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米·米勒访谈:从CAO到CIO的生长之路

视野讯:杰米·米勒(Jamie Miller)在世界上最复杂、最令人欣赏的公司——通用电气(GE)中担任信息技术任务。有人会以为这类公司的首席信息官(CIO)应该具有深沉的技术布景,或许拥有某一工程学科的海级文凭,并曾屡次担当CIO一职。而在米勒的简历上,你看不到这些要素,但她具有了一项IT部分日益亟需的才干:财政专业知识。

在许多公司,IT曾作为财政任务的一局部,大型公司晚期所开发的技术基本上使用于总账(更普遍一点的话,是会计系统或其他相似系统)。同样,商学院在教授技术时,也往往将其作为会计部分的一个细分外容。越来越多的CIO从财政部分生长起来,这大概颇具挖苦意味。米勒充沛应用她的布景知识,让IT愈加通明、更能承当责任,也让人们越来越清晰地看法到IT为企业所发明的价值。CIO们,不论能否具有财政布景,都应该以米勒为典范。

(如想收听本次访谈的完整音频,请点击http://www.metisstrategy.com/interview/jamie-miller/。本文同时也是“CIO上任100天”和“企业首席信息官”的系列文章之一。如想阅读上述系列的其他文章,请点击http://www.metisstrategy.com/the-cios-first-100-days-series-summary-in-forbes/。)

彼得·海(Peter High):杰米,你的CIO生长之路十分风趣。通过我们往常的访谈,我理解到,现实上你之前并没有任安在IT部分正式任务的阅历,也其实不是从一名顺序员生长到目前的职位,实际上我十分猎奇,作为那个专业的门外汉(绝对而言),具有分歧感悟力和分歧任务经历的你以为,在掌管IT部分时,你具有哪些优势?

杰米·米勒:我是从财政范畴生长起来的。我在GE先后担任过审计师和首席会计师,正是这些财政角色让我能够洞悉公司是如何整体运转的,理解到产物、市场、流程、系统以及我们整个公司都运转地十分好,也明白哪里存在成绩。我以为,这些认知关于担任CIO一职十分常重要。作为IT绝对意义上的局外人,首先,我可以从业务的视角来审视技术和我们的处理方案。我置信,就IT如何鞭策业务获得效果,或如何更好地与公司目的坚持分歧,我曾经帮忙公司改良了看法。因此,如此的任务阅历能够让你从局外人的角度来对待成绩。

海:我曾与许多CIO同事过,IT高管不是必须要具有财政特长,通常,他们在技术方面拥有相当丰厚的专业知识。无须置疑,能以财政术语来传递IT价值是十分重要的,我能想见的是,这正是你给IT带来的理念所在,不只要能传递IT组合(你所追求的)建议的投资本钱,并且能够更多的是思索组合的整体价值。我不明白那么表述能否精确?

米勒:我以为那么讲是公道的,它真正触及到了我所谈论的“基于效果的办法论”。你开端认识到在IT方面,我们有时可以将大局部精神放在我们所构建的事物及其建立本钱上。有时候,我们需求更多地用商业言语来谈论引入系统或停止这种修正能够发生的后果——对收入和利润的妨碍,并且我以为,用商业术语来加以阐释和探讨是让IT本能机能与其他业务和本能机能部分,以及它们的目的真正实现成功协作的关键所在。

海:在执掌IT之前,你是如何与IT部分互动的?

米勒:我往常的任务不只触及少量的财政支持使用顺序,同时还触及业务使用顺序。我们与业务部分一同展开了许多协作项目,仔细审视如何为公司制定新的财政系统战略,例如业务使用顺序如何与财政使用顺序实现整合、如何对待数据或流程自动化、如何实现数据的点到点设置以及使用顺序能否能发扬作用等。作为一名客户,我做了少量使用顺序根底方面的任务。

海:在GE公司,你曾是IT办事的办事对象。在上任的头100天里,你有啥严重计划?

