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记|一个会计人的税务杂谈

税事:专业探讨

土增税的征管方式该改

土地增值税的征管,清算的结果,还是税局审核,下发补税通知,过程漫长而复杂。按照土增税的思路,企业所得税汇缴后,也应等税局审核后,发补税通知。如果这样,所得税征管也会与土增一样困难。其实,纳税人依法自主纳税,税局不必审核税额是否准确,接受申报,事后稽查,改变目前征管方式,一下就省劲了。

该不该纳税是清楚的

在俺眼里,该不该缴税,怎么缴税,基本是清楚的,很少有不清楚的时候。税法就是把尺子,量一下实际情况,基本能得出结论。实在没有结论的,结论就更清楚,不征,法无授权则不可为。

万象:家国天下

中美贸易战好比打扑克

中美贸易战的你来我往,与打扑克真有一比,像俺之前说的,好比扑克打几圈,他出钩后咱出尖。啥事都有始有终,有开战的一天,就有终战的一天。现在还没怎么不舒服,即使到难受的时候,熬着,总能熬过去。我们这种体制,既能集中精力办大事,也能要紧牙关抗难事。川普更难受,而且最多干两届,即使熬不退他 ,也能熬得走他。不信川普能熬多久。

杂谈:人生感悟

央企是一种资源的配置方式

央企的存在,实际是一种资源的配置方式,一种介乎市场和政府中间的,两种方式并存的资源配置方式。配置资源,有形的手,无形的手。也可以左手无形,右手有形,一起划拉。尽管有弊端,也有满足资源配置需要的不可比的优势。

降杠杆

学习五部门降低杠杆率的通知,去杠杆的说法不见了,变成降杠杆了,也许以后又得加杠杆。降比去,好像更合理,更准确。

水和面的辩证关系

去杠杆,降杠杆,稳杠杆,加杠杆,情况发展不是一个方向,政策发力方向,也只能适当调整。到底是加水,还是加面,还是要看面多还是水多,面不常多,水也不常多,只能是轮着加。

谋私则乱

公权部门设计政策时,如果想谋点私利,故意设租,然后寻租。那就没个不乱。

看新闻有感

看一则新闻,银行给还不起贷款的企业,不用还本,继续贷款,作为支持实体经济的举措,当地银监局领导出面接受采访,畅谈经验。不知是银行自愿的,还是银监局协调的。如果不是银监局协调的,没必要接受采访。如果是银监局协调的,作为监管机构,似乎管多了。

得意之处

看一领导接受中国记着采访,不知咋地,记着用英文问了一句,只见领导眼睛一亮,立刻用英文回答,说了一大通英文,很是流利,看领导表情,有点得意。其实,当领导的,英文好是好事,但关键是把领导当好,这才是最该得意的信息技术发展下的统计行业前景信息技术的发展,信息不对称的消除,将颠覆许多行业,统计也许就在其列。在无法掌握全部数据的情况下,只好抽样统计,再准,也是八九不离十,不是精准,更何况我们的统计,差不多是估计,甚至不靠谱到前后矛盾,不能自圆其说的地步,胡说都说不下去了。现在互联网了,能方便准确地掌握全部数据,不需要估计了,统计的必要性,越来越低。也许哪一天,逛博物馆,才知道历史上还有个类似估计的统计。

赃款早晚成废纸

又有落马官员家中发现巨额现金的报道,真是可乐,都不如以前农村的土财主。土财主将银元装进坛子,埋入地下,以后还可以挖出来花。现在,花两块钱买个烧饼,都微信支付,几乎是无现金社会。花几千现金,也许还行,如果几万、十几万地花,估计就自我暴露,不敢花。所以,这些钱,早晚成为废纸。提心吊胆半天,最后还是玩完,可怜。

柏杨先生的文章让人自省

柏杨先生的《中国人史纲》,本没想买,只是拿起来一翻,见序言是钱理群先生作的,钱先生评价挺高,就买下。上世纪八十年代,看《丑陋的中国人》,柏杨在书中严厉批判国人的劣根性。当时有人骂柏杨先生,说别人尽管也崇洋媚外,但没到屁也香的程度,日本人说自己丑陋,美国人说自己丑陋,你也跟着说中国人丑陋,简直是媚外到人家屁也香的地步。不认可这种说法,柏杨先生不是媚外,而是让国人自省,堪比鲁迅先生。

保持客观

无论是知识届,还是官员中,还是有些客观冷静,有责任心的人,不跟风,不谄媚,不拍马,给狂热躁动的舆论,适当泼点冷水。

有正义感的人容易生气

看鲍鹏山先生的文章,有句话很认同,有正义感的人,容易生气。遇到什么不公平的事,都不生气,不是有涵养,而是无原则。

正义感

鲍鹏山先生认为有正义感的人,容易生气。想起艾青那两句诗,大意是,为什么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如果化用一下,为什么心里常生闷气,因为正义和良知又被抛弃。

稿费换书 自得其乐

挣稿费大洋450,屁颠颠去邮局取钱,乐颠颠去书店一转。买好书几本,急冲冲赶回家,兴冲冲翻着看。人生苦短,自得其乐。

公司处理员工利益的法理情

公司与员工比,相对强势。处理与员工的利益关系,尤其是与离职员工的利益关系,依法该给的,一定给,这是法。依法可给可不给的,尽量给,这是理。依法可不给的,适当给,这是情,毕竟同事一场。如果合法、合理、合情处理,怎么会闹到法庭。凡是被员工告上法庭的,多半不是员工无理纠缠,而是老板无法无天,无情无义。

对症下药

人生病如果吃错药,不但治不了病,还可能惹出更大的病。解决问题也是一样,如果方法不对路,越弄越乱。

鸡肉不要变鸡肋

给一客户报价,客户问能否再低点。我说可以,但空间不大。现在的报价,是块鸡肉,再低点,就成鸡肋了。鸡肉变鸡肋,就快没法干了。

一朋友关切地问,你很忙啊。感慨地答,是啊,俺不比您,您在体制内,在岸上,旱涝保收,生活无忧。俺在体制外,在海里,几十口人要吃饭,要开支,一旦不忙了,连饭都吃不上。一个松口气,就可能沉底了。

反思

每日三省吾身,很难做到。但经常反思一下,还是很有必要。反思不是反省,反省,好像做错了什么。反思,对错都可以,错的就改正,对的就坚持。

人要有曾经沧海,除却巫山的历练

人,有一定的阅历和经历后,才会看得开,看得小,看得远,看得大,才会更大度,更平和,更成熟,更智慧。人还是要有曾经沧海,除却巫山的历练。

人性的光辉

今早在公园跑步,又遇到那位盲人,40岁左右,微胖,一手拿根盲杖,一手牵着旁边一看样子50岁左右的女士的手,那女士领着他走。盲人穿着整齐,面色红润,表情愉悦,看来家人照顾不错。周末遇到他,差不多有十几年了,以前是个看样子60多岁的妇人领他走,估计是妈妈,后来是现在的女士,可能是姐姐。每当遇见他,心里升腾起一股暖意,好像看到人性的光辉。

一个字:熬

不到六点半,走出单位楼门,突然感觉天黑了,天短了。夏至过去一个多月了,太阳往回走了,尽管还是酷暑难耐,毕竟快熬过去了。遇到困难实在没办法,最后一招,就是:熬,没有熬不过去的。

文字来源:中国会计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