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咨询:400-830-0755 售后咨询:400-830-0780
售前咨询
100万+中小企业共同选择
金蝶集团旗下成员企业
注册
手机号码
短信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60s后再获取...
登录密码
同意“精斗云用户协议”“精斗云客户隐私”
×
友商网帐号 *原友商网注册帐号
云之家/精斗云帐号 *云之家与精斗云注册的帐号可通用
×

中国“云计算产业”处于爆发前夜

苹果公司是“生活云”方面的成功典范

中国大陆正升腾起朵朵白“云”。如果你搜索一下关键词“云计算”,会发现,中国31个省、区与直辖市中,只有西藏与青海还没有明确公布相关规划。

但权威人士却开始发出警告。工信部部长苗圩最近发出预警称:“在国外,云计算主要是整合现有服务器资源,把闲置资源整合起来,建立一个虚拟的数据中心。但是在国内很多地方,动辄就是百万台新增服务器,存在着很大的盲目性。”

各地正狂飙突进地布局,这看上去像是一瓢凉水。不过,仔细体会苗圩部长的话,查阅他以往针对云计算行业的评价,笔者认为他并非不支持发展,上述评价不过是从两个层面所做的两个风险警示。

第一个层面的警示正是表面意思:即地方政府目前采取的云计算发展策略,许多就是盲目采购大量服务器资源,大建数据中心;第二层面的警示,笔者认为带有隐蔽性。那就是,地方上许多云计算项目,更多出于招商思维,其中伴随着土地经济的模式。

第一层相对容易理解。在很多业内人士眼中,云计算不是技术的革新,而是应用的创新与嫁接,它完全可以通过现有资源的整合实现应用,而不用全部采购新的基础设施服务,尤其是大量服务器与海量存储,大型数据中心也用不着“遍地开花”。

让我们看一个例子。重庆两江新区之前公布过庞大的云计算规划,其“国际云计算中心”欲规划上马100万~300万台服务器。依据是,未来10年,整个亚洲地区的云计算及欧美国家外包给亚洲地区国家的数据处理服务器大致是1000万台,重庆市希望能在2~3年内获得20%~30%。这可是一组庞大的数字,其他地方政府也不甘示弱。

第二层警告一眼很难看出。笔者认为,采购大量服务器与海量存储设备,大建数据中心,需要大量土地。人们看到,许多地方政府甚至为此开辟出产业园,与传统产业的发展模式并没有根本差异,这背后还是招商与土地问题。

笔者熟悉的一家企业,就是自得于自家的商业模式。它就是通过建立数据中心,在多个城市捞取许多土地,并以此做抵押获取许多银行贷款,它还打算借这模式挂牌纳斯达克。

一位互联网业的分析师说,招商思维下,地方政府似乎更看重后者,因为,现在发展传统制造业吃力不讨好,许多项目也很难审批通过,但云计算穿着科技的外衣,很容易落地,并获得国家相关补贴。

笔者认为,将苗圩部长的话延伸出去,还有一个惨淡的现实,那就是,数量众多的“云计算”项目,却很难真正提升、壮大本土企业与相关产业的力量。因为,截至目前,全球前几大服务器巨头,基本都是跨国公司,惠普、IBM名列前两名;而存储领域,EMC、戴尔等公司占了较大份额;数据库方面,IBM、甲骨文等则雄踞前列;操作系统领域,微软windows、unix等则处于垄断地位。而隐藏在方案深层的核心部件,比如处理器,基本由英特尔、AMD控制。

而大部分中国企业,不过是将海外巨头的产品、技术重新打包,做成所谓方案,有的为了炫耀,还常常用上“整体解决方案”一词。难怪互联网观察人士刘兴亮有些揶揄地说,天边飘的云,还不是“故乡的云”,而是“西方的云”,是在为人作嫁衣。

IT行业从来不缺乏热门概念,从SOA、Sass到现在的云计算,都成为当时的热点。

中国云计算产业已经获得发改委的重金支持,正处在大规模爆发的前夜。据《中国云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预计,到2012年,中国云计算市场规模将达到606.78亿元。

