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手机号码
短信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60s后再获取...
登录密码
同意“精斗云用户协议”“精斗云客户隐私”
×
友商网帐号 *原友商网注册帐号
云之家/精斗云帐号 *云之家与精斗云注册的帐号可通用
×

王阳:云计算平台是个金矿

“云”在现在的互联网时代中越来越普及,无论是在哪个行业,都引起了不小的改革热。本文为IBM全球副总裁王阳的专访,他就云计算的意义、作用、带来的变革进行了详细的解答,相信能够带给还在“云”中迷茫的企业更多的思考方向。

《中欧商业评论》(以下简称CBR):IBM是如何通过云计算在管理上实现飞跃的,在管理模式上有哪些新的变化?

王阳:对于云计算,很多人只谈到技术层面,其实对于管理更新也是有很大作用的。我们很多产品和服务是在云上交付的。如SaaS(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电子商务等,内部的组织架构也在向云靠拢。很多人把我们叫作跨国公司,其实我觉得我们更是一个全球整合企业(GIE,Globally Integrated Enterprise),全球都是一个家,这也体现了一个“云”的理念。IBM形成了“日不落”开发模式,任何一个时间段,任何地方都有研发中心在工作、在支持。

在IBM内部,利用云计算,我们在以下六个领域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提升。首先是管理层面,我们称之为“蓝页”(Blue Page),通过这个系统,可以看到任何一名员工的简历—但又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简历那么简单,而是涉及到每个人的组织架构,甚至具体标明了每个人所擅长的领域。通过这个系统,对于任何一名员工所有与工作相关的信息,人力资源部门都能查得到。这可是一个很庞大的工作,IBM在全球有40万名员工,IBM内部本身的组织架构也很复杂。能把这方方面面都理清楚,云计算功不可没。

第二,IBM所有流程都实现了在线交付,最终也都有据可查。譬如,在商旅管理方面,订飞机票或订酒店都在网上进行,在便捷、快速的同时也实现实时管理。

第三,涉及到开发云、测试云。以前企业都是买机器到实验室,以每个小组为单位独立来进行开发测试。现在我们所有的开发流程都在云上进行。这样也能避免不同小组之间的研发重合所造成的成本浪费。

第四,产品研发出来,员工内部可以用类似于Google Labs的平台来尝鲜。所有新软件,我们的员工都有优先试用的机会。

第五,云计算也用于公司内部社交,IBM有自己内部的社交平台Sametime,类似于QQ;其次平时开会也结合了多媒体会议系统和各社交工具的应用,不仅开会时能更方便,而且会后也有信息可跟踪。这就保证了所有的议程都是可查询、有安全性的。

第六,文化建设,我们公司的DNA是通过将全球员工集合到一起,集体大讨论而产生的文化。我们在2——3天时间里,全球来自100多个不同区域的四十多万员工,以及我们的客户、专家、政府、学者等共同进行在线大讨论。正是云计算帮助了我们实现了这种沟通的同步。有时对产品进行调研和需求,我们也是通过这种形式。

洗牌产业云

CBR:从IBM角度,现在产品和服务都通过云来交付,通过云的影响力,IBM如何影响自己的上下游企业?

王阳:云计算将对传统产业链带来颠覆性变化。具体体现在,首先,云计算是大势所趋,它将使企业做生意的方式、提供服务的方式、企业消费服务的方式、个人消费的方式、生活方式发生巨大变化。这种趋势是云非常有魅力的地方。其次,云计算是跟其它新技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例如社交商业、电子商务、数据分析、物联网等。它表现出来的是新的服务交付模式,背后凝结着各种各样的业务模式的创新,是现有的业务模式的替代者,它将对传统的行业生态链产生颠覆性的变化。这将给中国软硬供应商很多机会。第三,对政府来说,云计算为政府的决策提供了指导和依据。第四,对企业来说:企业将享受到IT集中管理带来的好处:降低成本,更加灵活,随需应变。此外,基于云的产业生态链中各环节的关系比以前结合得更加紧密。由于社交媒体、在线社区等概念的出现,企业的决策将不再由某一个人、一些人做决定,决策变得更加民主化、透明化。

