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话西游|从第九回渔樵互夸看可比性原则

西游故事家喻户晓,取经坎坷世人皆知,而隐藏于取经故事中的经事项,以及经济事项背后的财务实质,则很少有人窥析。

书中第九回“袁守诚妙算无私曲,老龙王拙计犯天条”中,写道长安城外泾河岸边,有两个贤人:一个是渔翁,名唤张稍;一个是樵子,名唤李定。他两个是不登科的进士,能识字的山人。一日,在长安城里,卖了肩上柴,货了篮中鲤,同入酒馆之中,吃了半酣,各携一瓶,顺泾河岸边,徐步而回。张稍道:“李兄,我想那争名的,因名丧体;夺利的,为利身亡;受爵的,抱虎而眠;承恩的,袖蛇而走。算起来,还不如我们水秀山青,逍遥自在;甘淡泊,随缘而过。”李定道:“张兄说得有理。但只你那水秀,不如我的山青。”张稍道:“你的山青不如我的水秀。”

于是渔樵二人各自谈论起自己所从事行业的好处,进行了一番细致的比较,这一番对比,如果运用到会计中,就涉及到了会计信息质量要求中的可比性原则。

可比性原则要求企业提供的会计信息应当相互可比。主要包括两层含义。

一是不同企业的相同会计期间可比。可比性要求不同企业同一会计期间发生的相同或者相似的交易或事项,应当采用规定的会计政策,确保会计信息口径一致、相互可比,以使不同企业按照一致的确认、计量和报告要求提供有关会计信息。

书中说的相当于两个不同企业了,一个是樵夫,一个是渔夫。但两人的信息是可比的,一个说山青,一个说水秀,都是从环境形态上来进行的比较;一个说山青特产丰富,一个说水秀水乡富饶,都是说的特产进行比较;一个说山林可爱,一个说水上快活,都是进行的劳动生活场景的比较;一个说山青更幽雅,一个说水秀更幽雅,都是从幽雅进行的比较;一个说山中闲中好时节,一个论水上闲中好时节,都是从闲中好时节来进行的比较。

这渔夫与樵子二人的比较,基本上口径一致,说山青水秀,讲的都是所处的自然环境,论水上快活,山林可爱,都是对劳动生活进行的比较,渔夫有闲中好时光,樵子也有闲中好时节,既然口径一致,相互就有可比性,自然也体现了渔樵两个行业的不同的特征,但也有共性,山林幽雅,水乡也幽雅;山中有闲时好时光,水上也有闲中好时节。

如果是同一行业,通过不同企业同一期间的对比,可以分析企业与同行业的差距:客户满意度、市场占有率、产品性价比、平均利润率等等,找出差距,在比较中学习前进。

如果是不同的行业,虽然有隔行如隔山之说,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一个行业如果长期处于高利润区间,则肯定会吸引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加入这一行业,而如果一个行业长期处于亏损或低迷状况,则投资者会纷纷逃离这一行业,转而投向其他高利润高回报的行业。这是不同行业之间的比较。

回到前面,渔夫张稍说的:争名的,因名丧体;夺利的,为利身亡;受爵的,抱虎而眠;承恩的,袖蛇而走。算起来,还不如我们水秀山青,逍遥自在;甘淡泊,随缘而过。这就是从不同的行业对比中得出的结论,所做的选择。

可比性原则的第二层含义是同一企业不同时期的对比。为了便于投资者等财务报告使用者了解企业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的变化趋势,比较企业在不同时期的财务报告信息,全面、客观地评价过去、预测未来,从而作出决策,会计信息质量的可比性要求同一企业不同时期发生的相同或者相似的交易或者事项,应当采用一致的会计政策,不得随意变更。但是,会计信息可比性的要求,并非表明企业不得变更会计政策。如果按照规定或者在会计变更后提供更可靠、更相关的会计信息的,可以变更会计政策。有关会计政策变更的情况,应当在会计报表附注中予以说明。

如果将这一原则还运用到渔夫与樵子的对比之中就不合适了,只能渔夫自己和自己比,樵子自己和自己比。只不过要比的是不同的时期了。比如渔夫自己要比春夏秋冬四时渔夫水上不同的快乐,水上不同的幽雅,秀水之上闲中不同的好时节。而樵子也要自己比春夏秋冬四时樵夫山林之中不同的快乐,山中不同的幽雅,青山之中闲时不同的好时节。

当然还可以对比得长远一点,渔夫今年的收成与去年比,与前年比,哪一年收成最好,哪一次捕鱼最多,哪一次捕鱼最大,抑或哪一年收成最差。樵夫自然也可以与自己的往年相比。

企业通过不同时期的对比,可以清晰地发现企业的发展或是衰败轨迹,抑或其异常波动的现象,分析其原因,可以针对性地采取措施,防范企业的衰败或异常波动,让企业处于良性发展的正常轨道。也就是全面、客观地评价过去、预测未来,从而作出决策,以利于企业的未来。

文字来源:中国会计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