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会计师为难的年报坑深几许

原题目为:神雾环保股价闻风跌停 令会计师为难的年报坑深几许

昨日,神雾环保(300156.SZ)受公司控股股东神雾集团、实控人吴道洪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音讯妨碍,股价重挫跌停,截至收盘,神雾环保报收2.74元,跌幅9.87%。

5月29日晚间,神雾环保公布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编号:京调查字19019号)。公司的控股股东——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无限公司(以下简称“神雾集团”)、神雾集团董事长及实际操纵人吴道洪,因涉嫌违法违规,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编号:京调查字19020号)和《调查通知书》(编号:京调查字19021号)。

就在6天前,神雾环保就收到了证监会北京监管局的行政监管办法决议书,公司被北京证监局出具警示函,实控人吴道洪和大股东神雾集团被责令矫正。

2017年5月24日,网络上呈现了一篇《神雾集团:对不起贾布斯我用你的套路实现了你的梦想》的文章,提及神雾环保应用关联买卖实现业绩增长套路、质疑神雾节能2016年年报现金未正常回流及毛利率过初等成绩,引发了媒体遍及的关注和报导。

2017年7月10日,神雾环保股价当日闪崩跌停,随后股价一路下挫,从2017年3月23日的时期高点37.68元,跌至2.74元,市值从380.58亿元,大幅缩水至27.67亿元。

神雾环保在二级市场上跌跌不休,引发了连锁反响。大股东神雾集团持有4.16亿股上市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解冻及轮候解冻,4.86亿元的公司债违约无法兑付,试图引入战略投资者未果,2018年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意见,目前,神雾环保曾经深陷活动性困局。

曾因违规担保收行政监管决议书年报被“非标”

现实上,在此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之前,神雾环保已收到北京证监局的行政监管处分和深交所的咨询询函。

5月23日神雾环保公告,公司、神雾集团、吴道洪及公司前董秘卢邦杰收到证监会北京监管局下发的《关于对神雾环保技术股份无限公司采纳出具警示函行政监管办法的决议》([2019]41号)、《关于对吴道洪采纳责令矫正行政监管办法的决议》([2019]40号)、《关于对卢邦杰采纳出具警示函行政监管办法的决议》([2019]45号)及《关于对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无限公司采纳责令矫正行政监管办法的决议》([2019]35号)。

公告显示,2015年、2017年7月至2018年1月时期,神雾环保未实行公司用印顺序、股东大会审议顺序以及信息披露义务,为控股股东神雾集团及其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累计金额约10亿。北京证监局对神雾环保采纳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办法,要求公司增强内控,对上述担保事项停止清算,并按规则实行信息披露义务。

北京证监局对吴道洪采纳责令矫正的行政监管办法,要求其对上述担保事项停止清算,通过归还主债务等办法,消弭担保责任对上市公司的晦气妨碍,要求其勤勉尽责,包管上市公司披露信息的真实、精确、完整、及时、公道。同时,北京证监局对神雾集团采纳责令矫正的行政监管办法,要求公司对上述担保事项停止清算,通过归还主债务等办法,消弭担保责任对上市公司的晦气妨碍。

5月10日,深交所向神雾环保的年报下提问询函,由于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特别一般合伙)对神雾环保2018年度财政陈述出具了“无法暗示意见”的审计陈述,深交所要求公司讲明能否具有继续运营才能,并要求神雾环保讲明能否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操纵人及其关联方变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状况。

在4月30日神雾环保披露2018年年度陈述中,大信会计师事务所暗示,对神雾环保“构成无法暗示意见的根底”包罗:

因神雾环保局部银行账户久悬、预留印鉴未及时变动等缘由,会计师事务所无法实施其他无效的替代审计顺序,因此无法判别未回函账户货币资金列报的精确性。

会计师事务所发觉,神雾环保大额应收款项的客户存在资金充足,无法按合同商定付款进度停止结算、付款;建立项目或许消费运营暂停,无法发生收到运营性的现金流;项目融资困难,无法明白资金筹措方案保证项目资金投入。因而,判别上述客户履约才能存在严重不确定性,应收账款回款存在严重疑虑。

