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实例:以终为始 会计其实是一种思维

昨天面试了一个从税务会计申请成本会计岗位的应聘者,面试的过程很有意思,从中总结一些经验供大家参考。其中最主要的内容便是:以终为始。财务为终,管理为始。

Sabina五年前从财经专业本科毕业,在一家外企做遍了从出纳到应付应收与税务会计的工种。Sabina认为会计核算的工作基本上都做过了,现在要往财务分析的岗位上发展,所以前来应聘我们提供的职位。

为了防止被套路,我面试一般不按常规程式进行,而是盯住一个具体问题,一路问到底。

我就从Sabina现在手头做的税务会计说起。下面的对话,J代表我,S代表应聘者。

J:你们是制造型企业,说说你们的业务模式。

S:业务模式?您具体指的是什么?

J:你们公司的材料是从哪买的?成品又是卖给谁的?

S:噢。我们的材料大部分是从日本与韩国供应商那里进口的,做完的成品全部卖给德国的母公司。

J:你们的进口材料是以哪种方式报关进来的?

S:有二种方式,一种是一般贸易方式进口的,另一种是用手册办理免表进口的。两种方式的量大概一半一半吧。

这种双轨并存的模式很少见,我带着好奇继续问了下去。

J:你说说这两种模式在税上有什么区别?

S:一般贸易方式进口,就是进口报关时直接将关税与增值税交了,反正增值税能抵扣,就关税会成为费用,但这样就不需要海关监管了。手册进口则在进口时不用交任何税,只要生产的成品最后都出口,就不用补税。

J:那你觉得哪种方式更好一些?

S:各有利弊吧。办手册我们要付保证金的,但可以免掉关税。

J:用手册进口,到底是利大还是弊大?

S:嗯……这个还没细想过。

J:你不是向往做成本分析吗?手头现成的成本分析为何不做呢?

Sabina被将了一军,坐在那不出声了。

J:这样吧。咱现在就来算一下利弊得失。咱也不用算具体的数字,你就告诉我有哪些成本要素要考虑?

S:两个成本要素,一个是保证金的占用利息,另一个是关税,比较这两个哪个更大。如果关税损失更大,那就要做手册。

J:很好,除了这两个因素,还有什么要考虑的?

sabina想了一会,说没了。

J:你们的生产周期多长?

S:一个月左右。

J:那在你们的城市,一般出口退税多久能退下税来?

S:两个月。

J:这前后三个月的周期是否也要计算资金成本?

S:噢,对的,您这么一说,资金占用应当去算保质金质押期与出口退税周期的净占用时间,一般贸易下进口时垫付的增值税要到三个月后出口退税退下来才腾出资金。

J:很好。这个案例你得到的启示是什么?

S:不一定要转到成本部才开始做成本分析的,我现在的税务会计也可以先做起来的。

这丫头反应够快,面到这里,说实话,我对她还是挺满意的。想不到是正常的,想得快,说明脑子够好用,是块好料。

J:我们再来聊聊你们的双轨制。像成品全出口的企业,一般都用手册办理免税进口的,你们为什么会用双轨制?

S:这个是关务那里定的。

J:但这个决定是否给财务带来了影响?你是否认同,不管最后算下来哪一种方式更好,双轨制肯定造成了额外的成本?

S:现在两个方法一起用,肯定有改善空间。

J:既然会对财务造成影响,财务就该管,不是吗?

S:是。不过,好像听他们说,我们条件不够,所以要交保证金才能办手册?

J:为什么要交保证金?

S:这是海关的规定。

J:No。像我们企业就不用交。所以,我们来想想,为什么要交保证金?

S:我们的规模不够大。

J:有可能。但这不是关键。

S:那……

J:这样,我们站在海关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

S:海关收我们的保证金,多拿些钱总是好的。

J:你觉得海关有赚企业资金利息的企图吗?

S:好像不会。

J:那是什么原因?

想了一会,Sabina说道:要么是管理问题?

J:好,具体说说,怎样改善管理问题来赢得海关信任?

S:嗯……

想了很久,Sabina说不出具体的措施。

这时,和我一起面试的直属经理R给出了答案。

R:其实,当企业管理上一个台级达到海关评定的A类企业时,是可以免交保证金的。要达到A类企业,企业用手册进口的材料必须做到料与账的清晰管理,进口料与非进口料要分隔堆放,账目上也要有明确的对应记录,比如料号不能混用。

S:我们做税务会计的,要了解这么深?好像我的上司也没这样要求过我。

J:给你说一个强大的思维工具:以终为始。财务为终,管理为始。

说着,我将她的申请表翻了过来,画了一张图给她:

      

财务为终,管理为始

你如果能做出这样一张分析建议表,左侧为需要落实的措施,右侧为企业可以期待的收益,用一年的整改期加上20万换得以后每年120万的节约,这个账,总经理不要太喜欢哦?

这次的面试案例很有趣,我把它摘录下来,写成文字,分享给大家。最后加上一句个人的感受: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出处用处花钱处,处处省钱。

文字来源;中国会计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