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剩
60
60
60
60
2018幸“云”有你 | 精斗云年底感恩促销,与您约惠
去抢购

“大基建”还是“大减税”,看看蒋锡培怎么说!

当前经济、金融、市场最大的问题是信心问题,最大的成本是制度成本,政府必须下决心降低企业的税费负担。——蒋锡培

2018年8月10日,远东控股集团党委书记、创始人、董事局主席蒋锡培在国务院降成本减负担专项督查座谈会上发表建议。其中首要提到的就是在税费领域大幅降税降费,下面看看蒋总的建议是否可行:

1.降低增值税率。将目前的三档增值税16%、10%和6%改为两档10%和5%。小规模企业,即营收在500万元及以下的,免征增值税;营收在500~2000万元的,减半征收增值税。支持企业特别是支持制造业企业生存发展。

老桥:

一、鉴于增值税在我国税收收入中的老大位置(2018上半年是36%),整体降低增值税率,是可行而且必要的。早在营改增的时候,我就建议将税率调整为:11%、9%、5%,小规模实行3%。以达到真正减负的目的。但是,没有,尤其是制造业,即使因为营改增增加了抵扣项目,但相对于国际经济环境的恶化来说,17%的税率的确是高了。实践也证明了在减负口号下的营改增试行后,增值税收入实际上不仅增长了(16%),而且比例远超过经济增长速度。显然有悖于当初营改增的初衷。因此,大幅降低增值税率已经迫在眉睫了。

二、但是,蒋总提到的小规模企业,以及营收在500-2000万元企业,免征或减半的建议有待商榷。如今全行业营改增背景下,大部分企业都是一般纳税人,在小规模企业经营过程中,也基本都需要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如果免征,会直接影响其业务的拓展,减半征收的道理也一样,最终结果事与愿违,很可能造成没有人和免税企业做生意了。有同志说,那就继续允许他们开具专用发票,只是在征税的时候免征或减半是否可行呢?答案是肯定不行的。增值税的基本原理就是上游已纳税的销项税额构成下游的进项税额。如果上游开票不纳税,必然会造成上游的疯狂虚开,结果是直接摧毁增值税制度。

2.将利息纳入增值税抵扣。按照现行“营改增”政策规定,企业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获得的贷款融资产生的利息等融资费用相关的进项税不能抵扣,若将融资费用也纳入抵扣链条,将切实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扶持企业发展。

老桥:利息纳入增值税抵扣,技术上是可行的,而且还能有效解决当前存在极大争议的集团间占用资金的视同销售问题。唯一的难点可能在于金融机构的进项税额。因为他吸收的是个人储蓄存款,对于个人储蓄利息是否需要征收增值税呢?我的观点是不用。金融机构的进项可以效仿农产品收购发票,采用计算方法,人为给他计算出一个进项税额出来。计算的依据,可以按照该金融机构当月按日居民存款余额的加权累计计算。

3.降低企业所得税。目前中国企业所得税法定税率为25%,高新技术企业为15%。在全球减税浪潮背景下,建议将企业所得税法定税率降至20%,高新技术企业降至10%。同时建议将《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三条:企业发生的与生产经营活动有关的业务招待费支出,“按照发生额的60%扣除,但最高不得超过当年销售(营业)收入的5‰”,修改为“按照实际发生额扣除,但最高不得超过当年销售(营业)收入的5%”,以减轻企业负担和减少征管费用,以提升中国企业全球竞争力。

老桥:降低企业所得税率,也是非常必要的。虽然我们目前出台了很多的税收优惠,包括小微企业优惠,但是对于大中型企业的优惠力度还很不够。技术开发加计扣除的优惠虽然得到了普及,但还应该看到更多的处于生死线的企业,他们保命尚且困难,哪有能力技术开发啊。

另一个,关于招待费的扣除规定,我也完全赞同。本条规定,目前直接制约的是大中型企业。因为小微企业各种优惠情况下,基本不用缴纳企业所得税了。而这个60%的扣除限比,对于大中型企业来说,显然是很不够的。但是蒋总建议不超过5%扣除,比例显然高了,我估计是蒋总的笔误,应该是千分之五。如果这样,就又退回到老的企业所得税规定里了。当时主要考虑的是招待费无法分清是个人费用还是单位费用,所以才出台了一个扣除比例。那么我们不如这样考虑,分开两档,千分之三一下部分,按实扣除,千分之三至千分之五部分,扣除60%。

4.取消经济合同印花税。目前10类经济合同印花税比例税率从0.05‰~1‰不等,建议取消所有经济合同印花税。

老桥:统统地取消。麻烦死了。

5.减轻个人所得税负。进一步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由目前3500元/月至少提升至7000元/月。降低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提高最低边际税率,减少税档。由3%~45%七档调整为5%~30%六档,在7000元纳税起征点的基础上,0.7~2万元的部分税率为5%;2~4万元的部分税率为10%;4~6万元的部分税率为15%;6~8万元的部分税率为20%;8~10万元的部分税率为25%;10万元以上的部分税率为30%。这样使个人所得税与当前我国物价水平相适应,有利于降低企业用工成本等,更利于留住钱财和人才,提升全球竞争力。

老桥:为留住人才考虑,就大幅降低个人所得税负担吧!没有了精英人才,你还搞什么呀?

6.降低社保费率。建议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公积金企业承担比例分别降至为15%、5%和5%。目前企业和个人的承担比例一般是:养老保险企业20%,个人8%;医疗保险企业10%,个人2%;失业保险1%,个人0.2%;生育保险0.8%,全由企业承担;工伤保险0.5%-1.6%,全由企业承担;公积金企业6%-12%;五险一金企业合计承担成本相当于员工工资的39.4%-45.4%。

老桥:社保费的难点在于已经入不敷出了,如果再降,压力山大啊。但是可以变化思路啊,可以考虑用国有企业上缴的利润去弥补啊。

文字来源:中国会计视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