿。 全球趋势是专制主义和腐败。我们看到不断上升的寡头政治。 我们看到了不公正划分选区和立法俘虏(legislative capture)。

治理需要改革。 区块链可以是一种变革工具。

在科技领域,海洋越来越受到捕食较小猎物的鲨鱼的统治。

通过区块链,我们将看到很多的小鱼群,基于信任进行协作,通过开源共享代码以加快速度,并快速进行本地定制化。 他们将通过加密货币形成共同利益。他们会比鲨鱼更瘦更敏捷。

如果你是一个科技巨头,这种预测听起来很不可思议。 如果你是一个企业家,这听起来前途光明。

今天的大型政府和民族国家就是这种类比的鲸鱼。 明天我们会看到一小群志同道合的人,分享您可能想到的任何意识形态,通过区块链与信任合作,共享信息并快速做出本地决策。他(她)们将会通过加密货币形成共同的经济利益。

这些全球性的、分布式团体对其区块链社区的承诺程度比他们对其国家的关系更强烈需要多久? 想想英国有些人希望他们能留在欧盟。政府可以对这些无形的部分离岸集团征税吗? 未来的人们是否希望他们的区块链发布合法身份证明,而不是他们的国家?

在美国,用区块链取代政府权力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这可能会极大地吸引生活在外国不太可靠的政府下的人们。

而且我们才刚刚开始

区块链和以太坊的所有协议均使用开源代码编写并发布。 任何人都可以下载此代码并搭建自己的区块链。 完全透明,进入门槛很低。

由于代码是开源的,因此它可以被许多人同时扩展和修改并进行大规模并行测试,从而加快了创新速度并且易于定制。

总之,区块链是对权力集中的典型民主反制。 他们是由人(数据)组成,由人(合约)使用和为人(货币)服务的。

他们是真理,自由和正义的工具,可以颠覆腐败的巨人。

区块链可以改变我们一些最复杂,相互关联的市场。

我们正在开始弄清楚他们还能做些什么。

所以问问你看到的下一个人。

你理解——区块链吗?

——

风险警示:蓝狐笔记所有文章都不构成投资推荐,投资有风险,投资应该考虑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建议对项目进行深入考察,慎重做好自己的投资决策。

文字来源:品途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