除上述之外,神雾环保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1039.24万元,可供运营活动支出的货币资金充足,公司局部银行账户被解冻、多项资产存在被抵押、解冻、资产保全事项、存在少量逾期未归还债权、职工薪酬未能按时支付、欠缴税金等情形;消费运营根本处于停滞形态,且面临较多诉讼及担保事项,非常能够无法在正常的运营进程中变现资产、清偿债权,营运才能继续好转。会计师事务所无法判别公司运用继续运营假定编制2018年度财政报表能否恰当。

大股东持有股权全遭司法解冻增持方案难产

1月23日,神雾环保公布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神雾集团持有的92.94万股限售股已被司法划转,占公司总股本的0.09%。截至公告日,神雾集团仍持有公司股份4.16亿股,仍为公司控股股东,但持有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司法解冻及轮候解冻。

别的,3月22日神雾环保公告,截至公告日公司尚未披露的累计诉讼合计13起,涉案金额算计2.22亿元。其中未开庭诉讼有7起,算计涉案金额为684.53万元,未判决诉讼5起,算计涉案金额1.15亿元,已审结的诉讼有1起,涉案金额为1亿元。

同时神雾环保诉讼、仲裁金额较大,被强迫执行案件合计25起,涉案金额为9.86亿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35.48%,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273.14%。若强迫执行案件全部实行完毕,其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妨碍具有严重晦气妨碍。

2018年1月19日,神雾环保还曾公布实控人及局部董监高增持公司股份方案的公告,实际操纵人、董事长吴道洪,副董事长XUEJIE QIAN,董事高章俊,董事及总经理刘骏,董事及董事会秘书卢邦杰,监事会主席杨晓红共6位高管,拟增持公司股份很多于5亿元。

但2018年3月,神雾环保资金链呈现危机,4.86亿元的公司债“16环保债”无法完成及时兑付,神雾环保称正在积极采纳包罗应收账款催收、引进战略投资者及外部融资等方式筹集资金,以缓解活动性压力。随后,副董事长XUEJIE QIAN、总经理刘骏及董秘卢邦杰先后离任,直至2019年1月增持方案依旧一股未买。

神雾环保随即变动了增持方案,增持金额变成2亿元到3亿元,新方案截止日期为2019年6月27日。不外这同样惹起了深交所的关注。

2019年1月22日,深交所发来咨询询函,咨询询原增持方案能否存在应用信息披露炒作股价、误导投资者的情形,以及能否存在成心不实行增持方案的情形。但后来这份增持方案变动方案并未取得神雾环保股东大会的通过。

引进战略投资者未果融资窘境难解

2018年5月8日,神雾环保曾公告已与战略投资者金沙江本钱控股企业上海图世投资办理中心(无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图世”)签署了《战略协作协议书》和《增资协议书》。上海图世拟出资15亿元认购神雾集团增发股份及提供活动性支持,其中以3.5亿元认购增发股份,其他11.5亿元用于支持神雾集团及其子公司。

但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8月1日,上海图世11.5亿元的后续款项实际仅投入5990万元。

随后在2018年8月20日,神雾集团与上海图世、青岛伯勒投资中心(无限合伙)(以下简称“青岛伯勒”)签署《协作框架协议》。协议商定由上海图世(募集资金规模15亿元)、青岛伯勒(募集资金规模35亿)双方对神雾集团及其上司子公司或相关项目停止投资。

青岛伯勒将于2018年12月底之前签署相应的增资扩股协议,并于神雾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2018年年度审计陈述出具并确认后的3个月内,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向神雾集团增资4.032亿元。

但是,2019年3月21日神雾环保公告称,截止到2019年1月25日,青岛伯勒与神雾集团及相关股东未能就神雾集团增资扩股事项达成协议。与此同时,青岛伯勒与上海图世及神雾集团上司子公司所触及的各项目公司原股东未能就投资条款、金额等事项达成分歧。

青岛伯勒给予神雾环保双方行动回复暗示:“因市场环境急剧转变、其与神雾集团和相关各项目公司股东就增资协议及股权转让协议等条款未能达成分歧,协议无法持续实行,希望协议各方终止协作框架协议”。

神雾环保在公告中称,公司加紧与相关债务人积极协商和解方案,通过采纳包罗但不限于展期、局部归还等方式,争取尽快与相关债务人就债权处理方案达成分歧意见,公司努力争取相应纾困资金用于处理短期活动性成绩,同时为妥善处置上市公司活动性成绩,避免外溢系统性风险的发生,神雾集团及上市公司各金融债务人自发组织设立了债务人委员会。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网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精斗云资讯 » 令会计师为难的年报坑深几许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