米勒:从这一角度对待成绩确实有所帮忙,由于我确实希望业务可以实现无效整合,然而,担任CIO职务后,我的一个严重看法是我还需求学习更多,以便更好地理解IT。我需求学习的不只仅是IT的使用顺序范畴,公司运转所需的根底设备功效也是一个重要局部。

上任没多久,我就破费了少量的时刻来考虑趋向成绩,决议我们应该应用啥以及如何应用。此外,我还花了非常多时刻来倾听同事的意见,不竭空虚向他们学习。之前曾提到过,我在财政范畴有一些任务经历,触及许多的使用顺序和数据空间,但同时我也愈加认识到本身还需求学习非常多东西,因此,我访问了公司所有的业务网点和许多制造中心,与我们的软件团队、网络团队促膝长谈,还拜见了数十名IT部分、业务部分和本能机能部分担任人,理解他们对IT的意见和看法。我讯问他们,在IT方面,哪些任务我们做得非常好,哪些任务有待增强,而又有哪些中央我们需求做出改动。

此外,我也花了非常多时刻来访问外部同行,包罗传统和非传统的技术人员,试图取得更普遍的趋向认知,并将这些认知带回GE,帮忙我们设定IT战略。我将持续采取上述办法来不竭学习和空虚本身。

海:在你寻求意见和建议的进程中,哪些是非传统同行,能举几个例子吗?

米勒:我访问了宝洁、埃森哲和IBM等公司的CIO同行,还与硅谷的初创企业停止详谈,从它们的角度来理解开展趋向,仔细审视IT新范畴与IT传统范畴——现在这两个方面如何契合,我们在追随行进与开展的进程中,应该从哪里着手设定GE的技术途径。

海:你方才提到,在担任CIO之后,你才开端深化理解这一职务,看法到许多你之前未能完全了解的事物。你看法到存在知识空白,那样,你如何补偿这些空白?比方,你的团队中能否有如此的成员,他们的技艺与你分歧,能让你学到分歧的东西?

米勒:固然,我花了非常多时刻与公司首席技术官(CTO)、与技术、平安、软件等各个团队停止了深化的探讨。我向他们讯问了许多复杂的成绩,确保我对这些范畴的概念了解是正确的。我的成绩能够让我的团队无比抓狂,然而,你只有深化理解各个细节,才干着手战略制定。

海:不言而喻,GE是企业界的庞然大物,它拥有众多业务部分,每个部分基本上运营着数十亿美元业务的公司。你如何与这些业务部分为数众多的CIO停止互动?

米勒:纵不雅公司全局,我们需求思索三件情况:首先,战略成绩——我们需求从哪些方面思索IT以及GE的将来?其次,即是应用我们的规模——在更普遍的层面上,我们应该应用啥,以期为GE做出更大的奉献?第三,人才,我花了非常多时刻与他们相处。在公司的IT和技术范畴,我们应该如何吸引、留住、培育和鞭策人才开展?如何真正地发觉和培育指导人才?GE这类大公司有一项优势,在培育真正人才方面,我们拥有宏大的规模优势,能给人们提供绝佳的开展时机。

海:杰米,在思索战略成绩的时候,你采取了怎么样的流程来制定你的IT战略?

米勒:我与所有的业务、IT、本能机能部分担任人谈判,思索他们的所有意见,识不公司范围的严重议题。这些议题包罗:创新、简化、职员经历、网络平安和IT人才投资

这五个主题涵盖我们每个业务部分。在医疗业务与航空业务部分,我们实际采取的业务战略能够有所分歧,然而这些议题都关乎我们需求投资啥、需求简化啥、需求提高哪些绩效,要在这几者之间寻觅均衡。

海:GE是一家传奇性的指标鞭策型组织,再加上你的财政布景,我不能不推定你对如何权衡IT绩效有过一番沉思熟虑。你制定了哪些指标?

米勒:最重要的指标是我们能否依照料想方式加以执行?能否遵照许诺给业务部分带来了价值?因而,就拿“简化”这项任务来讲,我们目前已对供给链技术停止了严重投资。我们每个业务部分都围绕如何整合我们的企业资源方案(ERP)系统制定了详细的方案。正如你所理解的,我们是一家十分积极进取的公司。短短几年时刻,我们的规划和脚印就改动了很多,就目前而言,我们的任务重点是实现ERP整合以及系统集成。我们制定了明晰明白的指标,界定了每个业务部分如何实现最后的系统目的,并且每个季度我们都会对这些指标加以权衡。

同样,我们对办事业务也投入了巨额资金,以确保我们任务流的运转进程以及数据在公司外部的传递进程可以实现高度集成和高度自动化。我们也对此项任务停止权衡。因而,我们根本上会咨询,我们想要啥样的后果?然后我们把那个目的分解为本钱活动,接着再弄清晰如何权衡它。

海:在谈论战略所触及的议题时,你曾提到第一个议题一定是创新。在创新进程中,IT饰演着啥样的角色?你采取啥流程来促进创新?