再比如说物流行业,通过做一个物流云,就会对物流行业本身形成洗牌的效应。有了物流云以后,所有的运输者和物流需求者的信息全部都在云上面,联在一起,这样物流云的平台就可以做一个动态实时的优化。不仅知道车辆在哪里,也知道最合适的行车路线,更可以知道还有哪些货返程时可以去运?通过这样一个方式,物流行业的效率就越来越高,无法适应竞争的企业就出局了。与此同时,物流企业可以借助物流云提供更好的物流服务,比如促进制造业、贸易企业的行业联动,进而引发一个地域性的经济提升。目前,中国物流的成本占GDP是18%,美国只有5%——8%。换而言之,我们有10%的空间可以通过优化物流的效率去提升经济效益,如果换算成GDP,每年就是几万亿元。

除此之外,还有制造云。制造云可以把创意、制造资源、设计、市场等等方方面面联在一起,通过一个大协作,使得制造资源得到很好的共享,去提升制造业的效益。

此外,如果从城市经济和区域经济的角度来看,云的资源整合、优化的效用也将十分明显。比如说像浙江舟山,要做海洋经济平台,最主要就是要做大宗货物交易。这里面牵涉到贸易、物流、融资、银行服务等等,如果把它们都接起来,就形成了大宗交易的一个全程支持,这对于以舟山为中心的这样一个海洋经济平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IT支撑。所以,云对于区域经济的提升,也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

另一方面,在美国,IBM的公有云做得非常成功,如果未来有机会,我们也要把这些经验和模式带到中国市场来,和中国的电信企业,行业领导厂商等合作,为更多的企业提供Pay As You Go(随需支付)的服务。在这样的模式下,IBM的角色,电信运营的角色,以及企业的角色,都将被重新定位。

CBR:但我们观察到,很多电子商务企业不做物流云,而是自建仓库,比如京东。您觉得这些企业对于云的认识层面和IBM想推广的云平台有什么差距吗?很多企业为什么不选择物流云?

王阳:这是两种不同的考虑方式。企业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做了,因为分心去做一些业务,会对核心业务发展起到负面影响。企业只有充分实现社会化分工,所有资源才能更好地被利用,效率也才能实现最大化。

另外,当你谈到非常优秀的物流公司,或者电子商务企业自己的物流渠道时,你可能会看到IBM的技术在里面。我们所带来的是一个乘法式的提升,这样就会形成一个社会的生态链,带来效率的提高,也是完全共享的业务提高。试想一下,一个云计算的平台,四方物流的公共平台使得所有接物的平台相辅相成,货主、物流公司与客户互相就可以形成一个资源流和价值流的“金三角”。

在此基础上,通过我们为平台提供合理优化分析的软件,对“金三角”中的各个环节数据进行挖掘,出于安全的考虑,云平台上的每个企业、个人都只能看到自身所需的信息。系统不仅知道每一辆卡车某一个时点的具体位置,还知道同一个地点上另外的运输需求信息,从而通过云计算的系统,可以实现该卡车返程时相匹配的工作。这对物流公司来说,意味着生意量的翻番。

云的竞争最终是商业模式的竞争

CBR:有人认为,云可能更适合中国这种快速发展的市场,因为有太多不确定性,企业要根据不断变化的外界环节做出迅速反应。对于日本东芝、索尼这一类本身精细化程度已经很高,内部自动化决策系统已经比较完善的企业,是不是对云的依赖性没有那么高?

