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剩
60
60
60
60
2018幸“云”有你 | 精斗云12.12感恩促销,与您约惠
去抢购

吃鲸——利益驱使做的假账比做真帐更难!

如果问非会计人员一个问题,做真账容易还是做假账容易,估计大家都会回答,做假账容易。但是作为会计人员,她们的回答可能是做真帐容易。的确,真实记录是省心的,做假账则需要有额外的智力投入,要想把假账做圆了,绝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从理性的角度看,会计人不会有主动性去做假账。

为什么假账还这么普遍呢?

年年末某视频网IPO造假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照理,一家上市公司的会计报表出台,需经过公司财务负责人、外部会计师事务所、监管机构多轮把关,质量是有保证的。最后报表的“假”为什么还会这么离谱呢?

谁都清楚这背后有巨大的利益驱动。马克思说,只要有300%的利润,商人就敢冒上断头台的风险。商人也称生意人,在IPO过程中,会计报表被一干人当成了一票生意在做。这票生意的利润率又何止300%。

下面我们就来说说上市公司虚假的会计报表是如何一步步诞生的。

首先,公司创始人、大股东有上市圈钱的冲动。于是会请教会计圈内的行家里手,专家们会为了那笔无需担责的咨询费肆意夸大其词,讨得雇主欢心。老板们轻信了“专家”的话:只要好好包装,一切都不是问题。

一旦有了奢望,老板们如同打了鸡血,会把上市当成公司经营的目的。公司实际财务状况、经营成果不理想自然就顾不上了。而后会不管不顾,产生了粉饰会计报表的冲动,责成财务总监想办法。

一则有股权激励驱使,再则害怕丢了职位,财务总监心存侥幸,半推半就就答应想辙。办法哪里那么好想,说得过去的手段用尽了还是满足不了上市的要求。这时老板催得急、逼得紧,财务总监心一横,就生出了邪念。

具体的会计账还得下面的人去做,财务经理以下怕丢了饭碗,大都会违心地配合做假账。于是一份假得自己都不好意思的会计报表诞生了。接下来要搞定会计师事务所了。

当年的“五大”之一的安达信尚且有安然丑闻,国内会计师事务所未必都能超过安达信的职业操守。审计工作需要具体的注册会计师操作,注册会计师也是人,是人就可能被搞定或摆平,于是睁只眼、闭只眼,或沆瀣一气,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当然这个过程会有不菲的利益输送。

还有证监会发审委把关,要是发审委员权力寻租,这关再失守,结果就糟糕了。

这一票生意做下来,多少人赚得乐开了花。

如果你接触的公司老板多,就会发现一个现象,十个老板有九个会说自己的公司未来要上市。这个想法本无可厚非,如果总信口表达这一愿望,十有八九他的企业做不大。上市不过是做大企业的手段,若将之物化成目的,那就是圈钱了。以圈钱为目的去经营公司,体现的不过是小生意人的精明。

中国也有很好的企业坚持不上市,如华为、老干妈,也有企业上市后考虑要退市。企业有两种收益观:第一种,把企业包装好,找风投圈钱或上市融资。这种收益观瞄准的是资本增值。第二种,把企业经营好,如同指着母鸡下蛋,股东期待每年都能分红。如果是第一种收益观,虚假会计报表就有了生长的肥沃土壤。

文字来源:中国会计视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