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财务服务与财务监督并行不悖?谈财务管理中的对立统一

在很大程度上讲,财务服务与财务监督是对立的,统一的。如果一味强调财务服务,放纵业务的随意性,可能会加剧公司的经营风险;如果过度强调财务监督,可能会把业务逼上梁山。财务管理想要获得业务上的尊重,最好的途径是能将挑错思维转换为指路思维,承认现实窘境的同时帮助业务合规。

财务管理工作需要不断地解决问题,需要不断地协调矛盾。矛盾本身是对立的,但财务管理不能用对立思维去看待矛盾。财务管理的最高境界是把对立的矛盾统一起来,让矛盾体能并行不悖。

财务管理工作中最常见的矛盾是服务与监督。财务工作既有服务职能,又有监督职能。一方面,业务是公司存在的基础与前提,财务管理工作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的,这决定了财务管理工作必须要为业务服务。另一方面,财务管理工作要对业务开展的合规性、合法性负责,为公司经营保驾护航。

监督与服务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立的,如果过度强调监督,可能会把业务逼上梁山;如果一味强调服务,放纵业务的随意性,又可能加剧公司的经营风险。如何平衡好这个度,说易行难,这也是很多人觉得财务管理工作难做的原因之一。

在哲学上,矛盾有对立的一面,也有统一的一面。好的财务管理,就是要不断地放大矛盾统一的一面,不断地缩小对立的一面。

譬如,高工资与高利润就是一对矛盾。工资高,意味着成本费用高,利润就会少,这是对立的一面。反过来,高工资可以激励员工更好的工作,可以吸引优秀的人才加入,从而创造更多的价值,这就是统一的一面。

员工工资高与企业人工成本高并不是一回事。员工工资很低的企业,人工成本可能很高;员工工资很高的企业,人工成本可能很低。这是个有辩证色彩的话题。如果企业存在大量冗员,五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即便每个人工资都不高,公司整体人工成本也会很高。反之亦然。

据统计,华为员工2017年平均年薪超过70万元,可是华为的整体人工成本在行业内并不高。 华为是如何做到员工高工资与企业高利润并行不悖的呢?任正非先生在用人上有四句话名言:①三个人干五个人的活,挣四个人的工资(明确员工高工资是自己挣出来的);②每增加一个干部,前端先要减少两个干部(避免机构臃肿、人浮于事);③给的钱多了,不是人才也变成了人才(激发出员工的潜能);④减人、增产、涨工资(淘汰低产出的员工,提高人均产出,实现企业与员工双赢)。

我们不会牺牲公司的长期利益去满足员工短期利益分配的最大化,但是公司保证在经济景气时期与事业发展良好阶段,员工的人均年收入高于区域行业相应的最高水平。 ——《华为基本法》第69条

回到前面的话题,财务服务与财务监督同样并非绝然对立,处理得当也可以将矛盾体统一起来。在做这样的统一之前,有必要先分析服务与监督对立的原因。如果财务人带着有色眼镜同时履行这两项职能,对业务总是挑错思维,言语和行动上就不可避免地会表现为不满、怀疑与指责。长此以往,财务不可避免地会和业务把关系搞僵。

在现实的商业环境中,业务拓展或多或少会有灰色甚至踩红线的操作,如销售佣金、好处费、提成、返点等。财务监督如果对此横挑鼻子竖挑眼,这是管理思维上的“洁癖”,同样是公司发展中的风险。要知道,公司最大的风险不是监督不力,而是抓不住机会,丢失了客户。在商业大环境没有改善的情况下,财务的“洁癖”于事无补,甚至可以视为管理上的“精神疾病”。

任正非在谈及风控时说,“合规的目标也是‘多产粮食’,而不是影响或阻碍粮食的生产。法律上有风险和障碍的地方,不能一概说No,而是要找到合规的解决方案,指导一线如何合规地把业务做成,最终目标还是要紧紧锁在‘多产粮食’上。台风来了,不是放弃水稻,还要把水稻扶起来,这样虽然会减产,但还是有粮食。必要时,你们要背上背包,拿上铁锹,奔赴战场,与业务部门一同在战壕中解决问题。”

如果财务管理能将挑错思维转换为指路思维,承认现实窘境的同时帮助业务合规,财务就容易获得业务的尊重。能做到这,等于财务服务与财务监督由对立变为了统一。

文章来源:中国会计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