放眼国际,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Amazon)推出售价仅199美元的平板电脑;坚持“未来只有大而全的软件公司才能生存”的甲骨文公司收购提供高端服务器的太阳计算机系统(中国)有限公司(Sun),宣布推出公共云服务,“云计算”时代看来是真的来临了。

为了更加深入、细致地了解云计算,《中国产经新闻》特约记者就云计算领域应用及背景对云计算的运营商——世纪互联技术战略部首席专家李志霄博士进行了采访。

“‘云’绝对是绿色时代的需要,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和ICT行业的用电量占全球用电总比重的不断提高,云计算的绿色价值将越来越明显。”李志霄在介绍云计算产业的技术背景和价值时说。

云计算的技术背景其实就是硬件性能在不断提升的同时,CPU计算资源的日益浪费,目前信息系统中无论是后台服务器还是前台终端的CPU的利用率大概只有20%,从而产生了节约用户的IT投入以避免闲置浪费而“变革”计算模式的需要。

李志霄指出:“对于用户来说,这种避免闲置浪费的变革就是通过虚拟化技术‘复用硬件和系统软件’。用户可以通过‘租’而非‘购买’的方式使用软件和服务器等硬件,这对于降低用户的信息化建设投入和提高计算资源的使用效率来说是一种价值。”

对于很多普通互联网用户来说,对云计算最简单的理解就是服务器上的存储空间,用户可以通过网络连接使用服务器上的计算功能和存储数据。但问题也随之而来,自己的数据存储在别人的空间上,安全怎么保障?

针对这个问题,李志霄谈道:“用户对于‘云安全’的担忧其实主要是心理障碍,从物理意义上讲,服务器放在自己的房间和放在数据中心的房间中并没有区别,甚至专业数据中心的物理风险更低,比如防盗功能更强等。至于用户权限的问题,其实只要接入互联网,应用软件从网上打个补丁也可能导致对整个系统的远程控制。云计算的安全并没有超出传统意义上的计算机安全的范围,当然‘公共云’与‘专网’之间的差别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和论证。”

“其实,Amazon的用户已经包括很多世界500强企业,并且已经签订了美国政府的低安全等级的应用。国内的用户可以先从非核心业务应用开始,或者从低安全等级的信息系统开始,再逐步把信息系统‘搬’到‘云’上。当然,政府有关部门也应该出台相关措施来评估和认证‘云服务’的安全等级。”李志霄建议。

随着云计算在中国的发展,包括终端、应用、平台服务、网络基础设施服务在内的各大服务提供商也都开始了针对云计算市场的产业链布局。虽然云计算在我国的商业模式还比较模糊,但云计算的未来却值得期待。

用户既然可以“复用”后台软硬件资源,那么云计算的未来终端的趋势也就成了大家关注的问题。

“终端会越来越‘瘦’,也就是说操作系统的内核和浏览器将成为最重要的部分,600M左右的CPU就可以有效使用。当然,不同类型的终端使用模式有不同的定位,但‘云’的价值就在于‘多屏一云’。不同类型终端的状态管理早已成熟,但‘跨屏同步’只有在云计算时代才能实现。”李志霄说。

在介绍云计算具体应用的前景时,李志霄表示:“我们把云划分为生活云和工作云。生活云,苹果公司就是一个成功的典范,简单的说就是娱乐先行。工作云主要是指企业云和政府云,两者的共同点是都有工作流。企业CIO的角色以后会发生转变,企业将通过质量保证协议来监管云计算的运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管理企业内的IT部署运维。”

李志霄还提到,现在很多地方已经提出建设“智慧城市”的概念,在这种概念的引领下,教育、医疗、交通和城市管理等政府公共服务可以先搬到“云”上,尤其是“教育云”,更是政府大有可为的领域。至于政府的电子政务部分,政府可以先对信息的内容进行保密和公开的类型划分,然后架构“混和云”设置,基于对用户权限管理来实现管理。