米勒:我们通过多种分歧方式来介入创新进程。首先,我们公司外部有一个弱小的协作社区,我们树立了一个名为“Colab”的平台,拥有340,000个独立拜候用户。我以为目前该社区已创立了23,000多个小组。正是通过那个社区,人们能够组建社团来处理各种分歧成绩或围绕分歧的挑战停止创新,这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其中的IT社区十分具有人气、活泼度高,职员应用它来处理成绩、处置任务或共享信息。

此外,在圣拉蒙的软件中心,我们也展开了非常多任务,其中一个十分令人兴奋的举措一定是我们通过几年努力,在软件、IT和工程部分之间搭建了协作同伴关系,真正将软件中心的才能会聚起来发明性地展开任务,同时还引入了数据迷信家及其他学科专家,与工程、IT部分携手协作,由此,我们的创新才能通过开发新的、共同的使用顺序促进了我们的规模实施才能。

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一定是我们推出的一项名为“智能外勤”的处理方案,它根本上是专为我们办事部分的现场工程师设计的一个任务流和挪动协作工具。该工具在现场工程师前往某个平台补缀重型金属设备时或在电厂出外勤时,为他们提供实时信息,便利他们回传信息并与专家协同任务。借助那个工具,现场工程师能够实现丈量和任务流的自动化,能够往常所未有的方式来传输数据。因而,那个工具鞭策了挪动联络和协作,提高了消费力;多学科的结合能够实实在在地鞭策我们前行,该工具正是这种思想和使用顺序的写照。因此,IT部分其实不是独自运转的;它与其他各种学科实现了深度的协作。

海:毫无疑咨询,你十分专注于创新。此外,你也曾提到你在硅谷投入了少量时刻停止调研,希望可以理解时代思潮。在你的调查进程中,你有没有发觉啥特不令你冲动的趋向?

米勒:我倾注了少量时刻加以关注的两大主题是“云”和挪动性。挪动性已构成一个非常好的契机,不竭地提出各种分歧的使用顺序和使用办法。但当我们思索以GE和挪动性为主导的使用顺序时,我们对使用设计和开发确实有分歧的看法,愈加注重用户体验。通过“智能外勤”或我们正在开发的其他工具,你能够看到我们正努力于帮忙我们的销售团队就投资报答率或其他事项与客户停止愈加实时的沟通,因此,挪动性是我们正鼎力应用的一个外部趋向。

别的一个十分风趣的话题一定是“云”,不论你能否思索过将“云”置于软件中或干脆将“云”置于根底架构中作为办事的根底,我以为“云”那个事物正在以光速推进着,我们看到职员具有了十分熟练的使用才能。在GE,通常只需我们觉察成熟的职员技艺,我们就会迅速地加以采取。我们曾经围绕行业互联网展开了非常多任务,旨在鞭策云计算根底设备,但当我们思索规模化的企业根底设备时,这又是别的一个话题,值得我们停止探寻。

当我与风险投资公司或其他初创公司接触时,我们在这一范畴发觉了一些十分迅速的创新和其他事项,它们让公司能够以高速转换、高度操纵的方式来接触这些供给商。我以为将来一两年公司就将具有这种才能,到时候,我们不消再运营数据中心和操纵我们的根底设备,转向另一个空间,通过它我们能够使用他人的电力和根底实施来实现规模化的疾速运转,这将多么令人兴奋啊。我以为在前行的路途上我们还有非常多东西需求学习,但这是一个严重的话题,GE花了非常多的时刻来加以研讨。

彼得·海是墨提斯战略公司(Metis Strategy)的总裁,该公司次要从事商业和IT征询。他依然《世界级IT:为啥IT的成功意味着企业的成功》一书的作者,“世界级IT论坛”系列播客的掌管人。本年九月,威利出版社将出版他的下一本书《实现世界级IT战略》。你能够通过推特@WorldClassIT关注他。

校正:张晓泉

中国会计视野2014年5月26日14:22公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原文链接:http://www.forbes.com/sites/peterhigh/2014/05/19/jamie-millers-journey-from-chief-accounting-officer-to-cio-of-ge/

 

文章来源:中国会计视野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蝶精斗云 » 杰米·米勒访谈:从CAO到CIO的生长之路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