王阳:我不这么认为。事实上,越是大企业,对云计算的需求就更大。例如IBM,是一个国际大型企业,我们管理体系已较为健全,决策流程的自动化水平也很高,但我们还是看到了云的价值。从很早我们就开始在公司内部开展各种尝试将云计算落地。IBM不仅内部已经大规模的采用云计算,将全球的IBM员工链接在一起,进行工作讨论、研发活动等。同时也通过公共云与我们的合作者、移动雇员、客户等链接在一起更好的协作。从而跨越企业的边界增加业务的协作和影响力。

大企业不仅仅应该建立自己的私有云,同时还应该将思路放宽,利用企业在行业的领导地位,与第三方合作,从私有云拓展至囊括整个产业链条的上下游企业的行业云,将自己打造为整个行业的核心。在这样的平台上,企业的发展机会将会不可估量。

当然另一方面,云也是一种商业民主的体现。之前,大公司因为有钱有资源,可以把自己的IT系统做得很好,小公司没有这么强有力的资金及技术支持,在技术上处于劣势。而现在共享云平台,也给了小公司机会,于是大家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在这一公平的环境下,最终的竞争是商业模式的竞争。如果商业模式不正确,效率不高,迟早会被淘汰。例如面对撼动媒体世界每一个角落的数字化变革,出版业巨头Borders集团未能跟上脚步,即将走向破产。后来者居上的亚马逊因为把握住了网上购书的趋势,慢慢发展壮大起来了。

所以,大公司要做出明智的决定,云计算是个不错的工具,要利用好它,否则小企业有可能把大企业颠覆。

CBR:对于许多中国企业的领导者来说,可能并不具备IT背景或产业洞察力,他们应该如何适应这种商业趋势的转变?

王阳:首先是企业文化。其次是商业模式,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要清楚地知道自己擅长什么,定位如果准确,最终就能成功。第三是决策透明、民主,用数据说话。例如,在公司内部的社交媒体上,让员工充分交流,实行民主决策,降低风险,不会因为一个人做错决定而影响整个公司的成败。云计算就是这种工具,帮助企业挖掘内部,用数据来进行更正确的决断,并且是实时决断,实时更新。

如果没有察觉到外部的变化,没有运用云计算来改变自己的公司,也不关注数据分析,还是以原来方式管理,是很危险的。这就是现在企业的生存环境,决策者看清形势方向。就如当下,云计算就是一个审时度势的选择。

云带来大社会有计划的市场经济时代

CBR:IBM的转变源于模块化的创新,通过创新成为行业舵手和规则制定者。现在做云管理,IBM如何利用这个舵手地位,更好地促进上下游企业、产生共生关系,实现良性竞争?

王阳:社会是个大协作的社会,企业间的分工、互利,模块化确实起了很大作用。例如像奔驰这样的制造企业,降低成本是至关重要的。在美国奔驰公司的基地亚特兰大,IBM帮助它们来做物流库存的优化。在组装线的工厂里,组装线外面对应的都是一个门,那是一个集装箱卡车接口的地方。比方说车的轮胎、手柄配件都是一辆辆集装车及时开到这个位置的,时间是可预测可跟踪的,这就实现了汽车生产的“零库存”。在中国这样的制造大国,如果有能实现这个能力,试想一下会有多大的竞争力。

CBR:如何定义云计算的模块化?

王阳:现在很多行业有恶性竞争,从业企业太多、太杂,各自为政,互相打价格战,所以要集中管理。

我们希望云的模块化开发,是一种动态调整,某个行业的运用细到什么程度,一开始不需要研究到最优化,这是一个动态过程。譬如:现在的情况下,电子商务行业会比较快达到这一过程。但我们认为智慧的电子商务,超越了眼下只是在网上购买的流程,会逐渐增加网络采购,然后利用云平台分析需求动向,再提供配套的营销模式,之后才是物流。云计算的模块化需要根据不同阶段的需求变化进行调整。

在这整个过程中,我们还能看到社会变革。我认为,真正大社会的有计划的市场经济将发生在云的商业趋势下,整个社会成为一个循环系统,所有产业的需求数据都可预测,所有的产业分工都基于云平台之上的资源优化配置。通过云,智慧地球的理想将成为可能。

CBR:这么说,智慧的地球是有计划的市场经济的最高产物了?

王阳:这也是我个人的观点,应该说是最高需求。

文章来源:世界经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